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时间的故事

我感觉自己一直很忙又很不忙。这种感觉很奇怪。

上学那会儿,我感觉时间被三年三年的有序切割着。小学三年级时遇到一个跟之前很不一样的语文老师,小学六年级时遇到一个让我很受伤的数学老师,然后就是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我以为,我的时间只能用三年来切割。

那个语文老师让我第一次觉得写字很有趣,“个性”很应该,表达自己很关键;那个数学老师让我第一次觉得“认真”很重要,不然就会挨凶,他也是让我第一次明白不是每个老师都注定要喜欢我的。他带给我的挫败感很尖锐,刺得我多年以后都疼痛不已。但他是我最值得铭记的老师之一。以至于我把他名言成了导航,他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你只要认真,就会无敌。

多年后,我知道了认真不会无敌,但认真很重要。我很认真的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认真的学习,在未来更多的时间里认真的生活。认真就是那个老师,那个老师就是我的认真。我认真的记住了那个认真的老师。

这跟时间有很大的关系。多年后的某个夏天,我认真的对自己说:你只要认真的对待时间,时间就会认真的划过,留下真实的痕迹。因为我认真检验过。

那会儿我觉得自己很忙,忙得没有时间吃饭睡觉,忙得没有力气好好活着。难过的是,我发现身边的人都这样。我认真的想着,这样的活法就是我们的命运吗?或者,这并不是时间安排给我们的命运?我决定认真的去探寻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买来一块精美的手表,漂亮的本子,精致的签字笔,我希望用这三样工具勇敢的追寻出那个有关时间的问题。当然了,美丽的东西总是能激励我更美丽的开始。我看到这三样漂亮的工具,就浑身充满了希望。

接下来的三个月,我把自己的24小时切割到分秒,理性的记录下来一天的行程和每项任务的耗时,细致到吃饭用了几分几秒,走过去吃饭的地方用了几分几秒,排队和等候饭菜送上来用了几分几秒等等,我拿着小学六年级时学会的认真劲儿对付起着成年人的现实来。

一个月下来,我发现“我很忙,忙得没时间好好吃饭”是个很大的谎言。我们花在吃饭这个“任务”上的一系列时间在大部分时候都是可以挤出来的。问题在于,我们以为没办法:因为有工作要做,因为走过去来不及,因为排队的人很多,因为上菜慢等。这些原因都不成立。我认真的用一个月的认真记录打破了自己的这个谎言。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对自己说:你很忙,忙得都没有时间吃饭了。事实上是:压力让你很想逃,你懒得连饭都不想好好吃了。

这是我跟时间最深刻最认真的一次交流。不过,当我跟时间有过深刻而认真的交流之后,我还是没有打破掉三年一切割的认知。

上学开始的“三年切割”定律,让我以为时间三年一轮,得有变迁,不然就会感觉万事万物都沉沉睡去不再苏醒。我到现在还觉得大学三年足矣,四年的话浪费了整个大四的光阴。

这个魔咒一样的认知带到工作后也在发挥效力。三年一修的积累,到点我就想转盘。好在当初工作上的选择秉着初心,算不上大爱,也并不违逆,难得的是运气好,取得了价值观的相投,就十几年一路走来没有分手。不过,三年一转的心思基本没变过。走着走着,竟画出了道好完美的阶梯状线条,正好是三年一描,整整齐齐的。

后来才发现,大家的短期规划基本都是三年一标,照着描画的,并不是只有我的小世界里有着“三”的润色。这样也好,齐刷刷规整整的正步走,目光坚定,心境清明,时间正好,不偏不倚。偶尔跳跃,也琢磨着三年规期,提醒着要有耐心,长久耐跑才好。

我跟时间的“三年对话”不知道会不会照此继续。但对时间的兴趣却因为这些或认真或随性的交流变得有趣而奇妙起来。我很少关注时间对人类的推残,看着那些被杀猪刀扫过的男女明星,很遗憾,但多是提醒,告诉自己要和时间成为好朋友而不是对手,大家握手言和,相安前行。

假使时间残忍,秋风扫落叶般将我吹得瑟瑟不已,至少还有诗和远方,待我赴约吧。对了,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体魄,加上知己好友同伴们,欣然前往。

时间,我们如约而至时,你可打算对我们好点?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修身与成长, 效率与效能, 文学与休闲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