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乖小孩,但也没想过要逆天

总的来说我应该可能算是个乖孩子,只是叛逆得有点晚、持续得有点久而已。没办法,小时候被压抑太狠,爆发起来更爆炸。

 
看到圈里“多爷”霸气的抖露当年挨过的打,受过的虐,那份威武啊,羡慕得我流口水。相较之下理解了特蕾莎们说我:你没挨过打,太顺。当时不服:顺也是自己努力争取来的,所有的付出和煎熬一样不比别人少,有时甚至超负荷。

 
现在的理解是:乖巧讨顺的话,那我算是顺的了。从小到大只挨过国宝(我母亲)几顿毛竹枝叶的抽揍,少被骂;按时上课放学,遵纪守法、安心读书,学校里没被打骂过;工作后虽辛苦,作息不规律,好歹按时按质完成任务,没被当面骂过。好吧,这样看来,确实少皮肉之苦、没受过精神打骂。有个相熟的职场前辈曾说过我:这么简单一小孩,能逆天到哪里去?

 
乖巧简单不意味着没有“造反”和“叛变”的狼子野心!当然了,这么多年下来,我发现祖国教育是有成效的,咱变不了大坏蛋,成不了造反派,顶多踢踢被子掀掀床而已。

 
那些逆天的举动,心里想想,捂成了“梦想”揣在怀里,偶尔猫抓下就痒痒。不得已的就化作了叮叮当当、花里胡哨的挂在身上了,从头到脚,不是折腾怪异头发就是戴戴夸张戒指手环,或者穿上左右不同的露趾鞋。所以,早些时候有个领导命令我取下亮绿亮绿的大扳指,苦口婆心教导我:别做怪,别染成金黄爆炸头到处晃,别把自行车骑到公司楼上楼下跑,别左脚右脚鞋子都不一样,别穿着超短热裤写报告,别身着五颜六色当画布,别迟到了还义无反顾走前门……我当时真的暗下决心,改头换面,还特意把另一个黄灿灿的玻璃板指取了送给领导,恳请他代为收藏、督促我及时改正。可惜啊可惜,我改进得有些太缓慢,以至于我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想改还是不改。所以,即使到了今天,集团大会上瞄着他,我还是会做贼一样边上蹭着走。

 
多年前,听说除了我入门导师,我是第二个在集团内部大会上作为着装的反面典型被拎出来打靶的,听说义愤填膺的某位领导看见我骑着单车在办公室里窜荡了……当然了,我也只是听说而已,毕竟没人亲自过来勒令我整改过装束,这么多年来,没有一次,有行政部的同事过来通知我要改改着装啊!不过,自从这个“听说”以后,每次见着那个“听说”里的领导,我再也没称呼他X总了。还算校友呢,一点都不仗义!要不下次我骑到你办公室门口去……

 
我当然没有这么做过,乖乖把车锁在楼底下,再也没骑上去过。后来,有过几个同事问我骑车上班的话,车子放在哪里。我特别细致的领着他们看了存放地,还介绍了关系好的保安给他们争取关照……以后,我就发现公司里骑自行车上班的人越来越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家早就想骑只缺人发起,但这种绿色环保的好现象毕竟是个好事,况且多了些盟友,心里会更温暖些……

 
我不想逆天,只想告诉他们,我不是乖小孩,哪怕看起来很听话,但真不愿意永远乖下去,我有观点,很想表达。重点是,我认为它们有价值。

 
有次聊天,年轻时个性十足的某位领导说:你要记得,你现在对着别人做的事,将来可能也会有人这样对你做,你愿意那样被对待吗?那会我跟当时的上级发生冲突后抑无可抑做了个暴力事件:我朝他扔了个计算器,摔地上了。我当然不愿意这样被对待。所以我道了歉。这事我铭记在心,指导了我接下来近五年的转变,从里到外的要求。这种发自内心的深刻想法会促成变化,我特别感谢那位领导。至今见着他斯文而至,都会致敬招呼。个性如他用最朴实的方式教会我一个简单到爆炸的大道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尚记得跟他约定:学会了倒立,要当他面示范,可领取奖赏。

 
今年吧,2016,我要倒立。教练说,那很容易,我姑且当他可信吧。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