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块进度
0% 完成

语音介绍

大家好,我从今天开始介绍西藏。

我们将以它的地标性建筑布达拉宫作为一个切入口,开始系列介绍西藏。由于内容较多,关于布达拉宫的介绍将为分几次进行。其中所涉及的范畴,基本上建立在一种介绍性文字之上,当然也有相关的一些思索。读者中当然有此领域专家和学者,希望他们可以对内容进一步地补充。如果有介绍错误的地方,也感激诸位指正批评,之后将在下一次的介绍中,对之前的相关问题进行修正。介绍的过程中会伴随着大量的图片,我将按照一个简单的顺序进行编号,以方便大家浏览。

下面我们看到的两幅图展现了布达拉宫近50年的变化。第一幅图呈现的是五十年代的布达拉宫,紧接着第二幅图呈现的是现在的布达拉宫。从这些简单的、怀有历史沧桑感的照片,人们能感受这座宏伟宫殿在这几十年里的巨大变化,它作为历史的参与者与见证者,今天依旧屹立在拉萨红山之上。

1
▲五十年代的布达拉宫远景(图一)

2
▲今天的布达拉宫远景(图二)

西藏以其独特的地理环境与地理位置,被世人称为“雪域高原”。它以其气象万千的神秘特质,吸引着全世界的瞩目。布达拉宫绝对可以作为西藏的代名词。它又以其独特的建筑形式以及恢弘的建筑规格,坐落于西藏拉萨的红山之上,屹立于高原之巅,它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宫殿建筑群。

布达拉宫拥有1300多年的历史,占地约30多万平方米,它的主体建筑主要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个部分是红宫部分,第二个部分是白宫部分。

白宫是达赖喇嘛冬天居住的地方,红宫主要是供奉达赖喇嘛灵骨塔的地方。红宫内有八座供奉的达赖喇嘛的灵塔,除了供奉达赖喇嘛的灵塔以外,还有其他的寺庙、寺院和庙堂错落于其间。

布达拉宫顺山势而建拔地而起,整个宫殿群呈现出红、白、黄、黑这四种颜色,成为宫殿的主体色调。宫殿群以蓝天为背景、雪山作衬托,立于雪域高原之上。而整个色调的鲜明对比、块状分布、错落有致的排列,形成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种和谐而恢弘的气势。布达拉宫完美地呈现出藏族古典式建筑艺术的最高峰,也体现了藏族在建筑艺术上取得的伟大成就,这也使得藏族艺术有别于其他民族的艺术表现。

而布达拉宫最早兴建于吐蕃王朝时期,由吐蕃国王松赞干布所修建。当时所修建的布达拉宫有999间宫殿,还有一间宫殿作为修行用的修行室,所以总共有1000间宫殿。如今布达拉宫历经1300多年之久,在这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有许多宫殿和建筑群遭到了破坏,并历经反复修复。所以我们今天才有幸依旧能看到这座伟大的宫殿,它并没有像其余多数宫殿一样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这里不妨介绍一下吐蕃王朝!吐蕃王朝(公元618年—842年)是西藏历史上第一个有明确史料记载的政权(唐朝也是在公元618年建立,而吐蕃王朝灭亡的时间比唐朝灭亡的时间早了65年,是公元842年,而唐朝的灭亡是公元907年)。松赞干布被认为是吐蕃王朝的实际立国者,他13岁继位,25岁迎娶文成公主,34岁英年早逝。松赞干布非常善于学习和吸收先进的文化,尤其是大唐文化和周边文化,并且创立文字和律法,青藏高原各部族在吐蕃王朝的统一下凝聚而强大。吐蕃王朝崩溃后,宋朝、元朝、明朝和清朝汉文史籍仍泛称青藏高原地区为“吐蕃”,依然将当地的人称为“吐蕃人”,由此可见吐蕃王朝的影响力。

而中国的文化中本有一种沿用称谓的习惯,例如苏东坡写词时常称自己为太守,其实太守只是汉朝的一个官职称谓,宋朝已经没有这个官职称谓了。由于中国文化的延续,所以有的时候这样的沿用也司空见惯。(就像以前有人问我明朝的时候还有波斯帝国吗?其实明朝的时候已经没有波斯帝国了,但是中国传统与这种沿用的习惯,所以明朝的中国人依旧把那个地方的人称为“波斯”。)

现在接着来介绍布达拉宫,布达拉宫在历时1300多年的历史里面,屡次遭到破坏。最后到1645年五世达赖喇嘛时期,为了巩固宗教权力。对布达拉宫进行翻修,重新修建了白宫的宫墙以及宫室,角楼和下面的街道。并且为了巩固权力统治,他将地方政权从哲蚌寺转移到了布达拉宫。到了1690年,为了修建五世达赖喇嘛的灵塔,扩建了红宫的部分。之后历世达赖喇嘛增建了5个金顶和一些附属建筑。直到1936年,十三世达赖喇嘛的灵塔修建完工以后,布达拉宫基本就形成了今天的建筑规模以及形式。布达拉宫的名字来源于梵文的音译,它可以翻译为“普陀”或“普佗罗”,其原意是“观世音菩萨的所在之地”。

