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选古文观止】四十自序

  • 【新选古文观止】四十自序

     申时义 已更新 9 月, 3 周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申时义

    组织者
    2019/01/22在21:12

    四十自序

    張聲玠

    人生居閒則得歲月多,浪游則得歲月少。同此歲月,豈有多少之異哉!勞瘁奔走,消磨于車麈馬跡中,迴首而若失也。

    余生于故鄉,二歲,從先大父(先祖父)安徽。三歲餘,從先君子(已去世的父親)松溪。六歲,至福州,十歲之建寧,十二歲,又至福州。童也嬉戲不珍日(珍惜光陰),游與閒皆無所繫於心。

    十四歲之福清,知識初啟,以習舉子業成,思藉科第為建白(謂對國事有所建議及陳述。)。髫齡(髫,古代小孩頭上紮起來的下垂頭髮。髫齡,指童年。)有四方志,於是極以奔走為樂。偏于此者背乎彼(偏好奔遊,則無法閒靜。),不得古人所謂閒趣,適以事阻於行。

    十六歲,仍至福州,乃肄力於詩。與之學士大夫文人墨士,胔(人或鳥獸帶有腐肉的殘骨。)酒淋漓,騷壇(引申為文壇)樹旗鼓。其或離群索居,則經史花月相應接。如是者四年,其為時也靜而永,然非素志(閒處並非平素的志願),不重也(所以並不重視這種生活)

    年二十,先君子權泉州蚶江通判(官名。宋初始於諸州府設置,即共同處理政務之意。地位略次於州府長官,但握有連署州府公事和監察官吏的實權,號稱監州。明清設於各府。)。二十一,之蚶江。二十二,先君子權興化通判,之興化。二十三,乃輸資為監生,北應京兆,行五千一百里。而長安(此指北京城)之遊,從此始矣。既落第,留京師一年。年二十五,歸於。是年從先君子之永安

    二十六,先君子見背(去世),扶父喪,復歸福州。服闋(停止,終了。),就婚于外父(岳父)李瀾恬公建陽官舍,年二十九矣。以游故娶妻甚遲,而其心固未以游悔者,則其勢有所必出,而時則方有可為也。婿未兩月,復從建陽赴京師。秋捷,兩罷禮部試。

    三十一,仍歸於。止四月,遂旋湖南。年又三十二。維時家既貧甚,而慈親在堂,朝夕望子貴,實逼處此,乃更不能已于游。故冬仍北行。三十三歸里,妻氏卒,聘同邑辰山周氏。又北行。三十四,歸贅(入贅)辰山。三十五,春遊于衡州,冬北行。三十六歸。三十七,春遊于瀏陽。冬北行。三十八,留京師。三十九歸。

    自三十四至三十九,每歸里,由辰山省親于星沙,歲輒五六次。計生平六游京師,鄉試一落第,會試七落第。合京師往返之遊,共得五萬數千餘里。參以閩皖江南湖湘之遊,亦共得五萬餘里。

    蓋三十九年來,共行十萬數千餘里。懸車束馬者,中不得數年焉。年華如水流,等閒拋擲,風馳電掣,一轉瞬間,幾不知老之將至。

    而今年二月朔日,遂以四十。設使向之所遇不以游而以閒,平居閉戶,左圖右史,以自珍于分寸之間,其所得似有足多者。然余始也樂於游而不自疲,繼也苦于游而不獲止。不獲止,則余之不能以閒而自實其歲月也,殆有天焉,非人之所能強也。

    悲夫!余長余妻十三歲,妻兄汝充小余十歲,汝光小余十一歲,而二君不為遠遊,居家閒甚。所得歲月,余轉覺幼之(我反而覺得自己的年紀比他們還小,指自己不如人)。因其置酒為壽,書此以代一酹(以酒灑地而祭。)。噫!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為閒為游,余又惡能自主!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