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记

  • 理发记

     申时义 更新于 4 年, 8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申时义

    组织者
    2016/01/21在06:52

    每天讲完课,都被送到车上,送回酒店。而第二天早上,郭师傅的车准时在酒店门口等侯!

    来衡水前,朋友就告戒说这里衡水老白干很出名,说明是免不了要喝酒的,但到的第一天就被礼节地招待,主人很热情,也很温文尔雅,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豪放。 见这里人人谦谦君子,真的很喜欢这里的文化和人情。

    一个安静的城市,居住着淳朴的人民。昨晚课后还去理发了,车送我去的,说是衡水很有名气的理发店,开了十多年。门面不起眼,上面的匾牌写着:”市委理发店”.。不禁很想看看里面有何奥妙,能担得起那么大的名牌。

    掀开门帘,里面只有一个人,一40岁左右女人,坐在沙发上打毛衣。左脚边睡着一只猫,右脚边躺着一条狗。那狗在打哈欠。只有三个座位,也没有什么先进的洗发设备。

    正纳闷呢,以为是那妇女亲自理发,谁知她头转一下说:“来客人了。” 原来她身后沙发上还躺一人。只见一中年男人茫茫然猛起身,晕乎乎揉揉眼,打量我们一下。郭师傅有些尴尬,我到很喜欢这温馨场面。

    “这里理发吗?”我问。
    “当然, 请坐请坐。”
    “理得好吗?”我马上后悔说出,但当时实在是随口就问。
    “那还用说,我们开了10多年了,市委的人都来这里理发!”
    “理发多少钱?”自从在大城市被骗过,我一般都会先问价格。
    “5元。”
    “5元?那么便宜?”我几乎是脱口而出!虽然我马上就后悔。
    不过惊诧的还是那男人,他很不解的看我好几秒种.。我马上回头对郭师傅说:“我就在这里理发了,之后直接自己回宾馆。”

    我自个儿走到那洗头的地方,是一个洗脸槽。中年男人麻利地拧开水龙头,帮我洗起来,然后就是用陈旧的毛巾帮我擦干头发,然后我就坐上去理发了。 

    整个理发过程也就10分钟不到,,我不知道那理发师傅是否在显示其10多年的技艺,那么利索,挥剪如风。 但我的确很喜欢这种感觉,印象中好象这样的理发经历是10多年前的事情了。我相信这样的师傅是靠得住的,虽然没有豪华的装修和吵人的音乐,但我真的感到将自己的头发交给他打理是放心的! 

    整个过程他没有同我聊天,是很专注的那种深情。我认为一个男人专注的时候是迷人的。而且我很欣喜的是没有人在我的耳边说我的头发软,需要烫,也没有人对我推销会员卡或昂贵的洗发水!一切都那样安静,连那猫都没有叫一声! 我看着摆在镜子前两边发黑的海绵,觉得他说开了10多年是有道理的,肯定有很多人象我样,喜欢这种淳朴的理发方式,而不是什么敲敲打打, 花样繁多。至少没有让我选择是发型总监的50元好还是老板亲自理发的80元好。他就那么一个人,是发型总监,也是老板,更是洗头师和理发师。

    我想他的女人已经习惯看到他忙碌的身影,而且早已融入了他们的生活。我想她在为他织毛衣的时候,有无数的穿针引线都配合他的理发节奏,他们已经构成了一道风景!

    他那么快就理好头发,还用剔须刀为我清了下脸面,然后就直接拿吹风机要帮我吹头,我马上说,”能否先洗下?”

    “还要洗?” 他很纳闷的样子,见我又坐到了洗头的地方,他才反应过来。

    吹头发也很快的。 我没有来得及看是否满意,但我坚信会很好看的。而且我想5元前已经很值得了,因为我觉得他的技术和服务是最好的,至少让我能放心地将头交在他的手下!就象小的时候将头交在外公后来是爸爸的剪刀下!

    理完后他又默默地坐回他的沙发。而他的女人热情地给我介绍回去的路,还一再提醒要带好所有的东西,虽然没有说欢迎光临等时髦的语言。我想若我是在这里长住我还会再回来的!

     

    (此文写于2006年12月19日,亦见博文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