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洗碗

厨房里我能发挥的作用不大,小时候看着国宝(我母亲)干脆利索的洗菜做饭,甚是钦佩。她总有规矩,比如说边做边收拾,饭菜端上来之后砧板刀具也都归了原位,操作台干干净净的滴水不见,很是清爽,就像从没被用过一样。另外一条规矩我始终不解其义,但多年也遵守了下来。这规矩就是:舀饭要从周边贴锅的地方开始,绕着锅沿舀下来,饭吃到最后就剩中间一团圆圆又可爱的“山头”,看着也清爽。这还不算,“山头”也得从底下开始吃,直到把底部吃完了,最后才是最中间那一撮白嫩干爽的白米饭。

国宝给我解释过很多次,这样舀饭能把带水气的先吃掉,饭就不容易坏。我觉得道理很清楚,但老这么有模有式的就很无趣,所以自己舀饭的时候老存心破坏,不按国宝的规矩来。她说烦了就懒得再教导我,直接让我把碗递过去,她自己盛了给我吃现成的。时间久了,我也就懒得要死,自己都不盛饭的。直到现在,只要国宝在,我甚至连碗都懒得拿了,伸手都是现成到碗的满满米饭,吃完了再要,也就不管怎么舀饭了。国宝也乐在其中,逢人聊起来都说自己对儿女可好了,饭菜都不用他们上手就有得吃,这样,她收获的孝顺也值当,心安理得的样子很是傲娇。

这样下来有个坏处,就是我的厨房能力奇差无比,打下手很勉强,刀工虽然还行,但炒了的饭菜只有自己有勇气吃。被嫌弃得很自卑,后来,连厨房都不进了,等着被拯救。

即使这样,厨房里,我还是有优势很有竞争力的,因为,我很爱洗碗。不管多油腻的碗筷,我都欣欣然而洗,干得很欢快。看着水池里大大小小的碗碟,我能像遇到情人一样兴奋,满心欢喜的要把它们洗得干干净净。我洗碗的时候不需要下手,就一人靠着水池,摆上洗洁精,备好洗布和抹布,慢条斯理的作业。把门关了,哼着歌曲,阳光照射的时候还会随影起舞,蹦跳着自己都看不下去的“乱舞”。你若不小心看到,会以为天使下凡,专门洗碗来了。当然,这天使一定是疯了。

我有自己的工序。下面摆上大的碟盘,中间是大口碗,最上面是小饭碗,旁边放着摆好顺序的筷子,水龙头一开,淋下来集体泡上。自上而下撒上洗洁精,拿着洗布搅拌开来,继续泡上一两分钟。趁空把池子周边的汤汤水水擦干净,感觉宇宙都洁净了。

洗碗的时候安静而平和,没人打扰,爱咋洗咋洗。也不用手套,亲密接触水的柔和,泡泡的清香,看着碗沿变得白白净净,搪瓷的碗身透出光来,真是种享受。每一只碗都是首曲子,几十秒的旋律,蕴藏了不同的细腻。即使长相一样,每只到手的碗都是独特的,它们的油腻不同程度,留下的脏痕不同花色,洗完一只是一只,叠起来,白花花的一大摞,很是壮观。这还不够,得把干净了的碗碟滤起来,甩干水。拿起一只瓷碗,倒过来,看着水流滴滴答答流完,像是仪式的最后,终于安静下来,人走了,留下新生的碗碟待命,下一次轮回,下一次清洗,真是个神圣的使徒,贡献在人类的生活中,延续生命。

我希望有个大大的厨房,专供我洗碗用。放上音乐,边洗边跳,没人看到。最好有阳光,还有大道,我可以就着光阴,洗洗碗,看看人来人往。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修身与成长, 家庭与生活, 文学与休闲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