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打过的妖!

以前喜欢写日记,多年下来,发现日记其实就一个功能:供自己发牢骚、骂人、骂自己,尤其是骂自己居多,诸多不满,难以接纳,七情六欲全付诸笔端,换得一时痛快,过后就忘。

 

后来就基本不写了,因为每次翻开都是一大堆负能量,自己看着都面目狰狞,吓得心惊肉跳。不过,这骂人骂己的习惯倒是转嫁到了书里,遇上纠结燥闷,还是拿起笔来又是一通乱说。

 

有朋友对这个形容得很贴切,叫做:打妖怪。长年累月的跟自己内心的妖怪作战,有时自己赢,有时妖怪赢。这打妖怪的心得体会一般不宜对外分享,都是最狼狈不堪的样子,藏都来不及呢,那能被别人看了去?不过呢,妖怪常在,谁都不能否认没遇过妖。只是随着经验积累,对妖作战能力越来越强,运气好的话遇上妖怪升级速度赶不上咱打妖能力的提升,那就有好日子过了。我追求的就是这么个状态:妖怪可以有,但别常出现,哪怕来了,唠嗑唠嗑别兴风作浪,就算做了怪,也能hold住。

 

最近清理书架,将多年藏书赠送出去,有些朋友有缘,偶观了我的局部对妖作战实录,他们估计拿到的是最真实版本的妖战记,一段一段就是我的捉妖打妖纪录片,文艺点说:那可是一部够挣扎的成长史诗啊。当然了,我自己是忘了;除非特意提醒,不然都难以描摹当时场景了,人物事件啥的就更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朋友始一提醒,我惊讶万分,尴尬不安,都写了些啥啊?幸亏送的都是些良心朋友,估计人家早知道我内心有妖,还成群结队了呢。他们说得好:忘了就是过了。

 

这不长大后,妖怪还是有,只是激烈的战役越来越不多见,对妖作战能力外化成了一些气质属性的东西:有人从容淡定,有人潇洒不羁,有人面不改色,有人忍气吞声。跟妖怪的关系嘛,也发生了变化,不再你死我活,拼命作战;得以共生,得以接纳;人有妖性的一面,妖有人化的瞬间,人妖不分,妖妖人人。

 

我嘛,书得照看,妖还是照打。此生为人,以妖作伴。只是以往都是一个人打,也没有师兄弟姐妹啥的;以后嘛,多来些人手,一块帮着打,打完后肉分着吃吧!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