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爸爸

  • 我的爸爸

     多多 更新于 4 年, 7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多多

    会员
    2016/02/05在14:26
    0 信用
    13 教钻
    8 学币

    一、我的爸爸不像话

          我的爸爸比我阿哥大19岁,比我大21岁,比我妹妹大24岁。
          我爸爸和我们仨在我姆妈的呵护、鼓励和威胁下于江南某农村一同成长。
          小的时侯,我并不以爸爸为荣,因为他实在不太像话。
          他最不像话的一点就是太年轻。农忙时节,我们仨放学后到田里找大人,爸爸骑着他最骚包的永久牌自行车载上所有的孩子回家,同村的女人们在田埂边大声起哄:“带弟弟妹妹回家啦?”我姆妈走在后边护犊子,赶麻雀似的回应:“滚你们的蛋哦,干什么?你们不服气啊?”
          太年轻使得我的爸爸不太像爸爸。我们放学后经常看见爸爸架着梯子,一半探在水里,在桥洞底下掏鸟窝,然后欣喜若狂地端出一窝粉红的小鸟。这掏鸟窝的事儿给我们兄妹心里留下太多的阴影,直到我上到大学,我看见鸟窝还是会去端。
    我和小妹妹交给老师的日记里写道:“我的爸爸是个书呆子。”用我姆妈的话说:“他识几个字!”事实上,我父亲读书向来很聪明,只不过条件不允许,读完中学便不了了之,在当会计还是开供销社代销店的人生抉择中,爸爸毅然选择了开小卖店,小店私有化后,立即遭资产重组,爸爸的小店沦陷,被我姆妈占有。因为“识几个字”,爸爸迷上了看武侠小说。村子里面以及其他村子里面无论谁家的武侠小说都被我爸爸干掉过。在实在找不到书看的日子里,爸爸求我们到同学家借,并承诺一定会还的。爸爸拿到书后舍不得一口气看完,即使看完还要再看一遍,同学老是来催讨,不停的催讨,使我从小懂得不能拖欠民工工资。之后我听说过很多的武侠迷,但是我根本不屑一顾,因为我坚信,那些所谓的武侠迷都不及我爸爸在那种艰苦条件下执著的追求。爸爸坐在马桶上,手里拿着武侠书;爸爸吃饭,手里拿着武侠书;爸爸坐在被窝里,手里拿着武侠书。爸爸的书被姆妈从饭桌上扔到外面的阴沟里,还被姆妈扔到过灶台火炉边,爸爸忍辱负重,都捡回来了。
          姆妈要去进货,哄爸爸看小店。走前一大杯“泗洪特酿”酒,一盘花生伺候好,让爸爸边看武侠边喝酒看店,爸爸身临其境,渐入佳境。来买东西的,他几乎不正眼瞧人,用手摸到东西就给人,拿进钱来就拉倒,倘使别人不问,是不知道找钱的。其时班主任恰好来家访,站在柜台外与爸爸搭讪半天未见回应,愤而怒吼:“你听见我的话没有?你女儿成绩可不怎么样!”爸爸眼皮都没抬,嘟嚷一句:“那又怎么样?”老师愤而疾走,之后总在班会数落:某某家长不尊敬老师,一点儿礼貌都没有云云,使我为这样的爸爸感到无比丢人。回家问爸爸为何如此对我老师,爸爸说:“他老卵~!”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丫他妈太屌!”很多年后,我在大学里,收到读中专的小妹妹的来信,小妹妹抱怨说:“爸爸经常说粗话……”我回信劝小妹妹要理解爸爸生活的环境。
          爸爸不尊敬老师的事情还有一桩,就是他拒不配合老师说出我为何一直考第一名的秘诀。一次初中大考之后,家长会,事前老师跟他千叮咛万嘱咐到时候要“讲几句”,一开会,发现爸爸不见了,后在操场找到爸爸,正跟别人抢篮球满头大汗。爸爸走进去,不耐烦地当着全体家长的面问老师:“干什么啊?老子玩得好好的,把我叫来。”老师说:“大家想听听,你是怎样教孩子读书的。”爸爸说:“鬼晓得她怎么考的啊?我又不管她的!我可以走了没有啊?”
          这都是爸爸“太年轻”惹的祸啊。离谱的是,后来我考去了省重点高中,住校。爸来看我时,走在街上被同学瞧见,第二日,有传言说我早恋了,挽着一身牛仔服的男子的胳膊逛街云云……

