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小怜的女子

  • 那个叫小怜的女子

     茉莉 更新于 4 年, 7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茉莉

    会员
    2016/02/05在16:44
    0 信用
    13 教钻
    136 学币

    冯小怜,南北朝时北齐后主高纬时,冯淑妃。

    小怜原是高纬皇后的侍女,皇后为续宠,将小怜献给高纬。即时专宠,封为淑妃。

    小怜服侍高纬时,北齐已是国运衰微。“小怜玉体横陈日,已报周师入晋阳”。玉体横陈乃是典出于此。

    高纬为让小怜见识打仗之势,带她出征,一路上行行停停,耽搁不少时间。到了战场却是日色已暗,怕小怜看不清楚,不让出战,错失良机。

    携小怜狩猎,大臣来报周师已攻破晋阳,请回朝,高纬犹疑之间,小怜却是“晋阳已陷休回首,更请君王猎一围”,高纬欣欣然从之。

    只是国破更快。

    沦为阶下囚后,周武王问高纬有何要求,高纬只乞还小怜。周武王说:我岂与君争一老妪乎。(小怜才18岁)于是遣还之。

    高纬逝后,小怜被配与武王的弟弟代王,据说是当朝最正统的君子,不近女色的。见到小怜却视为至宝,专宠之下,连其正妻几无立足之地。

    小怜却也有所憾的,一日弹琵琶,弦断,呤了一诗:虽蒙今日宠,难忘旧日恩。欲知心断绝,试看膝上弦。

    再一次更朝换代,代王死。小怜再次被送给一将军,此次不幸的是,该将军恰是代王正室之弟。于是小怜一入门更饱受其母折磨,最后自知不能苟活,自缢而亡。

    很多版本,多数以红颜祸国评之。

    其实,她不过是一个世俗恣意的女子,挥霍她所有的爱与宠。她自小被培养来以色侍主,那懂什么家国大义。她大约以为,一个晋阳的失守不过如家里少一个可以游逛的花园而已。也是她这么纯粹彻底地小我,才能真这般媚入骨髓。否则,背负太多大义的女子,就算天生丽质,到底沉重些,是发挥不到极致的。

    只是亡了国,总要有个因由,还要慨叹“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想起花蕊夫人的“二十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想起苏童笔下的《红粉》里那群抵死不从良的烟花女子,她们就不明白,自己不偷不抢的,不过是靠身体赚钱,却不许了,还要迫她们去干苦活。

    想起《东京审判》中倒在同胞因战败而迁怒的枪下的的酒吧女子,前一刻还是轻歌曼舞的美妙身姿,顷刻就蜷曲在血泊之中。。。。。。

    小怜若生于盛世,想来还能荣华富贵至死的,可惜却是生于末世,到底要顶一个亡国的骂名。

    “问姮娥,于我肯从容,共圆缺?”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