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于减

 

我们不需要刻意为之的批判或煽情,也没有扭捏作态的悲戚或欣喜。我们只是不想肆意地滞留在原地,也不想超脱到不可企及。自然成长,保持率真、坦然与勇敢!

—–痛仰乐队

时光匆匆,岁月蹉跎。关于现在的我,大多时候简单知足,偶尔也难免闭塞。

故事的小黄花追溯到三年前,那时因我年少无知缺乏判断,并挥霍青春求学肆意,故如期而至自食败果。幸父母不曾放弃谓我心忧,我自惭形秽后正视现实,终入专科大学追逐少年遗梦。

途中乱花渐欲迷蒙双眼,不识所需只享玩乐,颓废虚度尽惹啼笑。决心废除陋习经风历雨,粗旷见世甚觉微小,渐渐心存敬畏学一二术,告别以往心浮气躁。

切入正题,不敢狂妄的说混迹苟活后的大彻大悟,只想书写这几年生活于我自己的一个启示。

虽还是遗憾年少懵懂,不过越来越觉得其实人生很多时候都是有得有失,何必去患得患失。角度不一样,减法也能看成加法。人间如何,无法一眼就论之,大道理听得太多,可真正透彻二三也就很难耐,所以这也许是依旧过不好此生的原因之一吧。反正不管怎么样,永远年轻也应永远开心才是最好的,别管那么多人间不值得,也别去想中药皆苦你也是类似的懊恼之事。关于体制礼俗诸多社会问题,对等思考自律就好,这种自由难道不好吗?

直言不讳的说,我总是在想如何单独行动,所以总告别了很多群体。就已经不会去搭理听者有意,也不会去考虑是否被误解。总觉得真正在乎我的人,会彼此灵犀,不用言语,会一直支持着我,所以我心里特别感激。

自从一意孤行以来,我就一直想磨砺自己。容我过度欣赏,我经常把现在的自己想象成一颗扎手的原石。不可否认此时的我血气方刚,虽正值能量最大之时,却有很多东西一文不值和伤到他人。至于何出此言,是因为很多时候,对待一个事物,抓住一个点才能慢慢的稳住大的局面,才能有所执所成。而现在的我总想什么都抓,什么都留,谈何容易!

所以一般原石不论体积有多大,最主要还是看本身价值能否抓住与利用。当自己还锋芒毕露的时候,就学会去忍吧,不管有多尖锐,不管现在的阶段有多不堪,忍让在这个关头是最大的考验,倘若连被剖切的这点勇敢都没有,也就注定只能是一块废毛石。此事映射到人的价值品质也就是经得起一切诋毁,扛得住所有的打击和定义。

石头被剖切后,其实接下来的每一关都没那么容易,非常有必要的就是发现自己的长处而舍弃一些无意义的东西。哪怕选取了精华部分再来磨练,再来精雕细琢的时候,只要能把自己的目标坚定下来,再多的痛苦也亦不是痛苦,因为只有自己在乎的稀有可贵,忍耐的限度就相对大了。

当磨砺到有型,或许能拿得出手,或许已经到了可以上得了台面的时候,就已经从粗糙的自己变成了晶莹剔透玲珑巧致美感出众的“产品”,此时此刻相应的贴牌价格与头衔随之即来,但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肯定会有人对你再度定义,说出不买账的理由,说出你不等值的地方。再怎么功成名就的石头等待的都会是一生的考验。我已扯得太远,希望不管未来如何这样好的坏的考验于我何加焉,才不管任何评价论说,最重要的就是坚持“坚持”。

最终我本就傲气,在你看得到或看不到的地方。我的古怪只有我自己才能收敛。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如若此时,无须正不正视现实这个范畴来定义或是理解。也许不够包容,也许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那又有何不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毕竟年轻的声音我再也不会拒绝,毕竟我相信一切都是过程。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