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情结,在知冷暖

身为女子,我算是直接爽快款的。

不过,生长于南方,碰上个情感丰富细腻的天蝎座妈,加之上学时看了些言情小说,自小的情绪表达却不算直接。上大学后跟北方同学一比较,明显发现自己原来是个极容易走内心戏的小女子。那小情绪绕啊绕的,能在肚里走上上下五千里,嘴上却是吐不出来,偶尔蹦哒来了,多是词不达意,不到千分之一,那可叫一个恨啊,气恼得紧。那些场景们,我可不愿意回想,脑袋壳都疼。

天性就这样被遮盖了好些年,即使老觉着扭得慌,也终是未得改善,扭扭捏捏、忽紧忽慢的走了好长路。看着都捉急。

逆转来自工作后。南方崇商,尤其在一个讲究效率和公平的城市,那些曲折蜿蜒的表达根本顺不上道儿,不是被指反应慢就是被怪抗压弱,哪轮得到你抽抽嗒嗒的一片诉说?这倒帮了我忙。多次碰壁之后我学会了化委婉为直接,化柔肠为硬道,想说什么畅快说,想做什么捋袖干。呼着虎虎之气,我似乎找到了桎梏解脱的酣畅。当然了,矫枉则过正。我在这新鲜的自由里灵活得太利索,就难免忘记了走路是通过多次的摸爬滚打得来的,于是乎,我使劲挣脱束缚的当口会遇到一己之力难越的障碍。

我觉得新的进展来自岁月启发,虽然咱现在年纪也不算大,但至少比去年大吧。所以,我归结为生活给的推动力。有句话说:生活会推着你前进,即使你没留意,它也会时时敲打着你觉醒。经事越多我越发现:很多事情一个人做不到,一辈子可能都做不来。这真不是开玩笑的。因为再怎么努力我们也不可能成为自己之外的人,除非人格分裂,那也是变成多几个,后果却是可怕得不忍直视的(不信,看看《他来了请闭眼》)。这也就意味着,再牛的盟主也得有帮手,再屌的英雄也得有盟军。

让一个自小金庸古龙戊戟的女子放下英雄崇拜,似乎是件有挑战的事。令狐冲们可不像琼瑶主角那么单薄,那可是有感情有憧憬有道义有格局的立体人。你让骑着黑马孤走大漠的黄蓉们舍下郭靖做好丐帮帮主?不太可能。难过的是我发现,这世上根本就没黄蓉,只有王蓉。粗心的我尴尬的回头,后知后觉原来国宝说得对:做人别太高冷,说说人话更可亲。

仔细想想,黄蓉也不是样样精通靠自己的啊,是吧?虽然菜烧的好,孩子教育却不过关。子女感情启蒙也不顺利,弄得郭襄孤苦终老,成了个高级怨妇,衍生出个灭绝师太害了周芷若不说还差点毁了峨眉派。好吧,咱拍马回头去,这大漠孤烟的不好走,夕阳西下来个自拍就得了,难不成还非得幻想自己创一传奇不成?

摸着良心,我在脑海中播放着历程:哪一程不是热热闹闹亲友相扶走过?哪一坎不是知己好友耳提面命得已过关?哪一段不是借力合人谱出的精彩绵绵?就连旅个游,我不也怀念人多热闹的难忘场景吗?

其实,我们需要朋友的帮助,需要亲人的陪伴,更需要职场成员的支持才能走顺走好每一步。有朋友说:人若孤岛,但求相连。我初时不懂,嗔为矫情。现在感悟,还是她高。同为水瓶,她送我四叶草戒指的情谊尚未报答,改日得便要去拜望了,挺念想的。她不但高明,还是指点了迷津的朋友。

这新年伊始的我糊写着这一大段干嘛呢?因为昨天陪着朋友参与了些事交流了些观点,触发了我向内参省:单打独斗,出不了好汉。别夸大了自己的价值,忽视了身边人的意义。人要是孤岛,付出分享、反馈沟通就是纽带,带着真诚,走门串巷,偶尔唠叨,问问冷暖,就是方式方法。高冷就下神台,自卑就壮胆量;委婉的直接点,爽快的内敛些,说人话做人事,欢畅不少。

不过,这好像跟天性也没多大关系。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3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