    二、我的爸爸不爱我

          我小的时侯,额头突出,眼睛眯缝,头发稀拉,我奶奶曾说,看见我一幅永远没睡醒的畏灶猫样子就会莫名其妙的来气,一次她实在觉得看不下去了。便把我从竹制的旧式童椅中提溜出来,一把扔在边上的草堆上,扔在草堆上的时侯还嘤嘤地像小猫似的哭了几声,那样子让人看了更来气。那时侯我的哥哥是个人见人爱的小男孩,每天都有人来借我哥哥去爬着玩儿。继而我的爸爸又控制不住,使得姆妈又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妹妹。我于是先天认为没人喜欢我,尤其是爸爸。上面讲到爸爸不尊敬我的老师也是一个理由,我曾想,大概爸爸实在讨厌我,继而恨屋及乌吧。  爸爸从未看过我的成绩单和奖状,我曾故意摆在桌上,然后躲在角落里偷看爸的反应,结果毫无反应,我经常怀疑是不是当时农村的家里桌上太乱东西太杂还是光线太暗,不然爸爸为什么不知道那卷起来的东东是奖状呢?后来我渐渐得出结论,是爸爸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他可能不爱我。
          小卖店被姆妈占领后,爸爸开始做生意,去北京出差回来,孩子们欢天喜地围到爸爸身边,爸爸给哥哥买了飞机模型,安了电池真的可以飞起来;爸爸给妹妹买了轨道列车,在家里摆一大圈,还有火车头和车厢呢;爸爸给我买了……什么也没有。爸爸说:“哎呀,忘记了,还有一个人的。算了,跟妹妹一起玩吧。”妹妹立即把她的列车收了起来。那一天我沮丧极了,我终于可以确定,我的爸爸,他真的不爱我,甚至,他可以忘记我的存在。
          这样沮丧的心情,使得我的性格变得有点古里古怪,我不太合群,也不太说话,但凡说话,能气死很多人。我气过隔壁的大婶,她说早晚有一天要撕烂我的剪刀嘴;我气过我哥哥,我哥哥举着一张小板凳追了我几条小巷子,说一定要砸死我,原因是我说他是姆妈私生的;我最终不知怎的惹到了我姆妈,我姆妈抄起一根竹竿就追我,说这次抓到一定要绝了我的气儿。我是从老宅的后门跑出去的,跑得潇洒至极。在乡村的夕阳照射下,我和姆妈一前一后在村子里赛跑,她抓不到我,我绕跑了大半个村子后,渐渐体力不支,终于又从老宅的前门跑进了家,经过大门槛的时侯,遇见我爸爸,我大声喊着:“爸爸,爸爸,救救我,姆妈要杀我。”腿都吓软了,爸爸一把拽住了我,姆妈跑进来,抓住我一顿狂揍,竹竿都打裂开了还不撒手。整个夜晚,我在悲痛和饥饿中抽泣着并认真分析着,我认为一个正义的爸爸,他当时应该上前一把挡住姆妈,并且夺下她手里的竹竿,扔到村后面河里去,并且严厉警告姆妈不可以杀小孩子。我于是再次确定,其实是爸爸不爱我,他才会这样。

