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

         国宝(我母亲)只要跟我小姨在一块就有唠不完的嗑,辩不完的理,就连炒个菜都得两将相争强者胜。目前来看,国宝在厨房是绝对干不过小姨的,我们集体投票,把她拉下胜者宝座。为什么呢?因为她做的菜,既不好看又不好吃,还老重复,我们反抗了N年,这下通过对比让她乖乖就范。人家认是认了,却未必服气,绕个道儿,照样把我小姨治住。
        缘由是这样的:小姨爱玩游戏。一把年纪的人了,得空就在手机上斗地主、点泡泡,垂着个脑袋,吊着个脖颈,眯着个小眼,笑得贼眉鼠眼的。国宝是谁啊?是个保养狂魔啊?哪看得过小姨被现代化的魔具一遍遍诱惑,一点点辐射,一天天催老?
        于是,只要国宝发现小姨偷玩游戏,就会不遗余力地夸大她的眼袋,放大她的肥胖,数落她松弛的皮肤。一次次下来,小姨说:“我现在拿起手机都手抖,怕你妈看到了又唠叨。” “这对你有好处吗?”“有啊,不玩手机身体好,皮肤好。可是不玩又上瘾。还是你妈能治我。她说多了,我就玩得少了。”
        国宝的理论是:休闲也要健康化。没事跳个舞唱个歌游个泳压个腿按个摩拉拉筋,别老惦记着麻将游戏和打牌。对身体好的事要多坚持,对身体不好的事别沾边。
        小姨的观点是:你妈说的都有道理,可我就是想玩手机想游戏。咋办呢?她说多了我也怕,但还是要偷偷摸摸玩一玩。趁你妈午睡,我能多玩一会儿吗?
        我能说什么呢?一个玩物入魔的长辈,一个恨铁成钢的姐姐。我谁都不帮,帮谁都不好。只静静欣赏她们姐妹倆各自的美:小姨豁达,索求不多,活得率性,但难免粗心;国宝精细,要求甚高,样样得当,却带来压力。小姨无拘无束活得四平八稳,不跑调也不溢价;国宝则十全十美得累惨了自己,驱压了旁人,我硬生生被她鞭策成了一“精神劳模”。
        小姨说我骨子里像她,只是遇到了一完美主义的老妈,才变成了左右都沾;国宝说我本来就得她遗传,活成哪样都不易走型。毕竟都是血亲,说得头头是道,句句都夸自己功劳。
        看着她倆相映成趣,这画面太美好多年。这姐妹倆打来打去都把对方打成了自己的话唠,估计会继续这么打下去。在我脑海里,总记得当年她倆一左一右忙着给炒辣椒酱,方便我带去大学解馋。冬天的节日里,围着火炉,里里外外,一呼一应,炒得热火朝天,装罐压箱,火辣辣的一坛酱,够我吃上一学期。那会儿,每尝一口,都带一股思念,吃完了也差不多可以回家见面了,真好。
        多年过去,小姨养大了女儿,做上了外婆,也带大了外孙。每次见面都会认真的问我什么时候给个机会让她帮我带孩子。用她话说:“你妈力气没我大,我帮你抱娃,她负责帮你看家,我们一块儿吃吃饭饭聊聊天看看电视打游戏。”
        我家国宝表达得没这么接地气,轻幽幽来一句:“保养身体,保持健康,随时准备好带出个漂亮的美娃娃。看把我家宝贝们从小照顾得多好。这个我有经验……”“妈,妈,我饿了,想吃饭……”
        我祝福这姐妹倆永远年轻貌美,举世无双下去。哦,这话说错了,她倆还有个老姐呢,说好了两人下月去探亲。这三姐妹花儿一块,画风保准又不一样,故事太多写不完,留着慢慢看。在我看来,个个精彩,朵朵花开,真美到骨子里去了。
        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感谢那会儿党的政策:没实施计划生育,兄弟姐妹好多,热闹不已,故事不断,越讲越有劲,缺了谁都不行。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家庭与生活, 文学与休闲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