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如手足

  • 朋友如手足

     多多 更新于 4 年, 7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多多

    会员
    2016/02/05在14:19

    了解多多的人知道,多多一定不是为了说朋友,因为“朋友如手足”后面紧接着的是“女人如衣服”,这是很多年前,一位朋友整天叨叨的话语。尽管所有的女朋友给予这句话强烈的鄙视,但在“朋友就是用来出卖的”人际关系不断演进的今天,女人,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在多多看来,还是衣服。

     

    这样的念头,源自多多进入了服装业,因此,朋友们大可不必鄙视多多的想法,因为这纯属多多的职业病,再加上一些强迫症的表现,就更加无法自拔了。

     

    服装业的演变和分化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研究服装的人,无不为各个时期涌现的服装特色而咋舌。尽管你不从事这个职业,也无法忘怀那个全民穿着军绿色和中山装的年代,你也无法忘却玛丽莲梦露那句疯狂的香水广告:“睡觉,我只穿CHANEL N°5”。近期出版的《服装的罗曼史》,竟把SM作为该书的首章,将束缚视为服装的真谛,真是惊世骇俗。

     

    服装业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就是走秀。女人的一生,也就像一场服装秀。普通的服装秀,就是“展示服装”,深层次的服装秀叫做“演绎服装”。因此,女人的生活态度就完全反映了她的人生目的。女人可以选择平平淡淡、心如止水的过其一生,你来世间一遭,就是向整个宇宙展示了一遭你的命运。女人也可以选择去“作”,你来世间的这一遭,不愿意过泛泛而谈的生活,你倾尽所有,为了追求自己喜爱的人或事,并且不断地想用自己的行为去影响周遭,这就是“演绎人生”。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擅长去演绎,毕竟,就连衣服本身也是这样,有的衣服只能用来穿着,有的衣服只能用来作秀。你不可能把赵本山小品里玉米造型的服装穿上大街啊。所以,女人要把自己无情地分割,该展示的展示,该演绎的演绎,不能弄错。该作的时候作,不该作的时候就收。不该作的时候错作了,就好比正式酒会上穿成了“兔女郎”。该作的时候不作,就好比假面舞会上穿了西装。这个问题很严重。

     

    现在要讲讲“女人如衣服”的本意。不说一下,显得跟多多的习惯不符。这句话,其实不是说的女人本身,而是说的男人的某些习惯。这年头,审美疲劳,男人也有自己的苦衷,你不能强迫他多少年还穿着同一套衣服,当然这太夸张了,事实上除了被迫进山躲命的野人,他不可能穿同一套衣服那么久。聪明的男人很懂得内衣天天要换,外衣不一定天天要换,小雨衣一定要穿,“富逸”牌防辐射工作服要常常记得穿。这样一来,道理就变得很简单了,女人,不管你做男人的内衣还是西装,你随时都有被换掉的可能,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世界上惟一不变的是变化”啊,于是聪明的女人,从容地在内衣、外衣中不停的转换,以适应换衣的需求。当然,女人毕竟是女人,男人也还是男人,衣服换了,也总有来不及洗涤熨烫的,这就造成男人有购买新衣服的需求,这个问题也很重要。

     

    服装的最高境界就是“皇帝的新装”――不穿衣服。那么女人的最高境界就是――不做女人。这个难度太大,多多50岁以后再研究一下。

     

    本文纯属“晃点”观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写于2007年8月2日)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