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不惑

孔子四十而不惑,而我,则多惑。六年前举家移居多伦多,三年前又添幼女,工作和生活变化较大,所以难免纠结。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人一旦有点闲暇,总难免会回顾或追问一些平日价忽略的问题。于是在成人后才有了继续成长的可能。

曾写了一些散章,纪录一些自我追问的话题,以及一些反思。偶尔也有友人问及类似困惑,便转与之阅读。一来二往,以文会友,虽际遇各自相异,困惑则大体皆同。

而今逐渐稳定,思考反而稀少。看来人在逆境中,反而迎风成长。偶尔翻阅以前文章,若是放在今日,则莞尔一笑置之。我果不惑耶?幡然自省,我可能又停止成长了!赶紧集结以前的文字,继续探寻新的困惑去者。

时义2016初夏年于多伦多

 

目录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