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床

 打小恋床,定要睡饱,窝在被里就像团住块巧克力,融作糊糊,软软趴趴的,拎不起来,化不开去;早上能赖就赖,多一分是一分;假期就更不得了,昏天黑地不罢休,国宝(我母亲)拿我没办法,好在她从不暴力拖拉,常是柔声劝导:总得吃口饭再继续睡吧?端着饭菜凑到我嘴边上去,任我躲闪,不见放弃。这招对我有用,饿可忍受,牙不能不刷,所以乖乖爬起,洗漱吃饭。

更小的时候,这招也不次次管用,遇着白日梦正香的当口,我会招数尽使,连踢带蹬,躲闪遮盖,哭腔连连也不起,国宝没办法,饭菜热三次,再不吃她也就收场算了。

赖床就是耍懒,难得任性,婴儿样烂漫,公举般娇蛮,这样的日子可不会太多。长大后,学业也好工作也罢,诸事颇多,常不能饱睡,虽没人催促拖拽,想要好好赖个床,也毕竟奢侈。有些时候,好似刚挨着枕头就能瞬间入睡,沉沉的能持续十几个小时,赖着不起是种福气。

年岁渐长,可作的白日梦不多,赖床也变得没有诉求,耍赖的小孩儿成了懂事的大人,没了公举般的胡闹和一旁大人的连骗带哄,赖床也就索然无味了。尤其在春光灿烂的阳光里,飘摇而过的风都会配音:时光正好,起来嗨啊。

早起之后我发现好处多多,原来从容不迫是有价值的:当穿的衣服也不会换来换去坏了心情,当吃的早点也不会匆匆忙忙成了填充,当赏的美景更不会成了摆设,多看几眼,尤其敞亮,生活像开了花一样。要再多练练腿脚,翻翻书页,那感觉就像多比别人活了一大截似的,充实而满足;就连电梯都像自家配的一样,想按几楼按几楼,没人拥挤没人抢位,准备得妥妥贴贴的人生最牛气。

以前以为,日子舒服自然的任自己安排是个大福气。后来才发现,放任的日子就像长膘的肉,蓬起来容易减下去就难了,胀成个气球一戳就破。我们都高估了自己对抗惰性的能力,随心所欲的懒散更是回不去的18岁,过不好就糟蹋了,看着揪心。

有文章分享说,放任的日子总是很相似:睡到自然醒,吃着早午餐,看着小电视,吃着大零食,靠着沙发垫,枕着太空绒,握着遥控器;想着出去走走的时候,发现自己冷不丁胖成了笑话,颓成了个经典。这样的日子重复得无聊,单调得逼仄,大活人都被整成木乃伊,空洞着双眼,游离着躯干,失了人的鲜活气,少了人的悲喜感,不太有趣。

偶尔还是赖床,当是mark下公举般的傲娇吧,要是当成饭菜,味道也就这样了。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