五世达赖喇嘛以前的活佛实际上是以日喀则为权利中心,1652年五世达赖喇嘛觐见清朝顺治皇帝,受封之后移居到布达拉宫,布达拉宫正式成为了宗教和政治的权力中心。

这里介绍一下五世达赖喇嘛,大师生于1617,圆寂于1682年。出生于西藏山南的琼结家族,是西藏古老而显赫的家族之一。五世达赖喇嘛建立了格鲁派地方政权,并建立了政教合一的制度,成为了今天黄教领导下西藏的现状。他还在许多地方修建寺院,鼓励藏药的制造,进行历史学研究、语言学研究、哲学研究。在重印经典佛教著作方面有着卓越的建树。他本人也在藏族文化史、宗教史、建筑史、医学史、艺术史等方面有高深的造诣,成为西藏历史上唯一一位在政治、宗教、学术等领域都取得非凡成就的一代宗师。

四世达赖喇嘛去世后,1622年在四世班禅大师的主持下,转世灵童被迎入哲蚌寺,开始研习佛经。他拜第四世班禅大师为师,先后担任了哲蚌寺和色拉寺的住持。从他开始,只有历代达赖喇嘛才能担任这两座寺院住持,别人是不能担任的。1652年,五世达赖喇嘛应清朝顺治皇帝之邀,率领了3000官员、侍佣与浩浩荡荡宗教团队以及地方政权团队,前往北京进行访问。在访问临近结束之时,五世达赖喇嘛被授予”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旦达赖喇嘛”之称号,同时被赠与了黄金和白银。五世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后,用清政府赠送的金银修筑了13座寺院,又正式规定了格鲁派的各种制度、礼仪。五世达赖喇嘛的晚年著书立说,其著作在藏传佛教界流传很广,并被公认为宗教经典。五世达赖喇嘛于1682年圆寂于布达拉宫,享年66岁。

下面这张图片位于布达拉宫,五世达赖喇嘛灵塔旁的一幅壁画,这幅壁画所描绘的正是五世达赖喇嘛和顺治皇帝会面的场景。这幅壁画拥有早期壁画的显著特点,就是“比例等级化”。这里可以看到,五世达赖喇嘛和顺治皇帝在图中所占的比例很大,都坐在各自的金座之上。而下面的僧侣在图中的所占的比例非常小,这就体现了他们地位的不同。从图中可以看出,五世达赖喇嘛和顺治皇帝几乎平起平坐。这是为何?大家一定听过有句俗话“明修长城,清修庙”,清朝施行用宗教缓和民族矛盾的国策,所以他们把像蒙古和西藏这样的边陲民族的宗教地位抬得非常的高,因此西藏的达赖喇嘛所受到的待遇很高。清朝的亲王和后妃要么拥有金策,要么拥有金印,而达赖喇嘛和班禅活佛同时拥有金策和金印,由此可以想象这些人的地位是何等尊贵。

3
▲五世达赖喇嘛和顺治帝会见的场景(图三)

然后下一张图片,这是一座灵塔,一座宝塔,上面镶嵌着各种宝石和錾金镂刻,这是藏民族的一种非常杰出的工艺,以后将会详细介绍这种工艺。在西藏只有高级别的活佛才能拥有塔葬的资格,而只有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才能享有金塔塔葬的荣耀。

4
▲五世达赖喇嘛灵塔殿及灵塔、塑像(图四)

下一张图片是五世达赖喇嘛的塑像,我们从这尊塑像可以看出西藏的雕塑艺术显然受到东南亚佛教的影响,这一点从它整体的塑造和面部的凸显可以看出,当然也有自身文化艺术的结合和显现。

5
▲五世达赖喇嘛塑像(图五)

布达拉宫白宫的主楼前有面积约1500平米的广场,这个广场叫“东庭院广场”,藏语叫做“德央夏”,其原意为“东欢乐广场”。它主要用于达赖喇嘛,高级僧侣和官员,在喜庆过节时观看表演,主要的表演节目正是藏族传统的跳绳舞蹈。

6
▲布达拉宫东欢乐广场(图六)

从第七张图片和第八张图片可以看见藏族传统的艺术形式–“堆秀”,这是藏传佛教一种非常独特的艺术形式,它完全呈现出一种立体的状态。

7
▲西藏堆秀艺术展示(图七)

8
▲西藏堆秀艺术,画面人物呈现浮雕状(图八)

