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花养草之缘起

我对花草树木的养植怀抱着比较复杂的心绪:喜欢是喜欢,就是养不活。所以也就修炼了些佛系心态:长得好看的嘛,见着了多拍几张圈里秀秀就好;不好看的吧,只要不碍事,还有点绿色,也可以多看几眼,权当不动手的眼保健操了,洗洗眼睛也挺好。

但若要说到对几个盆栽负起责任来,还要把它们的吃喝拉撒给照顾到位,更得管人家一辈子……说实话,我的内心有点害怕了:自己都吃饱了上顿找着下顿呢。哪天要是忘了浇水伺候,还不又得养死一堆?伤心自责不说,也打击信心: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祸害,还专找长得好看的痛下杀手,真不是什么“善类”。

养物致死的先例太多:掐指一算,近五年来,不下十盆花草二十几条小鱼在我手上不过两周而夭折。每次葬花掩草埋鱼的时候,我都像个罪犯,被扒了层皮似的不能心安理得。如此几番,心灰意冷,只动色心不壮色胆,心里想着,看看就好。但架不住耳根子太软,经不起鼓动,尤其受不得刺激——当朋友们嘲笑我跟“美物”绝缘,笑赐我封号“辣手摧花”时,我的内心当然是不服气的;当他们善意的提醒我养只乌龟就好,丑则丑矣,好歹能保其存活时,我的内心os是这样的:“瞧不起人是吧?假以时日,待我修行圆满,让你们一个个把说出来的话给吃回去。”

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哪怕说在心里,也得端端正正向阳开。我决定立个小目标:“聚焦十五天,养活一盆花!”于是,我精心挑了两盆健康丰盛的绿萝(万一牺牲了一盆还有备用)慢慢养:我耐着性子,没有三天阴凉两天曝晒,也没有狂风暴雨置其于室外;不会闭着眼睛浇水浇到泛滥,也不会一晾晾上几天不给人家喝饱。慢条斯理,不求速度,贵在均匀,关键是恒心。我小心翼翼,天天探视,敲锣打鼓,胜利在望……十五天到,其存活。两盆都活着。虽然相比当初,它们身姿蔫了点,叶子少了点,颜色黄了点,但好歹活着,甚好。

这只是第一步,建立信心而已。接下来,我设了个更大的梦想:“一年之内,养活十盆花,还不能是绿萝。”这个靠我自己是行不通的,要有个专家配合才行。于是,我找到“一米阳光花店”的老板娘,陆续采购了十盆各式各样好看的花草。尊她为师,虚心求助。老板娘是极其爱花之人,生怕草木毁在了我的手上,所以很是用心的给我指导,让我给花草编了号,时不时微信提醒我:“该给多肉浇水了,水得绕根过,不能沾叶子;3号需要些太阳了,但不能曝晒过度;5号得修剪枝叶了,但不能动主茎……”如此等等,我一一照办,时光缓缓,十盆花草都活着,枝繁叶茂,看起来精气神都不赖。

花草的知识其实还有很多,老板娘一点点的教,我就一段段的学,不着急逾越,也不担心不会。我的心态就是:先保它们不死不灭不颓废,只要活着就好。至于说美学上的升华,等我真到了那个境界和追求,自然就有了下一步的动力。我想,这是前面几十次的失败给了我的启发。

回想起来,我是知道花草于快环境的慢意义的。不然,也不会三番五次的尝试种花养草来避世来怡情来练心性。但是以往都不够慢,也不够耐心。总希望浇一次水,就能换一世生。把静下心来的愿望寄托在几片绿叶上,以为叶子能拯救眼睛,也能洗涤心灵。浇水的时候,要么只喷枝叶不留意土壤,要么就一杯倾倒下去造成洪涝。花草就在有一搭没一搭的饥饱中折腾,活得很累,索性熄火,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拜拜。

我不是真到了知天认命的时候,也没法做到一杯淡茶,两颗花生,举杯邀月,清唱当歌。更不会寄情花草,远离世事。无非在这红尘嚣嚣里体验着清茶淡水的另一番滋味。于口红墨镜棒球帽尤克里里之外,或许有另一番修为?谁知道呢。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