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的智慧

一、原来可以一直齐肩的

头发会让我焦虑,这是事实。发现这一点竟然用了我这么多年,这让我很惊讶。于是,我老怀疑自己的生活智慧小时候被吓跑了,成群结队的逃到爪哇国,过了这么久还没被召全。

就比如说吧,我实际上很不喜欢长发,披肩会让我焦躁,尤其是夏天,我老觉得像要对付一个不喜欢的班主任,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只能低着头红着脸抖着心脏默默绕道走。

可是头上的这三千青丝是绕不过去的,风一刮,它就张牙舞爪宣泄着自己的得意洋洋。惹得我好烦,又不会收拾,真是拿它没办法。每次拜托别人想要治治它吧,又老是轻重不得力,技巧不得法,出来的结果也是忧喜参半,没一个能持续。

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可劲儿的折腾自己的头发,留长剪短的,酒红棕黄的,曲直交替的,就没消停过。说实话,只有短发,不管修剪得多么失败的短发,都能让我愉悦。我老觉得它终于还了我自由,距离下一段被束缚的历史还长着呢,慢慢长吧!这么一想,我就特别开心,有时候甚至会梦中笑醒。

国宝(我母亲)会用各种古今中外的三观洗脑我,希望我正视一个长发女子的魅力。这风偶尔吹进了耳朵,我会把头发保留下来一两年。奇怪的是:每到披肩,我就焦虑慌张不已,越看越不顺眼,冲动起来,跑到理发店,咔擦一刀,能短就短,没有都不皱一下。这下好了,几年功夫,毁于一旦。国宝简直痛彻心扉啊。我只能一股脑儿的发誓:下次不敢了!真不剪了!

历史重演过几次,我也纳闷了:为什么每次披肩就犯浑呢?总结下来,我觉得是心理在作怪:你看吧,一到披肩,下一步就是及腰了,任这么长下去,不又要挨着屁股蹲了吗?再一长,这不就拖地了吗?想想就慌张。可笑的是我忘了:披肩是可以保持的,过了就去趟理发店剪回来呗。是啊,第一次进理发店就是颠覆式的改革,哪想得到改良啊!

这次我学乖了。第一,我很明确自己不喜欢齐肩,只喜欢齐脖子,那就让青丝们在脖子潇洒好了;第二,我可以一直让它保持在脖子边,只要每次进去理发店都指明界线。

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个伟大而英明的决策,再也不因头发慌张了。

二、保持健康本色

其实我也不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要把头发染得红红黄黄的还带卷儿。看那造型,可笑又幼稚!

可仔细瞅瞅照片里那个傻冒傻愣的姑娘神,那神情又绝壁了的中二晚癌状。不忍心剥夺了那份朝彩,只想捏捏那肉突突的脸蛋,好好说:就这样吧,真好!

那会儿留下的照片都是看不懂style,颜色也是五花八门,巴不得把七彩虹披在身上。

近来我为头发的事操心很少,因为弄明白了几个简单道理:1、再换也不敢染成蓝色的了,其他就都是将就,索性不染;2、卷曲不适合我,平直也不太能hold住,索性就自然着长,靠着造型来加分;3、一定不能全黑的情况下就拿刘海做点亮色点缀吧,至少证明你初衷不改。

这样一来,再也不易被忽悠,发型师说的天花乱坠,咱已是处变不惊。就照着我的道理,拿出专业功底,把剪发本领露出来,打理好我这又爱又恨的青丝片片就好。几年保持自然色,发质健康有养分,发型水准也可控,谈不上惊艳,至少不减分。这样的状态自己不留意,很容易一回头就被惊讶到了:咋这么乖巧听话得可持续啊!

不知道以后还会摸索出什么发型,也不知道会不会就此一成不变的保有头发的自然“齐脖style”,但至少现在这样很满意:不焦躁不慌张,该剪剪,该长长,洗一洗,还是那么顺畅又柔亮。

当然了,国宝念叨了几年让我戒掉吹风筒。欲罢不能的,这个会慌张。要不然,也试试?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修身与成长, 家庭与生活, 文学与休闲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