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你27岁的样子

“我见过你27岁时的样子,所以,我对自己的27岁充满了期待和信心。”

——致敬我的第二任女上级。

她是个“独行侠”而不像个“女上级”:戴着厚厚镜片的黑框眼镜,不爱说话,也很少搭理别人。但笑起来却很大声,前仰后合的。洪亮的声音像是从身体里长出来的一样,一茬又一茬,一波又一波……很有感染力。笑完之后,会立即收声,恬静的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就像从来没笑过一样。当她不笑的时候,你会以为她活在另一个世界——安静,不算严肃,但有距离;当她大笑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孩童般纯洁天真的世界在面前开启,还带着些许羞涩和拘谨。

她经常下午才到公司,有时候吸着拖鞋,穿着又宽又大的外袍,上面东一块西一块的拼接着花卉,显得很“另类”——至少不常规。又黑又厚的长发梳着高高的马尾,扎在脑后,干净,也利索,但老觉得透露着丝丝“不听话”的小韵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跟她说事情的时候她经常会陷入沉思。即使面对面站着的时候也会手托着腮帮子,不皱眉头,但显得迷茫又激烈,眼神里透着一片一片的光彩,一会儿有乌云一会儿又没有,让人很是捉摸不透……遇到达不到要求的出品,她往往会先折磨自己。尝试着换另一种方式来表达希冀,但每次都会让听者更不明晰。然后,会感觉她想揪住自己的头发,狠狠的甩几下,好像那样就能找到通往普通人的对话……即使经常感到她无力的叹息,她却从来没说过严厉或过分的话。

相反,她会在托着腮帮子百思不得其解之后,迅速的扫我一眼,默默的启口,缓缓的说:“要不,你先做,做出来给我看看再说……”一般这个时候我都会明白,她打算自己熬夜赶写了。

她也幽幽的沉言过:“是不是我的表达有问题?你们都听不懂。”——我觉得不是,是她的世界太遥远,我们都没达抵。多年以后,我越发明白:世界跟世界之间有着分明的界线,不是一方的逶迤就能成全。不能要求一方下跪,也不能希望另一方跳起,只有同一个世界的彼此才好依偎。那个时候,她太孤独了,孤独得所有问题都只能自己扛。

当她决定自己独立承担所有工作的时候,我如释重负,眼看着和她相隔的万丈鸿沟不用费力攀越了,有点开心。但也内疚,老觉得自己很笨,或者很low,永远达不到她所要的灵动和飘渺——N年以后,当我也开始带人的时候,我尽量学着不要只用一个标准提要求——好像不那样子的话,总能听到她无声的叹息和压抑的无奈。

不过,我会陪她加班,有时候通宵达旦。即使写不出来她的灵逸,总比放着她一人煎熬要好。有人陪着,至少不孤单。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搬张凳子,坐在她旁,看着她有时候很快有时候很慢的操作,屏幕上就能出现一片片的惊喜。我学得很快,也愿意分担,慢慢的就能解决其中的一部分——后来,不管我的出品多么受人赞扬,我都觉得她是座无法企及的高山,我永远爬行在山腰上,望着山顶的她曳曳飘扬。这种感觉其实很温暖。

陪她加班的日子多了,就会发现她的一些小习惯。例如,她可能会在第二天要提交成品的晚上熬上好几个小时,就为了找一张合适的图片,然后动手修整,放到文档去的时候,怎么看怎么美。就连PPT的模版,每次她都要创新,跟别人不一样,甚至,连跟自己也不重复。所以,那是段PPT还没有模式化仍带着美学价值的历史,她一直引领在前,像个矫健的旗手,占领每一处高地,插上鲜艳的旗帜,上面写着“她出品”……这也让我觉得很骄傲。

至今为止,我都认为她是我见过的美女里面最有特色的之一。她皮肤细腻,脸蛋狭长,额头光洁,牙齿皎白,眼睛很大,鼻梁细挺——像李英爱扮演的大长今。确实很像,就连害羞时低头侧脸的表情,都一模一样。看在我眼里,她生得如此美好,像没受过伤害的婴儿一样纯净。

实际上,她压力很大。大得能把自己压垮,因为曲高和寡,只有曲径才能通幽——这也是我多年后才理解的道理。

见过她哭,哭得很礼貌也很压抑,眼泪默默的流,流很久,然后会小心的抬头,解释得很明显,又很不清晰——可能是我太小,也Get不到她的忧伤;也可能是我不懂,她本来有多绝望……

那会儿,在众人眼里,她才华横溢、万千宠爱加身,拿奖无数,风光满怀……专业上的每一次创新,都经由她手;审美上的每一次突破,都由她发起;就连生活上的每一次惊喜,也都由她引领。她似乎是个无所不能,无所不学,无所不知的人……

——即使到了现在,我身边仍少见如她那样充满热情,活得用力又与众不同的人。

——她是我认知里的一个“惊讶”,指引着我学会欣赏“先锋”和“另类”。

——她是我人格成长路上的第一座丰碑,教会我安心欣赏自己的美丑。

——她还是我克服成长魔障的一盏灯,告诉我哪些地雷不该踩,哪些底线不能破。

——她甚至还是我青春里见过的最勇敢的人,组织了一场针对“某人罢免”的大签名。

——她是鼓励我去多看世界多了解别人的老师,教会了我带着热诚去拥抱新鲜事物。

——她甚至启发了我对物质的接纳,带着平常心去勇敢的热爱金钱并学会恰当的理财。

——她是一个先驱,指引我回归到自己的灵魂,杜绝去恐惧去害怕去在意身外的声音。

——她是一个示范,秀给我看,在一个孤寂的世界如何舒适的去表达自己的正确。

——她还是一个启蒙者,让我成为一个资深果粉,并乐此不疲的欣赏与喜欢简约美。

——她是个心灵捕手,征用有限的资源,释放无穷的能力,在我精神枯竭而压抑时给予点拨。

——是她的苦口婆心,让我坚守着接纳了不完美的自己,多年后,终于走出了封闭的旧世界。

——也是她的认真阐述,我才了解到自己也可以成为一个正面影响别人的人。

——对我来说,她是青春里的明灯,不算明亮,也忽隐忽现,但足够吸引,一直很崇敬。

“永远被模仿,但无法被超越。”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是好是坏——好是因为极美,坏是因为孤独。太孤独的时候不是没有爱,而是爱无所指,没法坦诚的接受庸俗。

我相信她一直在参悟,行走在自己与众不同的道路上,心安理得……

甚至,我所追求的“偶尔被记起,不用被铭记”,也与她有关。挥一挥衣袖,不带着一丁点云彩的潇洒,是种留与不留的休止符——无限被延展,永不会停摆。

对于我来说,在刚毕业的时候就有一个这样的标杆,是种幸运,它告诫过我:没有一成不变的标准,只要你想,就可以成为任何样的自己。对于那样的自己,即使孤独,也只能努力的去争取。柳暗花明,活成一座自己生命里的丰碑,无怨无悔。

我见过她27岁的样子,觉得很好,很羡慕,所以对自己的27岁无所畏惧,充满向往。

愿你带着对“N个27岁”的憧憬,永远跑在我前面,指引我去发现世界的更美、极美、相当美。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Veina
2018/07/16 23:11

我们活同一个立体物质世界,而又活在不同的心世界。心的世界有堵厚厚的墙,不在一个频道,你穿越不过来,我也穿越不过去。

曹菁
2018/07/15 21:07

想起一句话,每个人的成长道路上,都需要一个老司机指引。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