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岁月教给我们要信任自己

人都有过灰色岁月。可能在以前,也许现在经历着,将来也未必能逃脱。我认为这是作为人的宿命。

我12岁时,国宝有两个朋友,一个刚结婚的幸福小女子,一个历经岁月沧桑的老妈子,她俩之间一场随意的对话让我记忆犹新,经常想起,竟然惦记上了好些年。说来也不稀奇,故事是这样的:小女子当着众人感慨半月前就着手备着年货,昨日终于准备齐全了,顺便把被子新洗了一遍,接下来就没啥事要操心,就等着日子过到年了。众人齐齐附和,跨这新媳妇会打算,日子过得妥当。不想一旁的老妈子听了呵呵笑出声来,随口说道:孩子啊,你这才刚开始呢!要是这么容易过,就不是人有的日子了,吃饱喝足无事可做,那是猪宝宝才有的享受啊,过了这茬有下茬,事情多了去了。

这场应答我铭记在心。对我的生活真有帮助,让我不至于太松懈。那些栩栩如生的清脆话音也常提醒我:生活没停歇,好的事情要经常做,坏的日子过去了就是福气,再要发生也至少应对得比上次得体。

我有过暗淡的时候,天空失去颜色,不敢放歌,难以畅笑,就连表达都艰涩难懂。多年后,偶碰伤疤仍疼痛。我常缅怀那些日子,化成仪式一样只为提醒自己:有种杀手杀人只用一招,就用“贬低自己,无情审判”,巧的是这个杀手就是“我自己”。

如果非得有场战争的话,自己的心灵才是最大的战场。我们自己跟自己打仗,让自大或者自卑放大所有困难和悲哀,再经过情绪加工,使得细枝末节都足以引起一场场审判,让我们做自己的法官,判自己有罪,怪自己无能,怨自己无药可救;我们爱不了自己的善良本性,将之解读为软弱无能;我们爱不了自己的寸肤寸发,将之称为丑小鸭。

到了今天,我认为自己犯大错的模式还是一样:变着招数,换着样子的内心一遍遍审判,贬低自己。这真是场让人精疲力竭的持久战役。似乎人心生了病,持续得吃药一样。当然了、那救命的解药也只有一味,叫做“爱自己”。

我偶尔漫步地王大厦后面某棵大树下时,会告诉自己:叶子不是灰色的,它们很翠绿。假使我看不见绿色了,生病的不是眼睛,而是心,一定是它背叛了约定,迷上了名叫“贬低自己”的小三。因为,我们一犯再犯的、只会犯的唯一的一个错误就是不爱自己,不珍惜自己。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