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

  • 花落

     申时义 更新于 4 年, 8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申时义

    组织者
    2016/01/22在21:00

    经过鞍山。
    就像经过任何其他城市,可以写其历史,也可以不着一字,悄悄离开。
    毕竟,是来工作的,哪有那么多闲情。

    他们带我去看了玉佛苑,看了世界上最大的玉。
    也讲了很多关于玉的故事,特别是那岫玉的传奇。
    但我却怎么也感不起兴趣来,因为我总觉得鞍山最最珍贵的玉,已经消逝了。

    还有什么传奇,能象她的一生那么让人叹息!

    据说,她出生的时候,她母亲便做了梦。
    有白发老人暗示她母亲要给她取名为“棻”,但字典查不到。
    所以她便叫了“晓旭”,因为是清晨与露珠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
    而那“棻”,康熙词典分明注明是“香木”的意思。

    原来,她就是那五百年前的黛玉,木石缘尽,花落人忘。
    原来,她就是那一千年前的绛珠,用泪还情,感天动地。
    就是这么个人儿,今生今世,却红楼梦醒,留给个中人无尽的哀思。

    经过鞍山,竟然没有人提起,不仅为之伤感。

    又想起晓旭写的诗歌:

    无 题
        陈晓旭  如果我死了
      你是否失掉一些快乐
      为了我
      是否会让你哀伤
      在心头上停留片刻  在灯火辉煌的舞台上
      你是否会感到孤独
      在朋友们热烈的交谈中
      你是否会在角落里沉默
      在甜梦萦萦的仲夏之夜
      你是否会感到一丝凉意
      在冬日雪花分飞的清晨
      你是否会感到寂寞

      当世人已将我的名字淡忘的时候
      你是否会在心底
      悄悄的为我唱一首
      忧伤的歌

     

    彷佛有预言一样的,
    她就这么走了。

    又让人想起几百年前黛玉的葬花词: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好在,来年,花还会开。
    只希望,下个花季,她能找到能与之举案齐眉的人。

     

    (此文写于2007年8月6日)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