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有涯,拒绝作秀

以前很难感受到角色切换带来的挑战。做学生的时候就乖巧的学生着,单纯得冒泡,没那么多切换;工作之后,需要专业知识,就听话的累积,没那么多添堵。但是后来不一样了,我们的角色增添太多,也太快:现实需要我们做个贴心的女儿,得体的姐姐,舒心的朋友,听话的下属,宽容的上级,恰到好处的家庭主妇,甚至还得保留着对诗和远方的追求,那样的一个精神主义纯粹者,简直就是全方位高能要求。更严重的是:对于一个女性来说,这些角色留下的切换时间不多,以分秒计。

我最近感受到了这种压力:时间推着我们像变色龙一样的把生活工作切换得犹如电影,分秒必争。今日梦醒何方,都得仔细思量。这种切换很是耗费能量。我常常有种梦醒它方的感受,就像流连太虚,奇妙无比,却也踟蹰飘渺。

我主动或被动的放慢了脚步,因为感觉一直在被掏空,三元难以凝聚,这使得我严肃对待起“精气神”这字眼的内涵来:它遵循着能量守恒定律,此消彼长,若不恰当,无异自宫,永难回头。

我不认为被推着走就一定到达彼岸,另辟蹊径的就得尸骨无存。对于精气神损耗在何方这件事情,我一直心存疑虑:谁来点评,才算得当?

因为精力和喜好原因,我近来拒绝过很多邀约邀请,也懈怠了很多热情。于是,不满声起,指责我照顾不周,礼貌不全,甚至评我冷漠不堪者甚众。耐着性子,我疲于照顾别人情绪,应对种种邀请,那些东西,于我自己却是万般不甘,但碍于面子,我又得作秀连连。时至今日,我终自省:我生而有涯,处处挂念,每每介怀,何日登天啊?即使尚存一息,挣扎着到了天堂,哪还有精力浏览百花盛开啊?

以有涯之生而论,做该做的事,屌该屌的人,已经很是不易了,让我违心讨赏,简直粗鄙。

古有云:人穷志短,无欲则刚。我穷则穷矣,欲则恰到好处。没什么要哀求的,也不缺那点关怀。若想以此要挟,制造恐惧,早些年还行,现在不管用了。你若徐来,请借清风,沁脾人心;你若作怪,别怨我大袖一挥,哪朵云彩,哪来哪去,一边呆着。

文字本该传达美好,书写精彩,若精气之神受到干扰,也得大笔一扫,索性痛快。我精气神有限,别指望我爱;若不自重,请你别来。

是为记,替代指责谩骂,抒发不爽之情。人生百世,有意义的事情多了去,别把我拉下水去,活成聊斋。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