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这样的夜晚,我才会这样的闷骚

  • 是不是这样的夜晚,我才会这样的闷骚

     响风 更新于 4 年, 7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响风

    会员
    2016/02/05在19:55
    0 信用
    13 教钻
    8 学币
    2007,NNDX,就2007了。
     
      1997,我老人家毕业后刚出道,屁颠屁颠到了广东。
     
      出来前,家里人张罗着帮我分配工作,不巧老爸刚从领导岗位退下来,这种事情,自然是要去求人。
     
    老爸一辈子耿直,在位的时候强硬的不行。要他求人办事,当然是面子拉不下,我更是一万个不愿意。
    全家人开会分析,分企业没意思,没死的企业不多,剩下的都是将死的。分行政单位,按照当时的情况,只能去工商,税务,公安这些,进不了政府机关什么的,并且这个还要老爸厚着脸皮去找那个市长(老爸的对头,后来在上饶市委书记任上自杀震动全国的那个人)。老妈坚决反对,说讨厌穿制服的部门,我儿子不去那些养流氓和养老的机构,没出息。老爸强烈建议去当兵,总后有关系,大学毕业搞进去可以再混个军官,奶奶又坚决反对,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他要是去当兵几年看不到我孙,我就不活啦。
     
      这么大一个人,总不可能养在家里,何况他们认为我在家从来就不务正业,每天狐朋狗友,不是喝酒就是搞事,管不住。这个时候,一直意淫自己可以独自干番大事的我,不失时机建议说,鄙人想去广东锻炼锻炼,打工养活自己,靠自己能力发展,开辟一个无限广阔的天空,将来随便买个宝马回来接你们去度假。
     
      在当时没有什么更好办法,我又很MAN的情况下,老爸及其欣赏的同意了我的建议,但是,还是不放心,要我先去他战友办的企业。于是修书一封,要我千里带给他战友,路上我偷偷拿出来看,无非就是小子好高骛远,望老兄严加管教之类的。老爸其实很赞成我去企业锻炼,他做了一辈子企业,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在这条路上走出点成绩。他战友是本地广东人,改革开放前移民去了澳门,发财后回中山开了个皮具厂,我去的时候,该厂还处于发展中,在张家边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窝着。
     
      刚到中山汽车站,我就电话老爸战友手机,他接通后说,你打车来这里吧,然后把地址告诉我。一路上几十块车费,把老子心疼的啊。下车后还好,一番寒暄后,我掏出老爸的信严肃状给他,他迅速的看了下,说道,先吃中饭吧,然后开着一部奔驰320带我去了家饭店。
     
    这辈子最窘的事情之一应该是吃饭的时候,我怎么知道当时广东这个鸟地方,第一次倒在碗里的茶是用来洗杯子的啊,当时就一口喝了,看到他有点惊讶,自己开始用那水洗杯洗碗起来,我恨不得钻桌子底下再打车回江西算了。
     
      更郁闷的莫过于他把我带回他的工厂,领着我现场一个车间一个车间参观后,就直接把我分配到了包装车间做员工,整天没日没夜的在那个小地方折腾。后来工友跟我开玩笑说,开始还以为你是客户呢,老板带你到处看,边走边指指画画。
     
      在那里熬了两个月后,老板,也就是老爸的战友终于把我单独叫出来,深情的看着我,语重心长的说:我想让你在每个部门都做半年的员工,等所有部门的工作和流程都熟悉后,我再提拔你为主管级别。我当时那个心酸啊,靠,那么多部门,每个部门半年员工下来,我都差不多可以做爷爷啦,再说,这个行业我实在是没有兴趣,其他的这里也不好说,反正就是呆不得。于是坦然道:林伯,我有个同学在中山市区,想让我过去一起做点事,我想去。就这样总算脱离了那个地方,扛着一床被子逃似的跑去我同学那里,开始了我真正的自力更生,自找工作的晃荡人生。。。
     
      1998年初,我瞎猫碰死老鼠,第一次面试,就成功了。进了一家澳门人开的针织毛衣厂。后来才知道,第一次成功不是因为我牛,而是人家根本就内部商量好了,基本不挑人,一次性先招30个大学生来实习。
     
      。。。。。。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从中山的制造业到广州服务业,再到汕头帮公司建分公司,到深圳负责一个地区业务,再到自己搞搞震,忙到现在,猛一回头,得到的不多,失去的不少,当初那个誓言要5年买奔驰的年轻人,已经成了一个整天在街口看着奔驰车呼啸而过,眼睛盯住人家奔驰车的轮子发呆,流着口水的发福中年老男人。
     
      2007,不再有誓言了,只是希望别人的奔驰车从身边疾驶而过的时候,我还身体硬朗着,不至于被奔驰刮来的风吹倒;只希望所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平安就好;只希望自己关心的人,快乐就行。
     
      没有期望,但是还活着,所以,自然只能回忆,在闷骚中回忆,在回忆中闷骚。
     
      广东8年,那些日子不再有,中山的炮哥,中山的哺乳动物,广州的珠江傍边的那一夜,汕头汕海湾的那轮明月当空,还有深圳的许多大小故事。
     
      在2006最后一个夜晚,一个中年男人,一边和朋友调侃,一边拼命打字追溯那些不会再有的日子。
    (2006年12月31日)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