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锁

  • 黄山锁

     申时义 更新于 4 年, 8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申时义

    组织者
    2016/01/21在07:27

    十年后,她独自一个人,又来到了黄山。

    一个人在黄山脚下徘徊了很久,又回到离山90公里的屯溪。在屯溪老街街头的咖啡店呆了一个下午。夕阳照射下的徽式建筑,正如十年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连眼前的莫卡咖啡,也彷佛是十年前的味道。只是以前住的湘江酒店,改为了MOTEL168连锁,设施更先进了。二楼靠里的房间,对面是那江水,流了十年。好几次想买张票直接离开,但最终还是决定在第二天再登黄山。

    是睡到10点才起床的,酒店的人说现在爬山很晚了。但她知道,她这次上山不是看日出日落,黄山的每个角落她都熟悉。十年前,他邀请她一起来,也是这家酒店,他们早上5点就出发,乘坐1个半小时就到了黄山脚下。他们背着包,硬是爬上山去的,那时候年轻,体力好,而且有他,再辛苦也彷佛是浪漫。那年,没有什么黄金周,他们慢慢在山上玩了3天,山上人少,松鼠和小鸟都还害羞。

    这次她没有选择爬山,65元的上山索道,并不贵。她也不走紫光阁,前山上去很辛苦,何况是夏日炎炎的午后。直接从后山上去,从北海进去是轻松许多的。从后山上去,就是黄山最美的地方叫始信峰,“不到始信峰,不见黄山松”,那里好多奇特的松树。

    下了索道不久,她就来到了那棵熟悉的松树,那松树的照片她和他各自冲印了。现在都发黄了。毕竟那时候还不流行数码相机,底片也没有了。松树长的很奇特,根连在一起,然后分为两个大支,直直的冲天而去,各自伸出枝桠,却象拥抱的恋人,人称“并蒂松”。当时他们在那棵树下,默默呆了很久。还在旁边小店里买了冰棒吃,回忆起来好多年没有再吃什么冰棒了。

    离开了始信峰,她径直通过北海和西海直接去爬光明顶。这是她来需要看的第二个景点。其实也没有爬到光明顶,就在半山腰,也就是近飞来石的地方,她驻足了。

    山还是那么雄伟,十年前的小松树却已经长高了近2尺。铁链,对,铁链还在。铁链上的锁,不对,铁链上的怎么多了那么多锁?!

    她心里一阵颤动,忙不迭走近那铁链,看到一把把新旧大小不一的锁,挂在那铁链上。她茫然,他们的锁呢?是否他们的锁被人取走了?怪不得他……难道是天意?

    她一个一个去抚摸那锁,记得当初他们一起挂上去的锁啊,而且各自拿了一把钥匙。她还后悔过,应该当初将那钥匙一起扔进大山的!但是那锁除了她和他,应该是不能开的啊?这铁链分明还是10年前的铁链。但那锁呢?

    她又仔细的辨认了下,终于找到了最陈旧的那把。铁锁已经生锈了,是一把很大的锁,她尝试着用自己的钥匙打开它,却因为生锈而无法插进去了,但她内心肯定,这就是他们的锁!

    她来这里,以为这锁有两种可能:第一,锁已经不在了,可能是被他开了去。第二,锁可能还在,于是她将那锁打开,扔了它。

    但如今,他没有开了锁去,她也无法开了那锁。

    锁还在,正如那山那石那树都还在,但他怎么就没有信守当初的诺言呢?

     

    ---

    本文写于2007年,亦见博文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