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看过超女PK

近期,长女爱观看加拿大“The Voice”选秀节目。我则久未看电视了。印象中,关于真人选秀,认真看过的,是2006年湖南卫视超级女声决赛,那场比赛名曰:决战之夜。

尝记得那开场动画声势浩大,四位超女身着侠女服装,一个个各执独门武器(冠军尚文婕是用的扇子,也有使琴的),各怀绝世武功,在天空中飞舞打斗,倘初打开电视,还以为又是艺谋或凯歌所谓大手笔的武功大片!

而所谓超女PK宣言,也俨然是江湖上门派之间相互下战书,总之是为争那武林盟主,这血腥江湖,多了些那么多温柔人士,自然吸引眼球。而芝麻门和维生素门等众多门人之间的斗法,叫喊声,哭声,哄闹声中,眼泪纷飞,刀光剑影过后,也有生死两重天的感觉。

江湖中有的是故事,江湖中有的是传说。江湖不是想象中的江湖,本来有几多血腥,而那场超女的江湖,俨然成了粉红色的记忆,让芝麻们维生素们多年后还能传说。当恩怨情仇快意完了,我们还是得游走于城市办公间,在电脑旁打盹做自己的英雄梦

后来又有快男、最强大脑、好声音等推出,一晃眼已十年矣,好象全国都在选美,都在决战,都在继续上演江湖游戏。

原来这华山论剑,总是让人那么神往!

作为领导力传播者,我每次上三尺讲台总战战兢兢,每次课程都觉得尚有缺憾,而要在领导力领域有所研究,需要投入毕生精力,迄今十五年也,仍不敢稍懈,不知能修到几层武功?

这么多年行走于江湖(其实是飞行于各大城市),在机场总见无数所谓管理大师们在屏幕上武刀弄剑,而名头都大的吓人,什么中华培训第一人,什么管理大师……难道这也是另外一个江湖?(突发奇想,若某电视台来个超级讲师比赛,是否也别有风味呢?)

曾在北京参加过一个所谓全国营销奖大会,无非也是排名,来的都是一般公司,却大多是花很多的钱去买个营销奖牌,仿佛有了那个奖牌在身,该公司就真的营销很好,利润很高了似的!

老子曰:我有三件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又说:欲先民必以身后之。真正的领导者,是不屑于争斗和名分的!

最近潜心研究古今中外领导力大师们的作品,越是了解深入,越是觉得以前许多课程讲的是肤浅,往往汗颜。尤甚者,是为他们实际研究而不是哗众取宠的精神所感动。

又想起清朝大学士纪晓岚,修四书,学识渊博,但奇怪他没有留下多少自己的著作(惟有一本《梦溪笔谈》)。记得在其传记中他曾说过:“所有的道理都被我们的祖先们写完了!所以我不再写!”

年初的时候,我还想写本什么关于领导力的书,而今却越来越不敢妄想了。惟有了自己的东西(如那郑板桥),而又可以传道给他人的时候,方能尝试下。而若仅仅是抄袭或组装一本书,我是不愿意。(真的很佩服很多讲师或作者可以一年之内出好几本书!)

而那华山论剑的事情,神往就好,对于我,只要能走到华山底下就很不错了!  

下面转摘《神雕侠侣》第40章“华山之巅”中的一段描述,算作对华山的理解吧!

  
   众人取过碗筷酒菜,便要在墓前饮食,忽然山后一阵风吹来,传来一阵兵刃相交和呼喝叱骂之声,显是有人在动手打斗。周伯通抢先便往喧哗处奔去。余人随后跟去。转过两个山坳,只见一块石坪上聚了三四十个僧俗男女,手中都拿着兵刃。
   
  这群人自管吵得热闹,见周伯通、郭靖等人到来,只道是华山的客人,也不理会。一名铁塔般的大汉朗声说道:“大家且莫吵闹,乱打一气也非了局,这‘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决不是叫叫嚷嚷便能得手的。今日各路好汉都已相聚于此,大伙儿何不便凭兵刃拳脚上见个雌雄?只要谁能长胜不败,大家便心悦诚服,公推他为‘武功天下第一’”。一个长须道人挥剑说道:“不错。武林中相传有‘华山论剑’的韵事,咱们今日便来论他一论,且看当世英雄,到底是谁居首?”余人轰然叫好,便有数人抢先站出,大叫:“谁敢上来?”
   
