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之一季

  • 荷之一季

     茉莉 更新于 4 年, 7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茉莉

    会员
    2016/02/05在16:09
    0 信用
    13 教钻
    136 学币

     “小荷才露尖尖角,已有蜻蜒立上头“

          举凡花者,能各领风骚,自是各有奇招。或艳压群芳,或遗世独立,或报春,或耐冬……,不一而足。而荷花,能在群芳争喧的盛夏,独树一帜,应以其气韵清幽。而容颜之美好,倒反属其次。
          荷栖身之处,很是心思别具。炎炎夏日,它就泊在那万顷湖水之中,先铺开了田田绿盖,再一竿竿地绽放开来。只看着那款款绿波,已教人觉得清凉无限,泌入心脾,未见花开,心中早就无限向往了。
          然后小荷尖慢慢地从无穷碧叶中耸起,不急不缓,再次第地舒展开来。既娇羞,又骄矜,且端凝,教人看着,既怜且爱,又带着敬,一开始就不敢有造次之心。


    “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

          荷性净洁,若供于瓶中,能清瓶中之水,且不减其清丽幽香。因而“香远溢清,亭亭净植”自是不妄此言。如此天生丽质,自然难免自怜自赏。它只一径立于水中,不忧不惧,不言不语,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于是有思慕者,为一亲芳泽,自觅小舟,一路体味着“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仿古情怀,络绎不绝,涉江而往。
          想见是怎样的盛况,那么多植于陆地上的奇花异蕊,被冷落一旁,反而是这么曲折难近的水径,却被人屡屡探寻,歌咏不息。真是个“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这一个喧嚣的暑日,这一片喧嚣的蝉鸣,这一些喧嚣的人群,都为了拱托这一脉淡雅的荷韵…….
          总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延续下去……

     

    “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

           哪知花期苦短,瞬间即逝。不觉中,西风渐起,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花凋零,叶萎残,一汪湖泊,一下空了下来,水路不再曲折难寻,却再无轻舟造访。枉自有几竿残枝狐零零立着,倍觉凄凉。
          一时自伤身世,思量前后,竟不知当初是错在哪里了。究竟是“自是荷花开较晚,辜负东风”,还是“当年不肯嫁东风,无端却被西风误”。
          只是,光阴难逆,所有的感怀,都只能是后话了。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

         于是,冷雨秋窗之际,听着雨珠打在残败的荷叶上,错落有致,一时竟恍惚了,以为又是在盛夏之中,急管繁弦,丝竹歌舞……
          如今憔悴,风鬟雾鬓。
          追忆似水年华。

    后记:其实,花不过是花,人之咏叹,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