    三、我的爸爸长大了

          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我的爸爸后来开始爱我,是因为我的爸爸长大了。
          我读小学的时侯,爸爸20几岁,他还在沉浸在爱我的妈妈中。
          我读中学的时侯,爸爸30几岁,他正在努力成长。
          我读高中、大学的时侯,爸爸40几岁,他长大了。
          ……
          那是生命里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天啊!
          我15岁一个冬日的早晨,我搀扶着家中的老奶奶到3里外的镇上,去爷爷生前最爱去的茶馆喝茶,每次去都盛装打扮,那日,奶奶穿了鸭绒大衣,我穿了一身洋装。爸爸正好也来镇上办事,遇见我们,叫我们慢慢喝茶,自己先回家了。这天晚餐,爸爸很认真的在饭桌上讲:“今天我看了,全镇上的女孩子,只有我家丫头是最漂亮的,其他的根本没法看,我家丫头最好看。”爸爸很认真说了好几遍。那一天,我闷头吃饭的时侯仍一声不吭,但内心充满了欢喜。长这么大,终于听到爸爸的夸奖了。
          在中考前的日子里,爸爸不停为我买来补脑口服液,此后不管去哪里出差,带回的都是最新的口服营养液。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爸爸深夜从工厂回来,都先到我和奶奶的房间来看看,脚步轻轻的,把加班发的好吃的放在我的枕头边,居然有时候是毛茸茸的水蜜桃,可能没有洗,早晨醒来我脸上手臂上全是水蜜桃的毛毛,十分痒痒。一次,爸爸又悄悄进来把吃的放在我枕边,恰逢我发梦话,我梦里正吵架,脱口而出一句:“狗日的!”爸爸几个巴掌把我拍醒说:“好啊,没良心的,给你送吃的,还骂人呢?”这句“狗日的”是跟爸爸学的,如今,在我32岁的人生天空里,依然漫天飞舞着这句“狗日的”,一辈子也改不了了。冬天到来的时候,爸爸睡到半夜下楼来,到床边扶起倒在被子上的开着的台灯,拿走我手里的书。然后把被子边缘都按得结结实实不漏风,再轻轻上楼去。
          那年的中考加考了体育,我从小到大体育不及格,爸爸担心我功课即使考了第一名体育却不合格,叫我早晨起来去跑步,那时候乡村铺了石子路,我从爸爸的村子跑到别的村子去的路上,腿发软扑在地上,膝盖和手掌都嵌进了石子,鲜血直流,爸爸说即使这样还是要坚持,此后爸爸曾陪我跑在乡村那带着露珠的石子路上,不久便气喘吁吁了。后来真的中考得了第一,体育考试也死皮赖脸勉强通过了,爸爸并没有很大表示。只是记得无论考哪一场的时候,出门前爸爸都说:“要用平常心去对待!”我想,这也许就是爸爸一直以来死也不肯告诉老师和别的家长的秘诀吧。
          后来考入重点高中,第一炮就不响,期中考试我考了27名,在乡下拿惯第一的我一时不能接受现实,到宿舍收拾包包直接回家了,到家把包一扔,说:“不念了!”姆妈骂,奶奶哭,就是不肯回学校。爸爸回来说:“你考27名就这样,那最后一名的人怎么过?只要不当最后一名就行了。”学校不停打电话来,爸爸把我押送了回去。自此,我的人生目标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不当最后一名!并且成功实施了一次倒数第二,煞是痛快。后来我顺利考上本科,爸爸坚信只要坚持不逃学就能考上大学,在重点高中,只要遵守纪律,读个大学应该没问题。爸爸更坚信,只要不是倒数第一,就一定没问题。现在看来,无疑,是我爸爸的领导力精神影响了我的一生。
          这期间记忆中还有一些的点滴滴,表明我的爸爸和我的爸爸的爱正在长大,诸如:
          我18岁的时候,第一次得到一个菠萝,是爸爸从外地出差回来经过学校送来的。我不知道这扎人的玩意儿应该怎样吃。
          高考前,我的身体蔫了,回家后爸爸让赤脚医生给我挂葡萄糖,不让我亲自去,把赤脚医生喊到家里来,不挂完水不许他走。
          我去读大学,爸爸一路送到学校,帮我铺好被褥。学校发了暖瓶,爸又去买多一只,说怕热水不够用。走时,把口袋里的剩下的钱统统塞到我的口袋。几个月后冬天来了,爸爸看见家里还有我的一件棉袄,竟然专程送来……

