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多多的一些“没品”的事儿

  以前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以下的那些恶劣行径。后来,我认识相好的后,他一直语重心长地教育我,要做一个“有品”的人。这时候,我才愕然发现,世界上居然有那么好的一个词语,终于可以为我所用,那就是“没品”!发现这个词后,我兴奋得好几夜睡不着觉。
       在这里我要郑重申明,我写这篇东东,绝对不是恬不知耻,把肉麻当有趣,拿丑陋当光荣。我申明我对我下列行径非常的不齿。我将痛改前非,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真正意义上的纯粹的人,我将为成为一个有“格调”的人而不懈努力。

 

1、 我曾勇当“无耻的看客”。在鲁迅先生笔下,“看客们象无数被提着脖颈的鸭”,充分曝露了国人的劣根性,我不可抵赖地具有这样的劣根性。就在前天,我下班途中经过大修的文三路,两车刮擦,在路边吵个不休,边上的交警麻木地看着他们吵架,我恰好堵车于此,便摇下车窗认真的欣赏起来。不晓得过了多久,只见交警突然手指头点着我朝我急奔过来,看样子要过来抽我。“啊,看什么呢看这么认真?你看看你把这路给堵得?”我吓得一激灵,呼啦一脚油门踩了就跑,这时候前车已经开到下一个红绿灯处了。5秒钟后,我在车里莫名其妙地哈哈大笑。除此之外,我还围观过打群架多次,我以前以为打架时候打得鼻青脸肿是电视上演的,因为我经常摔跤,摔过的地方通常第二天才会有乌青,后来看得真切,知道一拳打在眼圈上,确实是会立即变成熊猫的。现在,经过反思,我认为我这样一个看上去斯文乖巧的三十出头的女人,骨子里喜欢这么干,确实挺“没品”的,所以我打算戒掉,重新做人。

 

2、 走路吃东西。这是他明确指出的做人不能干的“没品”的事情的典型。我以前和捣蛋在清河坊当街吃羊肉串吃臭豆腐,边吃边聊天边吃边走路,觉得很爽。那天我夜游经过一个路边馄饨摊,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在小天鹅工作的时候,我们的总经理半夜从外面跑进办公室,一边冷得哆嗦,一边说:“我刚经过一个馄饨摊,好想上去吃一碗啊,又觉得不妥,被人看见不太好。”当时我觉得丫太装B了,现在仔细想想,确实不妥。

 

3、 公开说粗话。内容包括生殖器,跟生殖器有关的动作,以及一些不雅的用词,如:“那还搞个毛啊?”没品!实在没品!令人发指!

 

4、 恶搞图片。我PS图片是从QQ上流行发图开始的,渐渐觉得别人提供的图片不够贴切,用的不爽,所以开始自己PS。我恶搞过响风的照片,恶搞过辛儿哥哥,恶搞过老胡子,最严重的是恶搞过自己的照片。我把自己最喜爱的一张在海边托着寄居蟹的照片改成了托了一陀大便,在灿烂的阳光下,面对便便,憧憬地微笑~我把另外一张侧脸照片改成了党卫军像,搁某个时代,我直接就可以被拉出去毙了。这样离谱的事情,在这个和谐时代,只能用“没品”来形容,太没品了!

 

5、 不忧国忧民,且对弱者没有表示深深的同情。对刚刚发生的温州大火麻木不仁,被严重批评了。痛定思痛,觉得还是“没品”,很是自责。不仅如此,我还经常威胁公司业务经理,完不成任务把他送到隔壁金碧辉煌夜总会去,时常威胁他们要将其送到苏宁天桥底下,和跪着乞讨的老爷爷作个伴儿。对于这些我表现出来的没品的行为和言语,我深深的自责,我觉得我和我老祖宗一样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可以善良地对待绝大部分的事情,那么也应该说有品的话做有品的事。

 

6、 话多啰嗦,引发争执。我以前不知道喋喋不休也是件“没品”的事儿。现在明白了,不该说话的时候最好少说或不说。我最敬爱的小企业家颜滨先生经常说:“人身上的器官,双器官的要多用,比如耳朵要多听,眼睛要多看,手脚要多运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单器官的要少用,嘴巴要少说,话多无益。哪个啥啥啥纵欲过渡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可见,道理我早就明白了。只是要做个有品的人,竟真的要从点滴做起。我决定以后差不多就不说话了,谁说话谁就吃驴粪球。

 

7、 喝酒抽烟骂人。倘使是公的,也罢了,可作为一个母体,我回到老家,母亲都说了,你还像个女人吗?又抽烟又喝酒。我母亲木有文化,倘使有文化,早晚也要说我“没品”。我看我还是趁早收了得了。

 

8、 偷听隔壁老外的声音,没品。深夜,每一听到隔壁发出“oh yeah~”的惊呼,我便自动调低遥控器,更为不齿的是,我竟将耳朵贴到墙上确认过,太没人格了。说完这件事情,我都不好意思见到明天早晨的太阳。

 

9、 厕所里看书。这是我要说的最后一件令人发指的事情。如果说前面几件事情是“没品”,那么这件事情简直是“没品中的极品”。我喜欢一个人躲在厕所看书,前些年我很执著,在厕所只看《读者》杂志,久而久之,产生了依赖,倘使到了厕所没有找到杂志,我能穿好出来找到后重新进去,没有新的我看旧的也行,但如果连旧的也找不到,我就便秘。后来《读者》换成了《国家地理》,但该死的这本杂志后来广告越来越多,书也越来越厚,有时候厚重得我捧不动了,只好再觅其他书。我曾试图在家里的洗手间设计图上画上一个小号书架,以满足我厕读的需要。我甚至一度认为,这样的想法极有创意,顺理成章。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我被吓到了。那天我相好的来,走进洗手间,旋即出来,手指头颤抖地点着我:“陈正英,你这个人没品啊真没品啊。亵渎先人,亵渎先人啊~~啊!!!”他看见我把小波的《黄金时代》摆在厕所了,差点当场晕厥。倘使说在之前,我虽然虚心接受屡教不改,常常认为,人偶尔干点没品的事情也没啥。可这回搞大了,没品再加上亵渎先人,使我深觉无颜面对先人,我陷入对人生对人格对过去对将来的无限迷惘之中。我只有祈求先人的谅解,在我的书架上,我惊愕地发现,我爱读的几本书,竟都是“先人”写的,亵渎先人比起侮辱世人来要严重和恶劣多了。如厕VS看书,我该何去何从?戒书还是戒厕,我该如何抉择?

以上种种,种种的种种,挥别的种种挥不去的种种,也挣扎也牵挂也不是办法, 今天涯明天又天涯, 狠狠一巴掌忘了吧~~~~

 

(2007年12月14日)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