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我不能想念谁?

清莲社06-07文集 Navigation

在想念安文教授的日子里

  大四第一学期,秋日午后,我怀抱课本拼命的在教学楼飞奔着,前面走着一个中年人,我大喊着:“让让,让让,迟到了!”中年人见状矫捷地闪到一边。我冲进教室坐定,接着中年人走了进来……竟是新来的著名学者安文教授,这学期,他担任我们国际贸易,国际商法,国际税收等课程。对于刚刚门口发生的一切,他似乎并未在意,我却紧张了好一会儿……
  光阴荏苒,不觉已经过了7个多年头了。然而这一幕却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并非这桩小事意义重大,而是在这之后的日子里,安文教授带给我人生的影响和改变,使我怎么都无法忘记。
  身为女孩,我天生貌似斯文,却个性顽劣,在夹了多年尾巴继而顺利考进大学以后,终于原形毕露。大一读到大三,愣是没有仔细读过一门课,专业学了一知半解,缺课补考更是不在话下,大多考试都是前夜在厕所昏黄灯光下通宵死背而过。觉得工商学院课程无聊不堪,于是闲来写写文章,谈谈恋爱,发发痴呆。偶尔混在别班学学语言,打打瞌睡。直到安教授出现。一节课上完,从古到今,从国外讲到国内,从故事讲到课本,对了,他几乎不带课本。中途他用粉笔头砸了一个走神的瞌睡虫。我感觉到那一天,我停止发育了好多年的灵魂,突然一下醒来了。“那个穿红衣服的女生!”――这是专门喊我回答问题的,我的回答得到前所未有的表扬。为了让安教授更好的记住我,我每次上课都换上那件红色T恤,偶尔一次未穿红色,再换个位置,他就找不到了。这事儿弄巧成拙,考试结束,一名跟我貌似的女生得了超高分第一名。日后路遇教授,他还得意的说:这门课,你就是应该得高分的,所以给了你第一。我委屈告知,并非是我。教授顿足:啊呀,名字搞错了。
  之后再没有弄错了,那个学期,由于恢复人性,竟意外得了奖学金。
  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在安教授的鼓励下,我提前走出校门,进入一家上市家电公司的最底层开始锻炼。教授说:不要羡慕别人坐在机关科室,你要去大公司锤炼锤炼,是金子都会发光的。哪怕是最低的岗位,大公司的文化也会给你带来很大收获。我以一个本科生的身份去应征促销员,完全按照安教授预先排练的问题,完成了所有的面试,成了一名普通的促销员,一天站12个小时,走在马路上,淹没在人海里,人们都找不到的那种。我惊讶于教授的神奇,同时信心十足的开始了在大公司的攀爬。在安教授的指导下,我完成了一篇又一篇的工作小节,并且得到公司的认同和赏识,并在市场实施。终于在完成了一次大型市场策划文案后,我成为了公司市场部主管,之后辗转物流部、业务部、人事部等等,颇有些春风得意。期间遇到工作与人际关系的困苦,教授都一一安慰支招。终将一个顽劣之人,炼成了落落大方一个所谓白领。只是教授曾微言:男朋友似乎与你性格相差甚远。但是年少未听,当了耳旁风,最后终于伤了心。
  之后擅自下海经商,坎坎坷坷中,竟与教授失了往来。曾托人打听电话,却自认状况不尽人意,无颜面对导师。常常不自觉的,上网搜索安文教授名字,竟也能经常获知一些近况。教授临别时曾说:每天看一点英文,每天看一点历史,有无穷益处。我没能做到,却断断续续,不敢忘记,床头手边永远放着这样的书籍。一边忙于工作,一边忙于学习,没事就到附近大学补课,期间又去国外研修。但似乎仍旧跟不上教授的步伐,刚在网上搜到他身为“苏南经济研究所所长”和政府领导的对话,继而又立即搜到他研究人文古籍旧建筑的高论。我折服于这样一个不拘一格的学者,而思念之情更甚。
  而我这几年的辛苦,终于有了一些眉目,运作的服装品牌开始崭露头角,开始为市场接受。遇到困难也学会自己死顶过去了,每次死顶的时候,又会想起教授,真是百感交集。公司事务之余,我开始学着安文教授,参与一些社会工作,积极加入协会商会,甚至精英聚集的民主党派。希望再接再厉,做好事业,再好好与教授相聚。

(本文写于2006年10月20日)

清莲社06-07文集 Navigation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