这里介绍一下这种“堆秀艺术”。“堆绣”在藏地通常指的是“唐卡堆绣”,即是用堆绣而不是用绘画的方法来制作唐卡。藏区内最有名的堆绣主要集中在热贡(以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为中心的区域)一带,被称为“塔尔寺三绝”的“塔尔寺堆绣”即属于这一风格。首先把所需佛、观音、度母、护法神及一系列与宗教相关的人物和故事场景的图样在纸上画好;然后僧人将其分成不同部分剪裁下来贴在已经选好颜色的绸缎上;再将这些绸缎按照图样的轮廓剪裁下来,并在其中填入羊毛、棉花等杂物;再依样堆贴在已经设计好的布幔上;最后用各色丝线缝边、绘染、熨贴等工序,成就一幅极具立体感、真实感的精美画卷。

堆绣,其实就是一种融入了刺绣工艺的布贴艺术。它起源于唐朝,前身是丝绫堆绣,早在南北朝时期便在长江流域就有了雏形。实际上民间堆绣的出现时间一直难以得到确切的考证,我国一些少数民族,如苗族,在其服饰上便有着堆绣技术的运用。而在敦煌出土的文物中,也发现过运用堆绣手法制成的宗教唐卡画卷。

借此机会不妨再来看看,中原及西域的一些织绣作品。首先必须明白任何国家,民族的文化都不可能孤立地发展,他们都是相互吸收和借鉴别国的先进文化艺术,来不断地表达和完善自己的文化艺术,逐渐形成自己文化的特色。

在中亚考古研究发现,很早这里就有文化交流和发展了,这里的中亚就是指额尔齐斯河以北,经伊利河,锡尔河,到阿姆河以南的地区。当然不难看出新疆在这里占据着一个非常重要的地理位置。

现在看到的这件绣制品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刺绣作品,它以其浓郁的西域特色展示在世人面前,不论人物形象,表现出的技法都与汉民族大异。这件作品被们称为“大宛武士”,我想大家对于大宛这个国家应该不会陌生,因为这里出产一种名贵的宝马,就是人们熟悉的“汗血宝马”。

下面来看这两张图片(图九和图十),这两张图片是我曾在法国的东方博物馆拍摄的。从图九这张大苑武士的面部可以看出,它显然不是汉人,而是非常典型的胡人形象。最为独特的是,它用织布的颜色展现出非常立体的面貌,所以它的面部展现出非常立体的状态。从图十也可以看到,它用不同颜色的线织绣而成。织和绣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在这里就体现了这两种不同概念的一种融合。这是中国出土最早的织绣作品,我们把它和之后西亚地区的织绣工艺相比较。(伊斯兰文明崛起之前,古代西亚文明灭亡之后这段时间里面,曾出现过一个非常独特的文化,这个文化艺术我们称之为“科普特艺术”,这个时期有一些非常重要的艺术形式。)

9
▲大宛武士织绣作品(图九)

10
▲大宛武士织绣作品局部(图十)

这些绣制品的工艺和后来伊斯兰地毯的工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大家不妨思考一下这些古代留下来的作品,也许在你的脑海中还能构建起一个对古代世界新的认知。

11
▲卢浮宫藏科普特时期织绣艺术(图十一)

第十一和第十二这两幅图,这就是在西亚甚至埃及境内出土的关于科普特艺术的织绣作品。它和后来伊斯兰的比绒毯有一定的联系,也有一定的区别。但是它与大苑武士和西藏的堆绣也有相关联的因素。西亚有非常复杂的文化和民族的交融,这里的文化呈现出一种多元化的状态。在西元前2500年的中国,就已经有了非常频繁的东西文化交流,所以我们通过中国博物馆、卢浮宫以及吉美博物馆所展出的作品对西藏传统艺术形式作一个对比与联想。

12
▲卢浮宫藏科普特时期织绣艺术(图十二)

西藏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文化传统,为我们保留了很多这些似乎已经被现代文明遗忘的艺术瑰宝。我们通过了解西藏众多的艺术形式,来了解与它相关联的各个国家的艺术形式。在相关的艺术介绍中,我都会介绍到其他西方的艺术形式,尤其是西亚和中亚的艺术形式,以至于能够构建对于西藏艺术形式理解的架构。

布达拉宫完美地呈现了藏传佛教艺术,完美地体现了所有藏传佛教艺术的各种技艺。宏伟的布达拉宫屹立在红山之上,是所有西藏人民心中的圣地,它是西藏历史的鉴证者与参与者。信徒们在这里祈福,希望得到佛的佑护;旅游者在这里感受着宗教的虔诚与博大,空灵与厚重,领略藏传佛教艺术的伟大魅力。

今天我们先介绍到这里,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图片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