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块 1 共 19
学习中

我从西藏说起的因由(试学)

我心怀感激地谢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我其实有点诚惶诚恐,峻茂管理学院校友和会员朋友里很多专家、学者,而我仅仅只是一个艺术爱好者,愿意与大家讨论并进。

1
▲西藏布达拉宫斜阳下远眺

我从西藏谈起的起因还是佛教,题目里有两个“因”字,似乎佛家最讲这个“因”,我也由此开始这因果必然。我父亲曾在西藏当兵,幼时的我有幸去了西藏。因为一次偶然的相遇和奇怪的对话,使得我五岁的童年在黄教寺庙里度过。我由此走上了格鲁派的修行,一年后离开寺庙。这样的机缘让我今天开始介绍西藏。

2
▲《妙法莲华经》经折装手抄孤本

在我七岁的夏天,一次无故的寺庙之行,一位瘦骨嶙峋的和尚,一句花落莲成的话:“你和佛有缘”,一本《妙法莲华经》,还有一句嘱咐告诫:“洗手后翻看”。可我并未洗手,而随意翻看,如今依稀记得几句话而已。

因为我奶奶住在重庆一处著名的摩崖石刻附近——浮图关,所以我有幸再次听到了《妙法莲华经》。起因于一次我在石刻大佛下休息,正好听见两个僧人交谈。他们谈论的就是《妙法莲华经》里的内容,如今我唯一记得的一句话是“花开莲现,花落莲成。”山涧清芬,花鸟幽鸣,你知道吗?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当时,“落叶微风,菩提真谛心中生”,我以后很久都没再有过这样的感觉。

3
▲重庆浮图关摩崖石刻,石刻名

我从十几岁到二十岁痴迷于收藏古籍字画,在上大学以后收藏的心淡了,记得读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感概很多,也影响了我后来的举动。

自2005年起开始“变卖”千册古籍,同时就有人不停地问,“为什么要卖?”我只是简单地回答:“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如今也是这样走一路丢一路,好像习惯了一身轻的感觉。但是绝对不是不爱,那种解衣易市的经历我也有。说得好听一点“忧患得失,何其多矣!然有有必有无,有聚必有散,乃理之常。”说得实在点也许是悲观的心态和见异思迁,又或许是不喜欢束缚的拖累。

4
▲日本京都龙安寺秋叶红枫时节

在大学期间,由于内心一种单纯的驱使,我和朋友骑车去了西藏。后来我又去日本继续学习古建筑保护,在一个和尚处再次听到了《妙法莲华经》。从龙安寺出来,细雨蒙蒙,苔青路滑,心如明月,清皎洁。

我从没想过读建筑,我读了建筑;我从没想过出国,我去了日本;我想我也许会一直留在日本,可我来了法国,又阴差阳错地选择了艺术史。这种半途而废,无疾而终总是伴随内心的遗憾与不舍。但好像很多时候我也无法操控,这冥冥不可知,姑且认为是一种命运,神之有无且不去说,但我想牵动这命运的微末征兆,不妨称为因缘。

6
▲法国巴黎卢浮宫改建后的玻璃金字塔

这种因缘直接把我和卢浮宫连接了起来,卢浮宫对我而言不仅仅是一个博物馆,它是我生命的重要部分。在1793年大革命后的新社会,人们怀着对过去伟大时代的召唤,法国决定将这座皇家殿堂改建为博物馆。

时至今日它的初衷早就发生了变化,不过不变的是它的精神。一座伟大的博物馆,绝对不是它面积大,也不是它的收藏数量多。而是它的收藏包含了艺术史上各个时期的作品,同时不乏绝代精品,并且你都能一睹真容。

卢浮宫就是这样的博物馆,作为卢浮宫的学生,我爱这座博物馆,它慷慨地给予了我要的一切,我却难于做微末的回报。对于大众,不论层次高低它都尽力给予,我痛恨那些破坏扰乱它的行为,我希望我像博物馆一样大度包容,可是我还需要努力。

5
▲法国巴黎吉美东方艺术博物馆

当我要离开它时,我心中再次升起了当初听到《妙法莲华经》似的感觉,这次的真谛是艺术?是菩提?还是什么别的?我无从判断。止不住的泪水,划过脸颊,但心中清凉,他不关乎世间情愁。这样的泪水我流过三次,一次是看到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像》时;还有一次是在吉美博物馆,和法国国家图书馆看到敦煌写经及绘画时。也许佛教的莲花与艺术的果实早已在我心中结成。

7
▲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藏瓷塑罗汉像

最近心中生成很多清净,突然很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欢喜。西藏——因之所起,如今“莲成”,故我来谈,愿与大家一起讨论,并借此机缘向诸位学习。最后我想与大家一起分享我后来读到的一段经文:“以此大悲心及诸法空,二因缘故,能不惜内外身所有,利益众生,不起难行想,苦行想,一心精进欢喜。”佛教最后讲“皆大欢喜”我愿与诸位同得此福。

分享李娜的同名曲《走进西藏》,让我们通过这次课程分享,一起走进西藏。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图片摘自网络)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