领导者需学会面对那些无解的事

 

有些问题是没有解的!比如希腊的三大难题:

  1.  将一个角三等分 
  2.  画出与圆面积相等的正方形
  3.  以相同的形状使体积增为两倍。

在希腊文化界、古罗马、阿拉伯世界和近代欧洲,几何学家、数学家历经2000年的激烈交锋,还是没有结果。 直到19世纪,问题终于解决了。但虽说解决了,其实没有解决。实际上只是证明了上述三个问题是没有解的!这是一个存在问题,有没有解。

作为领导者,一定要去考虑解是否存在的问题,也要知道很多情况下问题是没有解的。不过寻找解的过程又很重要。 

郑和这位大航海时代的先驱在他死后就被人淡忘了,没有在历史上留下太大足迹,历史也没有因为他而改变。相比之下,欧洲的大航海时代则为欧洲的历史带来了变革,促使近代资本主义和近代民主主义的萌芽。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差别? 因为欧洲的大航海时代,出航是为了要发现新航路,证明新航路的存在。这是一个“存在”问题。

在代数中,方程式是否有解?这也是个大问题。一次方程式在很古老的时代就已经解开了,二次方程比较难,一直都解不开,不过最终还是被4000年前的古巴比伦人解开了。三次方程则是直到16世纪才由意大利人卡当诺解开。。。。。。四次方程由卡当诺的徒弟费拉利解开,那么五次方程呢?

方程式都有解吗?如果有,是否都能求到?“问题有没有答案”正是人类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一般人却不去认真思考。

数学家高斯证明了:N次方程有N个解(根)—(高斯定理) ,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也知道五次以上的方程是不能用代数解开的!(阿贝尔定理)。

我们都爱听到说“恋爱方程式”,“成功方程式”,但我们有点遗憾的是:

明明知道有解,却怎么也解不出来!这是人间最大的悲喜剧。不,没有比这个体会更重要的了。

用在领导行为学中,那就如马克斯 韦伯说的:“最优异的官员是最差劲的政治人物。”言下之意就是“官员这种人从早到晚都在专心解决有答案的问题,头脑已经被训练成这样,因此不是当政治人物的料。”

政治人物的任务是处理没有答案的问题,去应付很有可能无解的问题。

同样地,我想这个思路也适合领导与管理的区别。管理往往是做有解的琐事,管理者往往被训练来专门解决有解的问题,而领导者需要锻炼去考虑那些可能无解的问题。

 本文写于2007年  参考<给讨厌数学的人>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