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复杂恐惧的极简人生

对我来说,乔布斯的伟大在于他启发了我的“极简美学”。在我看来,苹果的简单和极美并不是功能层面的颠覆,而是哲学意义上的创举。

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得变态的环境里,消费主义制造出千奇百怪的“彩蛋”,供我们吃得半死。功能性的纷繁掩盖了哲思,越复杂我们就越怯于探索。任凭焦虑左右思维,填充生活,让现象成为常态。至于本质是什么,我们要么躲藏,要么虚张,反正都不怎么理直气壮的“清醒”。既然大部分人都这样不明不白的装愣,糊里糊涂的潇洒,多醉一些,醉久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就这么复杂着吧,日子总会过去。

这么真真假假的醉着,并不见得有多么心安理得,我们依然没有停止过于人于己的思索,有些可能深刻,大部分却比较糊涂。祖先创造一些语录安慰大家,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随心所欲,我不知道有几个真会活得这么理顺,老得这么自然。冯唐按理应属不惑阶段,却只搞明白一件事:不要像走过的日子那样好强而执着。至于其他,则仍旧迷惑。可能在于冯唐自己,虽则聪明,却难智慧?环顾四周,有多少个冯唐呢?

驽钝如我,聪明不够,智慧难谈。于是,在自知归于俗类的那天起,就下定决心做个好学徒,苦作舟的驶过万水千山,作逍遥的看云起云展。董卿引语曰:“我可能永远长不大,但一直在成长。”甚是认可。于是,想痛了脑袋,我也要弄明白复杂人性和场景里的原理,聊以“醒酒”。看书也好,聊天也罢,我总是一本正经的找寻“本质”及其所指引生活的另番模样。有时过于严肃,呆子一样的傻气,难免可笑,偶被讥讽,则是摔倒又爬起,写下又擦除。

好在,有些收获。

我以前不明白,复杂的背后藏着巨大的恐惧,它是一切无力的根源,也是所有嘈杂的背景。因为,人本性害怕不确定,稍带复杂,人会本能逃避。再加上人人自认聪明,会找借口,千奇百怪的解释让事情偏离本质。于是乎,越看越复杂,越琢磨越可怕。被恐惧搅浑头脑的时候,何谈行动?止步于前的懦弱,人就如拉着老磨的驴子,转不出去,也停不下来。这样的暗无天日,本就是种巨大的恐惧。一切理性,葬身于中,蝼蚁般贪生,追逐的都是些细枝末节。触摸不到本质,点透不了核心,看到的都是复杂,存留的都是害怕。

这个道理,我最近才想透。李善友倡导“第一性原理”,也是劝诫大家,大道至简,百川归一。我目前没有那种学识和积累,可以轻易找到藏身现象下的“第一性原理”。但是,一旦明白困扰我们的是些现象,并非本质,就轻松不少。因为这意味着,我们看到的是些烟雾弹,真相还藏身在汪洋大海,驾船而往,就会不期而遇。害怕风浪?哦,那只是因为还没靠岸。

这样一来,极其简单。所担心所焦虑的,是些迷雾,没有意义,不必困扰。乔布斯找到了“极简”,他通过华丽丽的产品表达出来,一键即天堂。那怎么可能只是颠覆呢?明明是略过了繁琐的功能和恐惧的谨慎,直达人性啊。一条通途,没有分歧;归一,到底。那个极其圆满的“Home”键,用不着升级,也无法变异,它就是本质、核心、彼岸。花开灿烂,恐怕连乔布斯自己都无法简之再减了吧?

作为一个“谨慎的想太多的善良的傻孩子”,思及于此,反观生活,也生困惑:为人处事,想到多少才不算多?表达到何种程度才算恰当?展示到何种程度才算得体?娱人娱己,累人累己,总得有个度吧?可惜,众说纷纭,没有答案,伪建议多如牛毛。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是门艺术,关乎智慧。

既然它发乎心,止乎历,成于悟,玄乎得无迹可寻,那咱就给点耐性,来日方长吧。指不定江湖几十载,偶遇一荒野呢。如果在那天到来之前,咱能多些自在,少些烦扰,心静如水,心明如镜,也是种修为。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