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就有希望了

人可以成就伟大的事业,也可以搜集无尽的学识,他却不能了解自己。疼痛使他学会自省,当他开始自省时,正是他学习认识自己的一个开始。

—-克尔凯郭尔

法国著名画家杜米埃画过一张版画。画中一位绅士身穿白缎背心,扭曲缩在沙发上,两腿抽成一团,背向下弯曲如胎儿—他显然疼痛难忍。沙发上下两小鬼,恶作剧般用粗绳捆住这位绅士的腰,另两小鬼则欢天喜地挥舞一把尖齿锯子,锯他的肚子。绅士满脸所写的都是极度的痛苦。这幅名画的名字为:腹痛。

谁没有亲尝过痛的滋味?

除了偶尔亲历这幅画描述的腹痛,我还经常被神经性偏头痛折磨。每当偏头痛发作,那是多重的打击啊,头痛、因头痛失眠、想着因头痛失眠的自怜、因头痛影响家人的休息内疚…..

痛是无法避免的。痛让人看到自己的局限和弱小。d

如何减轻和去除这恼人的痛,是怎样的一个产业啊。 医学、工业、文化甚至江湖医生或巫者都在贩卖各自的方案,如何放松小鬼们的绳索,弄钝那把尖齿的锯子。

人们不喜欢痛。但痛真的是一种诅咒吗?不能感到痛就好吗?

长期研究和医治麻风患者的全球著名医生 Dr. Paul Brand却提出了基于事实的洞见。原来,麻风患者最大的问题,正是失去了对痛的感知。他们即使走在钢针上也不会跳开,脚扭伤也若无其事,甚至手掌可以在冬天因靠近炉火而烧去手指。对痛的麻木,是一种怎样的诅咒啊!

反过来,我们都应当真心赞美痛。正是因为有了痛,我们才能接到危险的报警,才能改变行为远离进一步的伤害,才能调整全部资源去复原,才能意识到整个系统的相互依存。

哪里有疼痛,哪里就有医治了。哪里有疼痛,哪里就有希望了。

感到身体的痛,我们及时调整生活习惯、就医问药。感到孤独的痛,我们就去亲近亲友。感到失去亲友的痛,我们学会宽容和珍惜。感到缺乏智慧的痛,我们努力学习和思考。感到平庸的痛,我们奋起追求圣洁和卓越。

何止是个人,商业组织也是如此。

一位优秀员工的辞去,一个大客户的丢失,一个项目的搁浅,一项投资的失败。供应商移情,投资者撤资,竞争对手绝杀,行业政策突变。不可抗力危机令人动弹不得,经济周期衰退让人望洋兴叹。创业者和领导者,还能感到痛吗?

痛让人改变。比如暂停劳作休息,比如寻医问药,比如改变饮食作息。商业组织的痛,也是发出了变革的信号。

无论是重塑组织文化、转变商业模式、重新校正愿景和调整战略、流程再造、架构重组,还是重新任命关键领导者,退出某个业务单元甚至是重新启动一个激励机制,都需要勇敢的领导者,领导和点燃变革!这也是我的课程《变革和点燃变革》需要赋能领导者的。

当然,变革也是一种痛,成长的痛。一种阵痛,也是一种持续的痛。

人们为了暂时隔离痛,发明了麻醉药。当然,这项发明可以让医治的手术能顺利进行,这的确是造福于人。但我们都知道,当麻醉药性消去,还是一样的疼啊。

就像组织面对种种挑战时,领导者却躲在各种自我麻醉的心态或行为中,错失了变革的时机。

我的好友,旅游圈集团的董事长余波先生,转发我的文章《我知道这里是地狱,可是….》,并点评说:“没有行动的誓言,是一种自我麻醉。若麻醉醒了,手术还没开始呢?错过发生时,追悔莫及。”

有时我在想,或许我们不但不能逃避痛,甚至需要更多的痛才能让改变发生。就像我的头痛,偶尔的阴疼,我总是我行我素,当作小感冒一样不在意。但当越发的难忍,便起而行,开始医治程序了。

若没有足够的紧迫感,人们是不会行动的。而痛,是大喇叭,催促人们赶快行动!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