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风

        我确信春天来了,因为这一阵阵春风。

        我能闻到风里咸湿的味道。我对风很敏感,只要它来,我就能感觉到。春天的风不一样,带着忸怩,只能在小街巷里被摸到。它不像夏天的风,像鼓出来似的一浪浪,赶集似的去蹚。也比不得秋天的风,带着一阵飒爽,明明已经飞过去了却还要回头敬个礼。更不会像冬天的风,混着狠劲儿,直白的灌透上下,像要打劫走你身上最后一毛钱才甘心。

        我喜欢春天的风,它特别含蓄。即使迎面遇到,也只含羞带怯的先低了头去,欲言又止, 不敢看人眼睛,半天也憋不出声响……直到涨红了双颊,才胡乱从兜里掏出点温热,往你手上一塞,慌慌张张的转身……待你回神,已似被暖洋洋熏过一样,懒懒散散很舒服,还带着点清新的味道,像打开了一扇大门,看到了希望的犄角,你只需轻轻推开,朝着未来而往就行。
 

        春天的风还很傲娇,不会大片大片的显摆。在大城市里,很少追踪得到它的身影。偶尔露头,只会在狭窄的小街巷里拍拍你的脑袋,或者勾勾你的臂膀,朝你脸上吹口仙气就轻轻袅袅的跑开。你只有下到旷野户外,拥着整面整面的天地才能见着它的盛开。那个时候,它又大方得要命,像只花蝴蝶一样绕着你周围扑腾开,变幻着各种姿彩跟你嬉戏。这时,你才发现,原来它们手脚伶俐却又敦厚老实;胸怀广博也婀娜多姿,真是既严肃又活泼的小妖精。

        风是春天的信号。它不比满眼里的嫩翠,转个街角就能看到;哪怕发了芽,也不能宣告春的来临。因为,现代文明太容易制造一场集体发芽,甚至是一阵疯狂的盛开。但仍旧像个骗局,没有涵养,也没有内核,只有虚无的絮叨和显摆,让人难分里外。只有风的勾引是实证,证明一场由里而外的欣喜和雀跃,向着朝阳,娇羞绽放。“春天已来。”再也不需要别的论证,你心里就能这么确定了。

        春天的风,不会骗人。它不像满场子里的钢筋水泥,看着高大,却不解风情。也不似满街里的东摆西设,看着斯文,却装腔作势,一派地痞流氓样。它不善言辞、憨厚老实;不喜谄媚、踏实本分。即使来到,也只静悄悄的告诉你:拂一拂脸面,摸一摸发梢,吹吹脖颈,揉揉肩背,直到你全身的懒洋洋都被唤醒,迷蒙中确定:春天来了,真好。

        春天的风最会酿故事。能把日子尘封住,熏成佳酿。每次打开,扑鼻而来的香味儿能把人带到任何想去的过往。每年的四五月份,春风登临南国,把家乡的柔美晕染开,就召唤我们这些游子回家看看,看它的现在和旧时光。春天的风又暖又缓,它会游说满岸的杨柳当使者,舒展开最美的身姿,敞开最真的胸怀,温和的愉悦街眼里的人。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沉思,思念风里的旧人,思念春里自己的年少时代,也思念那些不明就里的惆怅和不明不白……

        2018年,春天来了。虽然它只派了一阵风从后面通知我,但我是确定的。都不给我回头望望,双手作揖的机会,就这么轻飘飘的又走了,弄得我又开心又难过。还不能把思念打开,就要有模有样的在春天里耕种。
 

        我喜欢夏天,但爱着春天的风。这也不矛盾。
  
  

订阅
通知
guest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申时义
2018/03/29 02:50
1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