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遐思

清莲社06-07文集 Navigation
下一篇: 乌镇纪行
这日子可真快呀,不知不觉又到上秋了。仿佛是前天,我们还在与百年不遇的暴雪抗争着,也似曾在昨天,我们还品味着“杏花春雪江南”的雨中即景,一转眼,却是瓜果香甜、梧叶飘黄了。

我不喜张扬外向,喜欢静静的悠闲,所以在四季里,独独钟情于秋天的静美,钟情于她的深邃和沧桑。

有一年的深秋时节,坐车去乡下检查工作,汽车在乡间的柏油公路上疾驰着,两侧是高大茂密的白杨树,最令人心动的是那金灿灿的黄叶片,明媚的阳光隔了缝隙照下来,“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感觉可真好;秋风乍起,卷着地上的落叶翩翩起舞,婀娜而轻盈,野外是天高云淡的通透,这无言的大美让我产生了片刻的眩晕:这不是中国的东北农村,这是澳大利亚“牧歌式”的乡间农场。

秋如人到中年,从生命的孕育、成长一路走到了成熟,岁月的更替犹如自己生命的轨迹,于是不再冒失冲动,不再惊慌失措;学会了淡然,更学会了宽容。不知不觉地,中年的你就成了家庭的顶梁柱,更成了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所以秋天的人们更应该学会思索人生。

周日陪了那娘俩个去逛街,这是明知不愿而又不得不为的差使,每次的结果几乎都是不欢而散。但这次居然有了点意外的收获。

在人声鼎沸的商场里,我看到了一句诗意的广告词:秋风起,霓裳醉,不似那些“清仓大甩卖”明目张胆地骗人,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所以我喜欢。有的人对数字敏感,有的人对方向敏感,有的人对文字敏感,有的人对乐理敏感,我想我应算是对文字敏感的那一类人。 

清莲社06-07文集 Navigation
下一篇: 乌镇纪行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