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的月儿,何时圆过?

      听说中秋是个思古逐今的时段。古时候的文人骚客总会寄情圆月,抒情古今。

      今年的中秋,我见识了一首音律优美,气势磅礴的宋词:

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对于我这种有知识没文化还颜值控的家伙来说,不知道这首词出自辛弃疾就算了,还品不出词里“老骥伏枥”的宿命,就更是无地自容了。

      初识该词,只觉开扬大气,音律优美。其实也没看懂这词里词外的意境。以为是转发的同学自写。于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直至获悉这是辛弃疾后期的一首名词,描绘心怀天下的志气不得实施的沮丧,我简直羞愧难当。好在,我太喜欢这韵律,索性忘了自己的“井底之蛙”异举。

      你看,“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金秋十月的月亮描绘的活灵活现:它是动态的,也是机灵的,更是勤劳无欺的。为了呈现最美的状态,它努力了的岁月都将值得。但是,看着它的人却未必有此心性,他念念不忘的是:“被白发,欺人奈何?”你看起来那么美好,为什么没关心我的壮志难酬?今我白发苍苍,国破山河,无能为力,眼看迟缓着老矣,你竟然不管不顾的依旧精彩?人哪能如月,万年如一,金身不破?

       好吧,且就:“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看看这颠倒了的世事无常,当权者纸醉金迷,假装很强,实则虚妄,奸佞当权会是什么模样。月亮啊月亮,你看过了这横亘万岁千年的历史,难道没有发现么?“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你不会如此糊涂吧?删繁就简,直奔主题,追随初心才是更高境界的优美啊?

      辛弃疾的这种呼唤没有得到月亮的任何回应,就如今时今日的种种呼唤一样,在月亮面前,不值一提。我想,这月亮得多么无情了,直接藐视了这古来今往的中秋多情。管你是名满后世的辛弃疾,还是无名无姓的寻常百姓,它自逍遥自在,高高挂起,每年八月十五十六,如约而至,婀娜多姿的升起,竟像从未见识过这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一般。简直可笑得紧:你明亮若天,眼观八方,耳闻四海,怎闻不见这人世沧桑?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能耐:可以明亮的挂起,却不问世事?

      月亮仍旧不作答复,看世间万千情绪,冉冉升起,徐徐降下,像个历经岁月的老人,竟没有一声叹息。看着少年挥斥方裘,也懒得提个醒;目睹人到中年的惊慌,也总不给个提示。恍若听命的使者,冷漠的执行着指令,每年中秋,美美的升起,一年比一年透亮。似乎运行在自己轨道中的“清道夫”,唯唯诺诺的遵循天命的引渡,不生不死,生生世世。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它的布景。可怜的人啊,对着它优美的悬影,呼呼不应。像辛弃疾般还以为它不知道“断舍离的背后是更多清光”。哪怕你举起再多的杯酒,也打动不了一个运行在自己宿命中的行者。它没有情感,或已藏起情绪,或已足够理智到明了:每个人的宿命都将自己独自面对。

      于是,任何多余的话语都是干扰。它用清冷告诉我们:前路漫漫,自在修行,莫问你我,且行且惜。

       难怪,打小我就不信任月亮的清辉。它来得无声无息,哪怕再守时,也清冷得不似自家亲戚。美则美矣,不见一丝温情,高冷得像天外的仙子,只可远观,不可近聊。真要迷失在黑夜的慌张,它一点都帮不上忙。哪像热烈的太阳,即使把人烤得七窍生烟,也带着层层歉疚。

      中国人很是浪漫,把个抛家弃夫的嫦娥,描写得内敛而秀气。带着深深愧疚生活在月宫的地老天荒里,除了吴刚的桂花酒,姮娥仙子不知道会不会孤单得如桂花的枝叶,只看得见自己的影子?

      这样看来,中秋的月亮,何时圆过?

订阅
通知
guest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于英霞
成员
2017/10/10 09:09

不知道为什么,我更喜欢细细的弯月。至于满月,印象最深刻是有一年国庆长假旅游经过甘肃,一轮圆月挂在险峻的山峦上,马上想到那句“秦时明月汉时关”,不知今夕是何夕……

何兴容
回复给  于英霞
2017/11/09 06:37

我比较喜欢关山月的广阔苍茫之感: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3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