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等我

年轻时代的忧郁,是对整个宇宙的骄傲。

                  — —介川隆之介

滚动的车轮,滚动的年华,可哪里会是我的骄傲。在慌乱的尘世中,在困惑的城市里,曾找过颓废,也傻傻的分不清错对,最终还是难以寻到心中想要的答案,冥冥之中的编排或许早就是注定的。

很高兴的是,从小到大父母对我是比较信任的,所以相比大部分同龄人而言,我能拥有一个相对自由的生活。尽管我学业不太理想,但和周遭的亲朋好友相比,我的选择自由,我的想法不受限制,我决定要去做的事情,他们都没有对我进行干预,哪怕他们能推测到短期内大概率的不良结果,也放手让我去尝试。

身边人都知道,我是“头铁”的。也许刚才所说的皆为叛逆引发的“误会”。不过还是感谢父母对我的支持理解与包容期待,让我可以无拘无束快乐地飞。我一定知道,一样的年纪不一样的我,总会发生一些前车之鉴所呈现的尴尬之事,但我是如此地接受自己。真性情建立在不动脑思考上,所以演变成了不礼貌、不厚道。散漫随意对峙将心比心时,不减狂骄,致使缘分的进度条草草加载完毕。我相信在交流的某些节骨眼一定需要我闭嘴,可往往还是招损伤情,印在他人心中的是我好为人师、大道理太多的典型模样。

从来如此,便对吗?当我察觉不对劲的时候,我总会这样问自己。或许,更多的,我应该尊重他人的想法,理解他们的经历,收敛我那“玻璃瓶”的天性。但还是如此地拒绝见人下菜、逢人说话,逢场作戏的表达方式。总之,这样一个我,太难遵从别人的要求了。不论会得到什么样的评价,我都觉得我不属于那个游戏规则。

人的一生,逃不过一劫。且生而在世,不满意有十之八九。在某些撑不住的关头,说一句“我很抱歉”实在是太容易了。但我想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你看,我还在勇敢地微笑。其实,我也偶尔负能量过,只不过是为了更好地看清自己的不足,给自己一个理由去变得越来越强大。美好的愿景当然少不了,如果前方高能苟且,心有余而力不足,思想防线崩了纯属正常,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最重要的莫过于在失败后,去做点弥补之事。

可是,我还是看不透这样一个我,惯性失去了太多,虽不会回头咀嚼,却在不舍之处驻足停留太久。平时好于聊天的我,在开始用心的时候,想拥抱却不禁握紧拳头。或许人总要学会放下、放开,放空的吧。就像茶卡盐湖特别美,也只能属于沿途的风景,你带不走它,它也不会只属于你。

时光不饶人,找不回的纯真,那就算了吧。搞不好有时侯的发呆,能让我幻想自在,那绝不常有的忧郁,会使我不必要慌张多虑。反正以后我们还有各自的奇迹,还有道不完的故事等待着发生。所以始终坚信未来。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故人不常有,更与何人说。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纵有千种风情,亦不留恋。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我总无法说清。声色犬马或是狗屁倒灶,我想,也无关紧要,都可能是不错的记忆点。因为往后余生,我只希望带着故事遇见你。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