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小眼睛

       一如很多小说开头,认识小眼睛,是在2003年,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一般故事叙述的浪漫桥段,画面上,我应该是在惬意地喝着午后红茶,翻阅今天的股市行情,看看深沪指数,道琼斯指数,恒生指数,日经指数什么的,反正该有的指数都给整上。
        拉回现实,却是在嘈杂窒息的广州天河北,某大厦20楼的某个龌龊办公室,我一边啜普洱,一边意淫自己正在丽江,享受那种阳光打在腿毛上的感觉,看着属于别人的美女在自己面前川流不息,遍地丰乳肥臀,是处春色无边。
        小眼睛就是在这个时候,跟着一位兄弟走了进来。
        小眼睛进来的时候,我正从对美女的无限向往中抬起了头,相当郁闷的发现面前闪过的,是两个男人。
        小眼睛走在后面,拉着一个拖箱,身上长袖深色衬衫,腰部以下我没看见,腰部以上系有领带,头发有些乱,戴眼镜,没有跟任何人招呼,行色匆匆地冲进了一间小办公室。
        若干年来,我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这个瞬间,犹如我其他很多事情的第一次。相信他已是不记得了,坦白的说,我之所以这么刻骨铭心,最主要也是因为这两个鸟人的经过,打断了我对美女的无限遐想。
        后来才知道,那天他进来时那么酷,并不是因为他拽,也不是他低调,纯粹是前面的兄弟没有介绍,小眼睛还是有些腼腆,完全可以证明他发育时候,既没有经过陈安之的培训,也没有做过传销。
        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他跟那位兄弟,几乎一夜未眠,谈资本运作,谈金庸,谈两人都关心的东西,一时大呼小叫,引为知己,性情中人已是初见端倪。
        后来还知道,其时的小眼睛,是上海公司营销总监兼西南区总经理,而我只是广州分公司销售部的筹建和负责人,因这个职位差距,导致我们那次没有太多认识和交流的机会。
 
        当时我们服务的教育集团,在那位美丽年轻而疯狂的CEO带领下,雄心勃勃想打造中国第一家在美国股市上市的教育概念公司,挥舞着风险投资商的大把美金,几乎是一口气,在全国建立了十八家分支机构。
        小眼睛加入时,公司还只有北京和上海两个狭小办公室,小眼睛负责上海公司的工作,并协助CEO和另外一位海龟高层一起,做VC的商业计划书,融资成功后-据说是中国教育界第一笔大额风险资金-任上海分公司的副总经理,从此辛劳异常,官运也亨通。
        筹建成都机构,筹建重庆机构,筹建昆明机构,深圳机构参与筹建等,一番冲杀下来,就任过西南区总经理,中间还负责过华南区、华中区一段时间的工作,离开前任集团公司总部执行副总裁。
        很有趣的是,这段开始于上海,终结于北京的职业生涯中,小眼睛成了我们集团公司唯一到过全国所有近20个分支机构的人,就连我们CEO,也只到过十一、二处。授予他最受欢迎奖,全国的各地同事都不会有意见。
 
        离开这家公司后,听说小眼睛很失落过一阵子, 仿佛蒸发了 ,估计是对理想幻灭的一种追逝. 在高层出走的纷乱时代,只有他战斗到最后,而且据我所知,也只有他是真正理解并执行集团公司使命和追求其愿景的. 毕竟,千万美圆的风险资金, 本来可能就是因为他们的梦想和执着而投入.
        而且,对于我们公司当时多如牛毛的繁杂产品,是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很多产品从引进开始,他就亲身的参与其中,这点让我当初跟他接触的时候很是惊讶,我当时还真想不到,他怎么会对公司这些产品都超熟?后来了解他在公司历程后才恍然大悟的,他的走,至少从我看来,单从产品上说,对公司都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所以小眼睛曾经的失落, 我是理解的.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估计也是在总结和重新振作. 听说在家乡创过业,终因地方太小和观念相对落后,容不下他的思路和发展,早早结束了这段创业历程。再后来也历经不少坎坷周折,直至成为现在领导力领域的培训大家,可谓是一波三折,尝尽人间冷暖,痛彻世事百态。
 
