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决拥有与放弃

如果失去是苦,你还怕不怕付出。

如果堕落是苦,你还要不要幸福。

如果迷乱是苦,该开始还是结束。

如果追求是苦,这是坚强还是执迷不悟。   

                                                                             --今何在

今夜静坐,头绪万千,半夜未眠的台灯拉扯着孤独的身影。我本不属迁客诗人,却总好装文艺发牢骚;满地都是六便士,却喜面壁思量是非得失。于是不禁扪心自问了一个扎心的问题––我究竟拥有什么?想法差点走火入魔飞到九霄云外的认知领域(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去干什么)恰逢现在有只蚊子在我耳边踯躅,脑袋条件反射的左摇右晃,甩去了那些烦恼。

话说拥有:

感谢生命里每分每秒的平凡淡漠和不期而遇。毋庸置疑,虽然空乏其身是我此前的景象,但我依旧尚存一腔孤勇热血和爱。也诚然大概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想一人一马等待出征。仿佛这天,再遮不住我眼,因为我知道,若此心拖泥带水,是人生最苦处,所以热血成了我生活的导线。哪怕在奔走的过程中我遇到很多电阻,也只会让它们产生能量为己所用,并不会偷奸耍滑的走捷径导致短路,最终烧毁初心。迩来也发现更加的爱自己,终于把时间当成了唯一的财富,然后学会合理的分配投资,抱着路虽远行则必至的心态,开着揪心的玩笑,做着漫长的白日梦。

再谈放弃:

总在迷惘里自我挣扎,不知天高地厚,吾亦如此。生活中,我总是没有一个周密的计划,也甚至没有一个长期的打算。有时候不仅自己给自己心里设限,并期望带来失望的恶性循环过。也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个矛盾体,短视让我逐渐止步,致使自信悄然无息的就变成了自负。所以,以防重蹈覆辙,我果敢的选择了放弃。不必说道德绑架的压力,也不必说思想牢笼的束缚,就算画一方禁地,还是不能囚我于无期。顽固不化的我就像是长者口中的牛一样,牵到哪里都还是一头牛,不知道这样下去的是是非非,但最终挣脱了所有的枷锁,丢掉了所有的羁绊,放下了所有的条件。

曾听人言,人都是不离好的,不知道我算不算不合群。就像有人面对困难喜欢骑驴看唱本,而我偏爱骑驴找马。并且我还老是给自己冠上“独裁”的标签,总在类比中脱颖而出,证明自己不太一样。也许因为酸葡萄心理太重,外加对《围城》的理念钟爱有加,我还没进“城”,我就已经提前否定了“城里”的生活。比如小的时候,妈妈总会把我和邻居优秀的孩子相提并论然后对我严厉教育批评,可我并不像部分小孩叛逆和屡教不改,反之我接受这样的方式。现在想起来,原来是我小时候就学会了抓主要矛盾这个方法,所以透过现象看本质在生活中运用得暂且游刃有余,所以不想让难得糊涂演变成一直糊涂。

用王小波的话说:什么样的灵魂就需要什么样的养料,越悲呛的时候,我越想嬉皮。因此当狗苟蝇营的时候,我应该来点心灵鸡汤,再回头近朱者赤的学而有成。因此当狂傲膨胀的时候,我应该来点人生砒霜,再重新不骄不躁的直面后生。

世界变化不停,人潮川流不息,心之所向,殊途同归。当你有所执的时候,不要为别人的不理解而感到心累,奢侈品,就这德性。

订阅
通知
guest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刘蕊
2018/06/21 02:36

别人说的苦,与自己品尝感觉不同,但心理历程和变化却有着相似的地方

2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