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炒过的股

 我炒股的初衷真不是贪钱,是除懒。上学时就不爱听西方经济学,更不用说东方经济学了,遇到财务金融数据尤其犯晕,压根儿就不是块跟数字能沾边儿的料。炒股?看到银行叫号牌上显示的序列号都眼花了呢,指望我去弄明白那些高低起伏的K线图,估计得再从小学开始教育吧?

  不过,也不能老躲着这个社会的经济,长大后,总有处处跟它打交道的时候,索性就通过炒股让自个儿主动被动的学些常识,得些经验。最终,我还是开户买股卖股的了。导火线是去年那场让全国人们疯狂的“大牛市”。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嫌烦又嫌俗。后来,发现茶余饭后跟不上趟儿了,眼看着要被时代的人们抛弃在诧异的眼神后了,想着:“好歹在一个伟大的时代活过啊。总得弄点潮儿吧!”将来儿孙问起:那几个月你干啥了呢?我总不能回答说:你奶奶都不记得有这茬事儿了。

  想做一件事的时候,一般不耽搁的,而且不喜欢被手把手的教育。于是,找了个大咖,求得了几句箴言,照超一牛人的app,半小时网上开户,第三天就炒起股票来。

  过程勿需描述,随着祖国人们走过了2015那个惊心动魄的下半年,大赚过大跌过,跌下去救回来,救回来跌下去,去年底结算,好歹成为了少数的那一拨。

  这个经历里,我深刻体验了人性的种种特质,发现了自己的“逆商”,体会到极度“恐慌”,摸到了“贪婪”,练习了“舍弃”,折戟过“一厢情愿”,受益于“坚持到底”。凡此等等,化作一个大大的体会:股市大大小小的起落就像人生的正余弦曲线,有高有低,意外总在不经意间发生,习惯就好。

  过去一年,从股市里学到的东西不是几篇随笔可尽述,是个好经历。不会继续在里面泡着,因为被数字的“钱”拽着奔走的人生,不太好玩儿。不但会让人忘记诗和远方,更会让人迷失在曲线的起伏里:得意时以为得世界,失意时以为失一切。这夸大了的悲喜,太戏剧,活在梦里般,不真实。

  就像费心玩过的“现金流”游戏,看着赚得盆满钵满的账户里那一窜窜大数字,挥手拜拜的当口难免会惦记。好吧,还是佩服那些从不入股门的云淡风轻者们,不沾世俗气金钱味儿的样子真真美。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