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小区将拆墙

  • 白话小区将拆墙

     朱德焕 更新于 4 年, 7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朱德焕

    会员
    2016/02/27在20:26
    0 信用
    13 教钻
    138 学币

    一小村名石江,原将修公路,几多农户,堵路于中,干预强拆,曾定为刁户。后经调停变迁,而今道路通畅,几座学府搬至后,另起名曰职教园区。一时大兴土木,文化兴盛,以石江之名命名之地,不胜牧数。加之本地有一书画家,随处题名。更有“毛驴肉不错”网友推晒,名气大增。有石江码头、石江别苑、石江小院、石江书院等等,犹雨后春笋般,多了去了的吃货好去处,让人一时难忘怀,谁还会想起那几户刁户耳。村中驻有一小区,唯仅有地下停车场一优势耳,也沽名钓誉沾石江之名,自明其曰:高档宅区。

    丙申二月某日,中央突公布一重磅头条,原文曰:新建住宅小区将推广为街区制,而不再建封闭之住宅小区。遂要求,已建之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亦将逐步打开。

    石江顿时一片哗然。原村住户,早已习惯各自相安,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这下,广场舞大妈、小区保安、业主群、农家乐经营者一干人等,议论纷芸。有曰:无围墙,物业咋管乎;有曰陌路人随意进出咋办乎;有曰我已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我想静静也难乎?有曰孩童还会正常奔跑乎;腿脚不便之老人还能小桥路上消磨时光乎。

    免不了也有人关心自己,鸡犬之声还能相闻否。反正有人找出物权法,有人开始关注噪音污染说,一时间赞同者有,质疑者也众,呈人多伎巧,奇物滋起之景象。

    有人议论到围墙生活,起初如何不适应绕路,不适应拥堵,难以忍受高物管,低服务之生活,难以忍受停水停电断煤气之艰苦,然已习惯于各种纷扰,因已投入装修之资金,建立各自娱乐小圈,难于相处之人,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舒适依赖于此间,无非是承受些车堵人心堵之事罢了。

    说到车堵,不禁想白话下下:很久以前,村里耕地靠养牛,出行靠驴,难免每日村里会留下满地之牛粪和驴尿,一时困扰,遂围绕驴问题召开研究,多年无果。冷不丁地,村里有了第一辆车,不知是啥名堂,也不知几个车轱辘,最终出行和耕地都靠它了,驴问题化学变化为餐桌肉。

    车子出现解决了牛粪问题,但汽车普及,拥堵理所当然上升到国家政治大事耳,想当初两次海湾战争,产油国也很牛叉,隔三差五制造点石油危机,全球也震动,大国控制重要海峡,军费开支惊人等都扯远啦。反正又是冷不丁的,电动汽车出现啦,更屌的是石墨烯电池技术的成熟,充电几分钟就能开上千公里,又让全世界重新洗牌。

    当然白话“堵”,也想到索马里海盗故事:亚丁湾旁,有一穷国叫索马里,海盗劫夺商船,索要赎金,横行霸道,这几年,好像突然“灭亡”了。原来,有一商人,教会了他们捕捞金枪鱼销往日本之生计,他们放下了枪炮,抓金枪鱼去了。有了生计,谁还去牺牲尊严,做那种让全世界添堵之事呢。

    如果想解决交通之堵的问题,当然有很多畅想,“互联网+”时代,共享有出路。当然,如“马丁包”类技术之成熟,众可飞起去上班,也就不存在交通拥堵之事了。

    一村如此,村村相连。纵观一城,城被“区分”,苦不堪言,小区拆墙之问题,无非就是运用开放式之街区,取代封闭式小区,打通城市的微循环的问题。

    然大家对墙的依恋,恐怕并非文化、心理、潜意识的问题,在地域、心态、精神方面构建之墙,也根深固柢。在小区拆墙之前,恐怕首先要在不同群体之间,拆除上学机会,就业机会,致富机会等方面的高墙。余食赘形,物或恶之。法令滋彰,恐将盗贼多有。恐怕先拆除这些比小区之墙重要耳。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