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不留声,潭不留影

我古文不好,也懒得修炼。高中那会老师建议买本《古文观止》详读,硬着头皮看了三篇,眼花而止。每次考试都连蒙带猜,一知半解靠运气。好在选择题较多,实在没把握还可以抓阄,凭着直觉,算是学过语文。回头想想,书读得不多,名著看得更少,就算偏爱的宋词,也背不出几首。文学修养尤其谈不上的,所以看到董卿姐姐张口即来的文采斐然,羡慕得口水直流。但粗浅的感知能力还是有的,碰到优美的古文词句,也会装腔作势的描摹下来,反复吟读,只差唱出来了。一不留神偶尔翻起,惬意欣喜难自禁,21世纪的烽火狼烟瞬间和自己没关系。

这种舒适感此刻就有。在遇着蒋勋老师引《菜根谭》的这句“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故君子事来而心始现,事去而心随空。”之后,就像喝了加冰的百事可乐一样,晶晶的,透心凉。这样说虽则调皮,却太不正经,也难有美感。确切的形容应该是这样的——有如夏日山野里踩着了涓涓清泉般的舒展,每个毛孔被山风佛得颤抖,舍不得张合。

心血来潮,我利用2017年某KFC的免费WIFI搜索了整个网络,却没遇着一则贴切的解读,看来只有查了书籍才得丰富注释。也罢,只可意会的句子有种特别的美,除非应景迎心,一般很难解透。作者本人怕是也无法复制当时的场景,还原不了彼时心境的。这种明显的遗憾被今天的我给逮着,借用起来毫不内疚,成全着我的所思所求。

我不是君子,今日发生在广州的事情还绕在脑海,一则新闻标题就能拽拖出来,挺不好的感受,得靠一句美文消解。事情如是:被一美女在厕所插队,我轻拍其肩示意需要排队,她回头解释说手机落在隔间了,需要拿回。我替她着急,说不用排队了赶紧找去吧。她扭头恶狠狠盯着我质问:你总不能让我一个个隔间敲门催拿吧!我错愕至极,被她那美丽眼睛里的凶狠惊住了,竟然惧怕不已,慌忙示弱,息事宁人。身边闺蜜迷惑了,她眼里的我何至于遇事若此懦弱?我贴着她耳朵轻轻说:“你没看过腿腿的新闻吗?年纪轻轻被一垃圾人刺死了。”插队的美女盯着我俩,眼里似乎释放出更大的狠劲,吓得我以为遇着了《记忆大师》里的杀人狂魔。

回深路上,这事被他们当成笑话好一阵说,狼狈得我赶紧交代最近接触的负面新闻太多,胆子都被污染了,只剩下半个。现如今,打开微信就被垃圾消息强制浇灌,不堪其扰,加上被黄渤忽悠半夜看了部恐怖片,我这脆弱的心灵急需明媚的灌溉。朋友盯着我,严肃的说:“你这种情况很普遍,被这糟糕的环境吓坏了,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心理医生医治得了整个社会吗?我看不能。多少病态藏在光鲜里,多少扭曲酿在阳光中,好似个个披着羊皮的恶狼,不声不响,逮着机会就咬人。大家或多或少健康不在线,只是不吭声。所以,央视《朗读者》的慰藉正当时,久旱逢甘霖,诗歌可救人。我这还不得靠着《菜根谭》的一句千古美文絮叨下抑郁的心境?

竹不留声,潭不留影,靠着文字,我长长的舒了口恶气:声明下,咱不是君子,下次再这么欺负我,别怪我吓着你.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