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危机的救赎——斜杠起来我们的备胎

前段时间,朋友圈流行备胎的传说。

如果一个可能永无可能取代正室的备胎需要花费十多年年去打造的话,职场上征战的我们是不是也有必要多点忧患意识,早早养好自己的“备胎”呢?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刻意去想、刻意去做。

我不赞成在工作中耍滑头、偷懒工,因为这样没法锻炼出真本事。该拼命的时候一定要全力以赴做好手头工作。但是,我们所处的时代变了,留给一代人的职场危机来得更迅猛更激烈。工种的变迁很大,工作的技能升级换代也快,工作不再是“铁饭碗”的保证。今天吃香的行业,指不定哪天就消退了,从业中的人怎么办?一茬茬的被裁掉?裁掉之后怎么活?当然了,留给我们这代人的机会也很多,长尾需求向纵深发展,个性化需求带来个性化工种,以前看着不靠谱的谋生手段,现在都能活得正儿八经。需求多元化,满足需求的服务也能多元化,工作机会和可能性变得无限广大。大量“备胎”转正,是看得见的事实。

勤劳的人是饿不死的,但别只靠一种勤奋活着,那样的活法可能稍欠点底气和游刃有余。

此文就闲聊下职场中后期的两次危机,看看有哪些思考。

职场的第三次危机应该是在工作五到十年左右。做到经理老总级别的有了心旌摇荡的机会。要么是被挖墙脚,要么是被新机会吸引,要么是被重复的缺乏挑战的日常给推动……这个阶段的动荡也比较大。总而言之,我觉得这个阶段的动摇跟开始的“预期差”、“规划差”产生的原因不一样(详见系列前文)。很多时候是被一种“理想差”驱动的。怎么说呢?做到一定级别之后,能力到位,收入到位,角色到位,人就会想:“是不是一辈子就这样了?”回忆起最初的梦想,很多人萌生一种“再不追逐理想,就该老了”的悲壮感。到了这个阶段的人,基本生活有保障,也容易心生一种“为了理想再闯一次”的冲动。他们可能不是对现状不满,只是期待能距离心目中理想的未来更近一步。这种情况是主动的。有没有被动的呢?也有,比如说遭遇减薪裁员、职场斗争之类的。但是,人在这个阶段的转型换跑道是需要极大勇气的。因为沉没成本更大,风险挑战更多。不管主动还是被动,最终都是场“为了理想”的义无反顾。不然,他们可以降维选择,而不用纠结于去闯更有前景更广阔的事业。

我想,很多人可能并没有为此做好充分的准备。顺境时,人容易信心爆棚,以为一切都是永恒。很少有人会去思考打造备胎。逆境时,人容易悲观封闭,以为一切已成定数,也很难看到更多的机会和可能。

所以,让自己有工作之外谋生的手段,是需要早早做考虑的打算。这就是“斜杠”的价值所在,相当于在本职工作之外打造好一个好用的“备胎”。我觉得工作稳定之后的五年之内就可以做准备。这些准备可能很多人也在做,但意识上没那么明确,也缺乏系统的规划。很多人会从兴趣开始,业余时间插花、摄影、学英语,还有的会报专门的培训班,例如财务的、营销的、设计的、心理学的等课程。这些技能在现在的商业社会是能变现的。可惜的是很多人未必真会把它们当回事。心里的障碍也是有的。例如,“这能养活自己吗?”所以,大部分人学就学了,也没怎么当回事。

这中间最大的问题在哪呢?在于我们的投入。精力放在哪里,哪里就能开花结果。只要全心全意的投入,工作又是最不太可能被辜负的地方。所以,如果我们想做好做成一件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要投入时间、精力、耐心、聪明才智。大部分人会发现,应对本职工作已属不易,何来多余的投入给业余呢?更何况还要处理家庭、社交、孩子、老人等各式各样的问题,简直是分身乏术。相信很多人都能理解这一状况。但是,如果我们设想一下,哪天,自己猝不及防的接到了“降薪裁员”的通知单,意味着本职工作的一切都将降维或归零,我们还会对业余投入有这样那样的顾虑吗?哪怕仍有顾虑,会不会考虑一下奋不顾身赌一把也不错呢?

我们可以设想最坏的处境,但报以最乐观的心态。因为在一个复杂的社会机器里,永恒不变是不存在的。既然看不准,留不住,为什么不把自己打造得更有弹性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多分余地,多分洒脱。996的按部就班是值得欣赏的,其他的精准精确也是值得佩服的,但像个弹簧一样,可长可短,估计是大部分人所向往和羡慕的。我也觉得富有弹性的思维,拥有弹性的选择是蛮好的。所以,我主张“斜杠思维”,推崇“斜杠能力”。不仅在本职工作上要培养多种技能,更要在业余时间里有计划有选择有耐心的做好“斜杠”的事情。它不是三五天,也不是一两年,它可能是三五年,甚至五到十年的坚持。这条路,可以考虑可以走的。

有关“斜杠”的想法我会有专门的成文,希望有机会交流分享。在应对职场危机的环节里,我觉得它是个备胎,值得花些时间和精力去了解,去行动,去积累。

职场的第三次危机,我觉得除了行业内换跑道、跨行业换跑道,甚至自主创业之外,“斜杠”是个不错的应对机制。

职场的第四次危机估计很多人没机会去经历。因为它至少发生在工作之后的十五年及以上。会遭遇这种危机的人,大部分是做到了很高级别的老总了。尤其是做到公司顶级职位的精英们。我对此没什么发言权。但揣摩着写写观察到的现象,权当闲聊了,不必当真。当真了也不能找我麻烦哈(玩笑)。

这个阶段的危机,应该跟人的“价值实现差”有关系。做到这个级别的精英们,面临着更复杂的对内对外环境。挑战的是终极价值主张及实现。通俗的说,他们基本上是一动牵发肤的级别了。在公司里,他们的一言一行都会被反复揣测,他们的每个决策都会被关注和期待。所以,这个阶段的他们,越发的隐藏起了真实的自己。所作所为,均围绕着公司利益、集体价值而定。很多人沉默寡言、沉稳妥当,显得权威、有力。但从个体的生存价值来看,他们未必真幸福。工作上,除了极大的权利欲得到满足、丰富的成就感得到安放之外,事业带给他们的压力和压抑可能更多。这个时候比较委屈的地方在哪呢?在于,“何处诉衷肠?”没人可说,没人可讲,只能自己消化。

这个阶段离职的人,有的去做公益,去暴走沙漠,去扶贫助学;有的重回校园,重温故里,重拾少年心性的浪迹天涯,或者欲归佛门……如此等等。这是生而为人对于自我价值的终极探索。也是马斯洛需求的顶级诉求。

我还没活到那个层次去。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化解这场危机。有人选择离开,有人选择煎熬,有人选择分裂,不一而足。我看到的是人的善、人的爱,甚至是更博大的宗教之爱,让人安心。我希望人人都走到这一步去,但也知道这只不过是场美好的愿望而已。如果能选,一开始我们就选了这个,岂不是最好?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修身与成长, 效率与效能, 文学与休闲, 连载与故事

相关文章

这个叫许晴的女子

作为演员,表演过很多人,却从未真正的呈现出自己。这次,她实现了。人过半百,幼稚也罢,世故也行,关键是,你敢认吗?你敢认,我就敢服。这何尝不是一种勇气?不就撒个娇嘛?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