   周伯通、黄药师、一灯等人面面相觑,看这群人时,竟无一个识得。
   
   第一次华山论剑,郭靖尚未出世,那时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为争一部《九阴真经》,约定在华山绝顶比武较量,艺高者得,结果中神通王重阳独冠群雄,赢得了“武功天下第一”的尊号。二十五年后,王重阳逝世,黄药师第二次华山论剑,除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人外,又有周伯通、裘千仞、郭靖三人参与。各人修为精湛,各有所长,但真要说到“天下第一”四字,实所难言,单以武功而论,似乎倒以发了疯的欧阳锋最强。想不到事隔数十年,居然又有一群武林好手,相约作第三次华山论剑。这一招使黄药师等尽皆愕然。更奇的是,眼前这数十人并无一个认得。难道当真“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新人胜旧人”?难道自己这一干人都做了井底之蛙,竟不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只见人群中跃出六人,分作三对,各展兵刃,动起手来。数招一过,黄药师、周伯通等无不哑然失笑,连一灯大师如此庄严慈祥的人物,也忍不住莞尔。又过片刻,黄药师、周伯通、杨过、黄蓉等或忍俊不禁,或捧腹大笑。原来动手的这六人武功平庸之极,连与武氏兄弟、郭家姊妹相比,也是远远不及,瞧来不过是江湖上的一批妄人,不知从那里听到“华山论剑”四字,居然也来附庸风雅。 
《神雕侠侣》中没有通过比剑来排定座次,尤其是五绝之首的评定,也很有意思,金庸先生描述如下:
     黄药师道:“东邪、西狂、南僧、北侠四个人都有了,中央的那一位,该当由谁居之?”说着向周伯通望了一眼,续道:“杨夫人小龙女是古墓派唯一传人,玉女素心剑法出神入化,纵然是重阳真人,见了她也忌惮三分。当时林女侠若来参与华山绝顶论剑之会,别
说五绝之名定当改上一改,便是重阳真人那‘武功天下第一’的尊号,也未必便能到手。杨过的武艺出自他夫人传授,弟子尚且名列五绝,师父是更加不用说了。是以杨夫人可当中央之位。”小龙女微微一笑,道:“这个我是万万不敢当的。”黄药师道:“要不然便是蓉
儿。她武功虽非极强,但足智多谋,机变百出,自来智胜于力,列她为五绝之一,那也甚当。”
   
    周伯通鼓掌笑道:“妙极,妙极!你甚么黄老邪、郭大侠,老实说我都不心服,只有黄蓉这女娃娃精灵古怪,老顽童见了她就缚手缚脚,动弹不得。将她列为五绝之一,真是再好也没有了。”
   
    各人听了,都是一怔,说到武力之强,黄药师、一灯大师都自知尚逊周伯通三分,所以一直不提他的名字,只是和他开开玩笑,想逗他发起急来,引为一乐。那知道周伯通天真烂漫,胸中更无半点机心,虽然天性好武,却从无争雄扬名的念头,决没想到自己是否该算五绝之一。
   
     黄药师笑道:“老顽童啊老顽童,你当真了不起,我黄老邪对‘名’淡薄,一灯大师视‘名’为虚幻,只有你,却是心中空空荡荡,本来便不存‘名’之一念,可又比我们高出一筹了。东邪、西狂、南僧、北侠、中顽童五绝之中,以你居首!”
   
     众人听了“东邪、西狂、南僧、北侠、中顽童”这十一个字,一齐喝彩,却又忍不住好笑。五绝之位已定,人人欢喜,当下四散在华山各处寻幽探胜。
可不是嘛,少些争竞,便可欢喜寻幽探胜。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