       相对于小眼睛,我比他晚入公司2年,也晚出大概一年,开始于广州,结束于深圳,中间筹备并负责过汕头分支机构,我和他的交往,是在我负责汕头公司期间开始的。
       这段交往从第一次深聊我就惊诧不已,惊喜于那种投缘,如果是异性,简直可以用奸夫淫妇,或者一对狗男女这种亲切词汇来形容我们当时的如胶似漆。
       随着接触的增多和深入,小眼睛的许多特点,逐渐让我一一知晓。
 
        这是一个极其聪慧的家伙,大学一年级就通过英语四级,二年纪通过六级,半年时间就学会了法语,后来做讲师也是无师自通,并且做的有声有色,悟性也可谓十足。
        法国MBA和法语学习的经历,也造就了他浪漫优雅及关爱的一些性格和爱好,从他念念不忘的小王子,到了如指掌的圣经故事,甚至作为一个还算虔诚的基督教徒,小眼睛总是感怀人生的美好和感动。
        亦喜欢在爵士乐的蓝调酒吧中轻烟细语,拿起电话忽而普通话,忽而英语,忽而法语,忽而云南话的跟人小煲一阵,当然,我知道电话那头总是同一个人,才能这样配合上,这点,是很值得赞赏的,浪漫的男人多,浪漫却不花心的男人,很少。
        如果单单是这些,我想我跟他也成为不了好朋友。因为,江湖上除了秀才,还有武夫,我是不能总小资的那种人,有时候需要用对付武夫的方式来跟我相处,才能让我觉得有共同语言。
        小眼睛无疑是这种游走于小资与无产阶级兄弟之间的性情中人,一个既可以优雅或高雅,又能经常把好朋友爽快直呼“兄弟”的人,很可贵的是,在他成为讲师后,也没有因为保持那份所谓的师风而装B,依然是兄弟来兄弟去的,让江湖上的老友们听的亲切。
        夏夜大排挡光着膀子畅饮啤酒,冬夜就着狗肉火锅下白酒,在那种迪厅式酒吧里冲上台狂扭,在KTV中高歌催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小眼睛同样可以做到相当自然的适应和投入,我想,他本性中的那份洒脱和江湖,是不曾被抛却的。
        这个世界上雅俗共赏人很多,双重性格也几乎人人都有,但能到他这个水准的是不多了。能够对金庸笔下的各路人马倒背如流,分析得激情彭湃、头头是道,又能把小王子,圣经,道德经委委道来的人,算的上是人物了,更别说他抱着英文原著啃情境领导知识的情形。
        说到读书,小眼睛可以说是为中国的书市发展贡献了不少银子,基本上逛书店买书的次数能够与女人上街买衣服的次数打平。买书多,看书多的其实是不少,我更为欣赏的是他买书的动机,挑书的方法和看书的技巧;
        作为一个在领导力培训领域真正具有实力和水准的一流专家(相信懂得培训,并听过他和其他这方面课程讲师的人会有同感),他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靠,我发现自己不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走,兄弟,我们去书店。这种可怕的学习欲望,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的讲课老是有新东西,为什么我们在一起讨论的时候,几乎每次他都会有些让我恍然大悟的新知识点,为什么曾经多次想写书的他,会突然感叹说大师们的书写的太好了,我不写了,除非我能有新的东西、观念或者更实操的案例积累。
        至于挑书看书的技巧,一直让我受益非浅,其中的一些方法我后来在倒卖给别人的时候,常常能赢得崇拜的目光,每每这个时候,我都暗暗祈祷,幸好他没有在我身边。
 
