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与伦理(及如何转发或导出微信音频)

  在文章的开头首先感谢申老师 (@shiyi-shen)为我配插图排版找错字,每每想到发表一篇文章就可让申老师做我的编辑就很有冲劲写文章了。
 
  最近为全非老师整理了《道德经的哲学智慧》的微信讲座音频让我在峻茂社区火了一把,当时错过了全非老师的微信讲座直播只能辛苦爬楼的听,但又因为种种事情不能顺畅的从头到尾听完整,等断断续续听完又觉得意犹未尽还想再听一次时更是苦恼,因为每一句完了还得按下一句,最后萌生了要整合这次的微信讲座音频的念头。
 
  说干就干,先是想直接保存微信的语音聊天,没办法!那就转发然后用网页版试试,结果语音聊天无法转发!我郁闷了去,于是找度娘诉下苦。咦,为什么不找谷哥呢?哥在墙外,得翻墙才能找到太麻烦了,况且微信是国产企鹅家的何必去问外国的谷哥呢。
 
         度娘跟我说,知乎上有人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微信为什么不支持语音转发和导出的功能呢?”有知乎用户这样回答了:“马化腾是这么说的:对于单独语音转发的这项应用,在技术上实现非常简单,但对于执行的结果,语音被用于的情景却是个未知。一次语音会话,需要由多条单独的语音组成,按照顺序转发可以还原对话情景,无章法的排序有可能会让晴天转为阴雨,单独的对其中一条转发,就难免会存在“断章取义”的问题,无厘头的语音展示,没有前景也无结果,这就好比听录音猜电影名称,听前奏猜曲目一样。截取录音片段应用的时间、地点、场合不同,所暴露的问题也就会更多。”很有道理是不?
 
  我是觉得很有道理,有些时候IT技术不是可以实现就能实现的。微信不支持转发语音和导出的功能在无形中避免了欺诈等负面后果,我想在腾讯内部也经过了一段时间讨论的结果。回顾前几个月大家都很关注的快播涉黄案子,问题焦点在于快播公司有无意识去控制淫秽视频的传播,而不是IT技术是否有罪。相比之下快播的纵容导致公司的没落就变得理所当然了。其实不少互联网公司也是因为这样而没了,比如以前盛行的视频聊天演变成裸聊,比如现在流行的网络主播演变成各种无下限的表演,比如阿里巴巴和淘宝的假货风波,比如用微信红包赌博……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一个微小的IT技术可能因为大量用户使用而变得令人惊讶甚至于恐怖。
 
  可是我的目标是把微信里面的语音聊天给整出来啊,我必须邪恶一把继续追问度娘!度娘最终还是告诉我如何把微信中的语音弄出来,跟我有共同想法的人真不少,而已经成功的同志们还分享办法呢。其中有很多不靠谱的方法,也有邪恶的人故意用带病毒的程序伪装微信语音播放器等等,我过三关砍六将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嘿嘿,有点吹上天的感觉。
 
         我的办法是通过数据线把手机连接到电脑上,用itools这个软件打开手机存储上的目录搜索微信的语音聊天文件*.amr,按照时间排序找到上课期间的语音聊天文件导出到电脑上,然后用专用的播放器播放并且通过录音软件进行录制编辑,最后再转换成文件体积较小的音频格式wma上传网站。瞧,这技术并不困难吧,但是用在正道就是为善,倘若用在邪道上就是为恶,IT技术不是因为可以实现就能实现的,需要把握自己的本心去应用。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