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里的树

今天是圣诞节,突发奇想,来聊聊树吧。对,就是平时我们见着的那种树,路边上就有,也是你今天收到的祝福图片里那种铺满了整屏的葱绿的树。

为什么要聊树呢?咱又不是专家,上学时获得的那点生物知识也没更新,对树的认识怕是浅薄得很,能聊啥呢?

这要从2018年的一场台风聊起。这场台风叫作“山竹”,是2018年的第22号超强台风。由于声势浩大,过境时摧毁了很多的树。虽然已经过去了3个多月,但“山竹”对树造成的影响至今仍在。最大的证据就是,经常走过的街道上,这两旁的树阵近日里忽然就变得不一样了,这种不一样还很诡异。

诡异在哪呢?按道理来说,这经不起折腾的树,该倒的倒,该砍的砍,早就处理过一轮,拉走了。剩下的都是存活的,该留的留着,几周几月之后还能屹立的,也都正常的生长着,没见哪有报道说忽然又倒下了一棵砸了物伤了人之类的。

但是,最近有些反常:这道路上的两边树都不对称了。其中一旁的树整个全消失,只留下一截光秃秃的桩,不足20厘米长;另一旁的树呢,则像被剃了光头去了毛一样,光溜溜的只剩一根大树干,擎着几根小树桠,矮了一大半。

明明就是同一条道路,一直都是均衡对称的,怎么现在还区别对待了?搞出这么个不均衡发展,是什么原因呢?

按道理,这事跟我等平民无关,政府相关部门该管的在管。但是,我最近在做一个试验:我想知道自己的思考能进行到哪个程度,我希望自己能适应一种新模式,能组织一种新方式去适应未来世界的范式。所以,我任由思考的轮盘转动,试图用有限的精力,去穷奇究竟,探探世界的纵深美。

我是这么想的:1、同一条道路的树遭遇的不同待遇,可能因为它们是不同的树种——那为什么要用不同的树种呢?不管是选款、运输、维护,多个品种就会多份成本,一条道路两种树,有点不划算;2、有可能购买树种的时候就有多款选型,最后选了不止一款——那为什么在这条道路的两边树种不一样?(其他道路没有出现过不平衡的情况)3、有可能栽种是随机分配的,树种的数量也不是严格对等的。轮到这条道路的时候刚好就剩了一样,所以在某个路段之后又会出现全是一个树款的情况——那为什么一些是修剪,另一些就要砍掉呢?4、有可能经过台风的检验会发现某些树种生存力差,有些则强,去弱留强——那为什么是今年才来做这个事呢?5、有可能经过了台风“山竹”,确认了某些虽存活了十几年的树种在关键时刻并不顶用。

顺着这个逻辑,我一路求证:发现那些被砍掉的树果然是个“外强中干”的主,不管它们直径多大,树心“中空”的特征都很明显。一个个树桩看过去,让人惊讶不已,这些平时看起来茂盛到极致的树,竟然都有一颗空洞洞黑乎乎脆弱的“心”。若不是这场“山竹”台风,真的很难发现它们早已“败絮其中”。看过了几十个树桩之后,我留意到一些存留的树干上绑着一张A4纸,写满了字,凑近一看,我乐开了花,暗叹,“果不其然”!上面的文字是这样的:“某某区城市品质提升工程,将对某某路进行景观改造。该路行道树为阴香,属于速生树种,树冠较大,枝叶密集,但是树木枝干较脆,病虫害较多,树形较差,不抗风力。台风“山竹”导致胸径达1米的阴香倒伏,砸到周边居民楼,台风过后不少树木存在倾斜现象,难以抵抓地力。而腊肠树抗风能力强,树冠规整,遮阴效果好,此外,腊肠树形美观,属开花树种,开花景观效果好,故本次某某路提升中按照区政府工作部署将原行道树阴香更换为腊肠树。因此,我局将在某某路进行施工,不便之处敬请谅解!”

至此,我从月初开始就有的疑虑有了答案:最近哐当哐当的砍树绑树修树行为,不是一场常规意义上的“过冬”储备,而是为了接下来十几二十年的安全考虑。是台风“山竹”给这座城市留下的思考和礼物。

我没那么无聊,整天跟些树去较真。但是,2018留给我的反省和探索实在太多了,我由衷觉得,以往那种浮于表面的浅层思考是行不通的。在面临更复杂,更挑战的环境时,流于表面的思考不但没法解决问题,甚至会带来更大的慌乱和焦虑。我觉得是时候去学习,精进一种更有层次和深度的思考模式了。一开始,总是不习惯的,也难以触及纵深。但是,任何强大必是起于微弱。若连个发愿的心思都没有,打开礼物的动力都不在,又怎么开始呢?

这个2018年的圣诞节来得特别有意思,它跟我身边的一群树产生了关联,串起了我的小尝试,并导出了一个完整的闭环小表演。我对这个过程和结果都是满意的,至少,它们证明了思考的逻辑不需要太细索的因果。顺着这个思路下去,一定能在未来更多的圣诞节里收获深度思考带来的好礼物。

这只是个开始,笨拙也罢,稚嫩也行,好歹,它已启动,轰隆隆的声音里,旧的将被砍伐、被修剪、被迁移、被覆盖……以后,会有条深深的轨道,顺着脉络,慢慢滑。未来可期,思想可达,我觉得紧张又兴奋,还充满了好奇。

 2018年的圣诞,祝福大家一样快乐!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