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颗葱

   这个南方的大城市是个奇迹。靠海,有风;亚热带,不烫;高纬度,有直光。

 尤其在冬天,简直就是个神话世界——有风有太阳,热乎乎的很光明。像极了十七八岁的少年,舒洒了满街满街的正能量,美得惊艳,亮得灿烂。想写都没法下笔,想照都都没法入手,华丽丽的一片大好光阴,藏在南方里的海边上,捡起来瞅瞅,就是一颗大珍珠,美轮美奂,爱不释手。

  正午的阳光总是特别的亮,晃得人眼眯哒眯哒,像极了尾随太阳公公的向日葵,摇摆着小脑袋,伸展着小身子,前后左右,撩倒中华大地一片。喝彩声此起彼伏,像一面胜利的旗子,在风中飘扬。

  最近,这座城市的西部长廊上,立起了一个展览场,听说来自“人民日报”组织的一轮全国巡展,主题叫作“时光博物馆”。slogan是“中国有我,时光有我”。展出的是这四十几年来国家的发展历程,重大事件的照片和视频。

  我从中看到的是几辈人的坚韧,也看到了父辈、叔辈、哥辈、姐辈、我辈、弟辈、妹辈、子辈等等,更新换代。更看到了从弱小到强大,从狭隘到开放,从低处到向扬的清晰路径……像场小型的电影,用四十几分钟的时间,压缩成了一圈圈的年轮。感慨的是,年轮的外围会一圈圈继续加彩,继续扩大,继续伸展……直到,看不到前面,也看不到后来。只是,谁也拿不走其中的任何一圈,也不知道该拿走哪一圈——会让这个年轮束显得更圆润更完整。我有点恍惚,忘了年龄,忘了开始,也忘了曾经……似乎化身一缕青烟,飘扬在历史的河道上,左看看,右瞅瞅,看来看去,有点明白——历史中的我们,就是我们的历史。

  我似乎又把自己想象成了一个针点,就着手机——或自拍,或仰拍,留下的所有剪影。只是,我眼里放得再大的景色,也只是365天24小时60分60秒里的一小节;我卡里填得再满的内存,也不过是亿亿光碟里的小点点。多么渺小,多么无常,像束光,甚至不一定有人看得到……这样的胡思乱想,让我有点小悲伤;更有一种泫然欲泣的小委屈——活得这么用心,抢得这么用力,到头来空不过一颗尘埃,太委屈……

  阳光这么好,允我撒撒娇吧:听我说说,让我倾诉。人活得这么认真又用力(有点厚颜),凭啥不给我们位置?人活得敦厚老实又善良(有点心虚),凭啥不给我们厚报?人活得这么辛苦又卖力(有点脸红),凭啥不给我们补偿?

  一个洪亮的声音想起:“哪根葱在乱喊乱叫啊?”

“是我是我。葱在这里。”

“不大不小啦。还这么幼稚啊?”

“您也有过不大不小的年华啊,我只是后来了一点而已。”

“不太客气啊。”

“不敢不敢,有话憋着,瞎说一通。天地之间,见您见我,不怕不怕。”

“说吧。问啥?”

“为什么人会这么渺小?”

“这样才伟大。”

“为什么不是所有努力都有回报?”

“努力就是回报。”

“既然一切最终都将成空,为什么还要拼命活着?”

“因为给了你们记忆。”

“少数人青史留名,大部分人一片空白,公平吗?”

“留名的是你们,无名的也是你们,很公平。”

“为什么有些人没做坏事,却有厄运?”

“人制造的系统和神制造的系统在不同的轨道里运行,交叉的时候叫随机。”

“为什么人会有那么多的烦恼和痛苦?”

“因为只给了你们思考的能力。”

“为什么人会重蹈覆辙?”

“为了苏醒。”

“为什么人会自责?”

“为了提醒。”

“为什么人不能一开始就拥有智慧?”

“智慧消耗能量,葱也需慢慢长大。”

“我们跟葱能一样吗?”

“你们都是被造之物。”

“那我们终将去向哪里?”

“你们是2.0,未来会有3.0。”

“那我们岂不是跟葱一样的命运?”

“你们就是颗葱。”

“那……”

“你话太多,明儿再来……”

“哎,等等,还没问完呢……”

“喝饱水再来……”

  思绪就这样被打断,我在风中错愕又凌乱。回过神来,像迎头遇上夏天田野的雨,说来就来,还瓢泼瓢泼的倒……旷野里的我来不及撒欢,扭头就撤,被一阵风吹雨打。风挡不住,雨遮不了,索性跑出几米,就欢脱得像只兔子,挥着草帽,捋开头发,像面胜利的大旗,迎风招展。

  丫的,竟然是颗葱?那就放肆的长吧!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