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台风,任性浓烈

2017年的初秋,两场台风把深圳带到一个美妙的梦境,像阿拉斯加之巅的白雪,矗立在永恒的尽头。抬头望到,勇攀却不见。

这两场台风前后相差四天,像吵架的夫妻,一前一后,离家出走。妻子率先赌气,掩门而出,带着哭腔的雨,一开始下得断断续续,滴滴答答,柔柔弱弱;待一回头,看不见追来的丈夫,才狠了心,跺了脚,刮起很大的风,把众生带到漩涡里,撒着气,不让出去。这样子的天鸽(台风名),在大白天的城市里,撒了几个小时的娇,想见的人不来,悻悻然,也只能怏怏不乐的撤了。好在性子刚烈,走得还算利索,不带一丝回头,留下满街苍夷。

四天都不够老公帕卡(台风名)消消气。许是七夕将近,小媳妇天鸽不给面子,出走多日,人影不见。又惊又怒又担心,空虚寂寞冷,帕卡实在忍不住出门寻妻。不敢招摇,怕被问起,只能找了夜里三四点的光景,哐当哐当,满身铠甲的出了门。虽四下无人,也不敢放肆,东瞄瞄西瞅瞅,整齐的街道看不出妻子来过的踪影,帕卡心有疑虑,振出些声响,希望引出躲藏的媳妇,指望她能不惊云不动色的乖乖跟了回家去。哪知四下寂静,黑嘘嘘的城市更像个藏着秘密的巨人,纹丝不动,沉睡在镇静里,连个呼噜都不曾有。帕卡心浮气躁起来,煽动双臂,鼓出风影,丝丝入侵,每条缝隙都传将出一个丈夫的不满,看得出来,还带着克制。这一向飞扬跋扈的丈夫边扇边看,整个城市的黑影开始随风晃动,似乎还翻了个身,随后却又无动于衷的继续沉睡,好似下了决心把天鸽藏的深深。这个动作,触怒了这找不着妻子的忧心丈夫,帕卡憋足气力,迈开双脚,振臂仰天,唤出阵阵狂风,呼呼而至,带着咆哮的雨点,砸着,卷着,掀着,灌着,要把黑夜吵醒:不交出妻子,谁也别睡。

黑色的城市巨人被惊醒,眯着双眼,看着漫天飞卷的风雨劈头盖脸的浇下,显得那么毫不客气,似乎不留一点儿情面,暗忖:“这是要挑起一场战役?”巨人环顾四下,子民仍在安睡,似乎还在梦呓。“这些我的孩儿,容不得恐吓。”黑色的城市巨人慢慢站起,紧紧风衣,扭扭脖颈,像拥着天地,屹立在一只愤怒的丈夫面前:“自家妻子看不住,迁怒他人,算啥英雄?”此话一出,帕卡恼羞成怒,气急攻心,忘了自己原本只是出来找妻子:“台风之家,自古称霸,所到之处,万物伏倒,众生惶恐。若有不从,风雨交加,取尔性命,易如反掌。”许是觉着话说太多,没有了威慑,帕卡仰天狂啸,鼓出一阵又一阵的飓风,挟着巨雨,呼啸着拼命的砸,卷,掀,灌,要把所有人都震醒,跪服脚下。这些风雨,带着滚滚怒吼,到处窜荡,无孔不入,要把房子掀倒……混战一夜,被吵醒的子民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吭声。

我也一样,被惊得七上八下,指望这斗气的冤家能赶快和好,放过咱这一介平民。生命若草,我不想死在台风里,传出去,即无面子,还没有意义。于是,我幻想着这只是个刺激的梦境,需要些冷冽的白雪,镇压住爆裂的疯狂,风啊,别吹得这么响好不好?雨啊,别浇得这么凶行不行?我只有沉沉的睡去才能安心。好吧,容我沉睡。

第二天醒来,街道狼藉,清风冷咧。整座城市,沉浸在台风过后的雨水里,清冽得像沉入大海的太平轮,剩下的灯火通明,美艳异常,很不真实。推窗望去,那里似乎有妖孽在热烈盛开,是翡翠般的蓝绿色。我特别喜爱,爱得那么浓烈,几乎想化身其间,永不回来。

那一刻,我只能想到阿拉斯加山巅的白雪,被描上了翡翠绿。

推荐2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修身与成长, 家庭与生活, 文学与休闲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3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