        在我们曾经共同服务过的那家公司,负责任做过的管理层,基本上都是累不死,跑不死的工作狂人,当然,放松的时候也都是很能玩的,算是疯狂工作,疯狂生活了,公司那时候的口号是:“enjoy learning ,enjoy life”,是不是享受我到现在还很迷糊,只知道那时我们真的是沉浸在创业的激情与豪情中,完全是关注心理成就的理想主义者,对于生理的辛劳根本就没有感觉,包括报酬。至今我还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我在那里服务的几年中,竟然没有请过一天假!就算今天我自己对自己说这事,我也不会相信,那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啊,我想,不去谈论事业成败得失,也算是一种历练吧。
        在这一方面,小眼睛也是一样的,并且比我更久,其中的辛苦只有自知了,或许同属金牛座的我们,摊上了这辈子的辛劳奔波命,还是认命好了。人家都说,当你不能反抗的时候,就享受它吧。所以那时我的座右铭是:被生活强奸的滋味真他妈不好受,就算做鸡也只能先躺下来。现在想来,我那时其实是自我悲情,因为,我是自己愉快被勾引的,并且甘愿保持通奸的关系。
        小眼睛在那个过程里面有很多经典的辛劳故事,在公司早已经传为佳话, 不说也罢,说出来,心酸一箩筐,过去了,或许他和我都更愿意埋在心底,谈笑间,一切灰飞烟灭。纵使在很多同事离开公司后怒骂连篇时,我们也保持着对公司的一份感情,虽然理解同事们当时的心情,但是,在私底下,我们总念着公司的好,感谢公司给我们的平台和机会,我们在付出的时候学习到了很多的东西,并为公司的一些错误的决策和管理模式心痛不已。
        这种心情是很真实和真诚的,或许别人这样跟我们说我们也会觉得很肉麻和矫情,但是,我们确实是那样实实在在想的,也有资格那样说,因为即使从同事们的那种损失衡量标准来看,我们是远远多过很多人。
        还有一些辛劳的事情是人为因素,也是我很抱歉的那些事情,比如有几次在汕头培训期间,我每天都把小眼睛折腾到只睡2-3小时,第二天,他还要讲课,最疯狂的是连续5天这样,不知道那段日子我们,特别是他,怎么熬过来的,我白天还可以瞌睡,晚上也每天比他多睡一个小时,但是他是要坚持在讲台上站一天。这样的事情确实是过火了,对于身体,也是很不负责任。这种事情,现在是基本不会发生了,可是能从中看出,他当时的受折磨能力有多强!
 
        还有许多关于他的事情,未必能在这里全部回忆和展开,这里所写之我所认识的小眼睛,只能是我接触他这段时光的部分记录,很多的优点难免会遗漏,当然,也有他的不足没有提及,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提升空间,对于他的缺点,我也是需要严肃指出,那就是:一、对自己的身体不负责,有时候工作废寝忘食;二、对自己要求过于严格,为党和人民的培训事业过于鞠躬尽瘁,常常工作到母鸡下蛋;三、对于一些该管的小事投入精力太少,导致目前阿扁还没有下台,朝鲜爆炸了原子弹,拉登还没有被抓,萨达姆还没有越狱,陈良宇开了小差,响风没有以个人名义在纳斯达克上市,最重要的,是小眼睛的博客人气还不够,专业的网站还没有建立。
 
        至于小眼睛以后的发展,我是那个相当的看好,只是,不经常在一起了,不知道以后能否写出这样的记录,不过没有关系,后来的路,他可以自己出回忆录的,名字可以是《我的下半身》。
 
(响风/06年某个醉酒后醒来的夜晚)
订阅
通知
guest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周玉禄
成员
2017/11/22 22:58

小眼睛老师,已经成为转身成为新层次的传道者、实践者、促进者。作为受益者,感受良多。
集成于跨界,游走在中外。致力于把国外先进有效的EELMS,引进到中国,在中国点燃一把组织学习新模式的火炬,引发一场学习教育的革命。
毛主席的话,现在仍然很应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吴耀福
成员
2017/03/27 08:15

浮云苍狗,笑谈人生

申时义
回复给  吴耀福
2017/03/27 08:53

可不是。天底下没有新事。俱往矣。幸有脂尽薪传。

3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