    四、我的爸爸是个穷人

          我的爸爸以前开小卖店,后来养过鱼,做过商人,他把全村人养的鱼卖到了北京,后来又把周围村庄的所有的鱼都卖到了北京,后来他又把我外公家村子里面的蔬菜也整卡车的卖到了北京。我爸爸做生意,一年只做一趟。赶在过年前,组织好所有村子的货源,通知北京的车队开到江苏,最多一次,一共来了约10辆卡车,浩浩荡荡,我们家里便住满了满嘴北方话,天天喊着要吃大葱煎饼,拒绝吃米饭的北方司机。
          那是我爸爸的黄金时代,是爸爸在年轻时最为春风得意的日子。所有的人都听爸爸的指挥,调车、集货、包装、搬运、装车、长途运输、交货、回款。20年后,我在日本学习那个叫做“物流”的东西,猛地想起我的爸爸竟曾经是那么优秀的“物流人”。
          半个月后,爸爸和押车人员回家过年。他们每人穿着崭新的皮靴,皮衣,肚肚里面装满了北方的涮羊肉,扛着整蛇皮袋的10元版钞票回乡了。直到第二年夏天,我们仨小孩在家疯玩儿,掀开爸妈大床的被褥凉席,底下铺的都是整沓的10元钞票。不过,那钱不属于我的爸爸,被我姆妈占有了。从道理上,我爸爸有拥有权,但没有使用权。他可以睡在钱上面,但不许擅自抽出一张去打牌。我的爸爸十分遵守纪律,从不犯规。但我爸爸还是可以去打牌,爸爸说,打牌不需要钱,因为爸爸坚信自己会赢,所以从不带钱。我爸爸的怕老婆精神和阿Q精神,一直激励着我前进的步伐,使我在最艰难的时候,仍旧相信,任何事情一定都有办法解决。我爸爸常常自豪地说:“怕老婆是中华民族的美德!”犹如我走上社会后,经常叫嚣着:“吃亏是福!”
          爸爸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于是爸爸被村委会招安,先后管理过4个村办工厂,一时间风风火火,后来村子评上了县里的文明村,他们成立了实业公司,买了自己的卡车。但我的厂长爸爸,经常口袋里只有2块钱。只有到过年的时候,他可能能攒到20-30元。不管怎么说,我爸爸后来真的开始穷了。一来,三个孩子成长的费用,并不是所有农村家庭都能负担的。再来,集体所有制的工厂,为爸爸收获了名,失去了利。因而爸爸思念过那段自我奋斗的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大把收钱的土匪式的历程,但终因人性中那些无法突破的种种局限,爸爸便顺应自然了。
          因为爸爸的“穷”,我总担心他。经常悄悄对爸爸说:“你不要把自己的差旅费补贴也交给姆妈呀!”谁知爸爸并不以此为耻,反以为荣。这就像王小波《黄金时代》里的陈清扬写的最后一篇交代材料的效果一样。他喜欢这样,你还有什么办法?那是他自己愿意并喜欢的啊。
          爸爸请我吃过一顿饭。就一次,就我们两人。那还是高中住校的时候,爸爸说:“你在学校过得很艰苦吧。爸爸今天请你吃饭店。”我问爸爸:“爸爸,你有钱吗?”爸爸说:“放心,爸爸有钱。”于是我们点了一条鱼,还有两个什么菜忘记了,爸爸喝了点儿酒。结账的时候,老板说算20块吧。我爸爸说:“啊?这么贵?”爸爸摸遍所有的口袋,只有18元。之后爸爸一再承诺,下次还来他家吃,要求优惠2元,见我爸爸风流倜傥,西装革履的样子,老板竟同意了。后来我不知道那天爸爸是怎样回家的,他没有钱,该怎样坐车呢?不知道开车的司机认不认识爸爸,如果认识的话,爸爸就能搭车回乡下的。我坚信,爸爸能找到一个认识的车回家的。我则从此后再也没有敢让爸爸请下馆子。
           爸爸虽然“穷”,但是一直都还很乐观。唯独一次,爸爸尝到了“穷”的苦滋味。爸爸当了村官了,要经常去乡政府开会。爸爸跟姆妈说:每次出去开会,别人都开摩托车,“比比比”的就开出去了,只有爸爸没有,摩托车3000块钱不到,只要自己出500,其他由村委出。我的姆妈拿摩温似的残忍地拒绝了爸爸。我可怜的刚过40岁生日的爸爸,坐在门口,顿时觉得一阵委屈袭来,眼泪在眼眶里打了好几转才回下去。这动静吓到了我姆妈,也引起了全家对姆妈的讨伐。第二天我姆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给爸爸买了摩托车。
          我们兄妹仨工作后,过年过节,都习惯性地给姆妈钱。我则还偷偷的给爸爸一些钱,并嘱咐他,不许交给姆妈,留着出去玩儿,喝酒赌博都行。回头姆妈打电话来笑着说爸爸回头便缴枪了。后来我经常在思考,做一个像爸爸一样的穷人,到底好还是不好呢?

    五、我的爸爸是一个有美德的人

          前面讲到,我的爸爸常常引以为豪的一句话:“怕老婆是中华民族的美德!”我的爸爸无疑是具有这种美德的人。
          我的姆妈和爸爸同岁,小时候曾同学1年,因为不是同一个村子的,经常互相鄙视对方。放学后,他们一个走在河这边,一个走在河对岸,还迎着风拌嘴。我姆妈嘴凶,小时候的爸爸骂不过小时候的姆妈,爸爸没有办法,只好长大后娶了姆妈。
          爸爸当村官后时常有酒局,爸爸酒胆比酒量大很多,后来这点也遗传给了我。爸爸每喝必醉,有一次吐得厉害,不成人样,进了院子不甘上楼遭姆妈唾弃,便径直去了柴火间,跟狗狗小黄住了一宿。
          我姆妈好搓麻将,年关,爸爸奉命到隔壁村抓赌,回来发现姆妈怒目圆睁,爸爸不在家期间,姆妈聚众搓麻被抓,麻将被派出所没收。姆妈不依不饶,逼爸爸把她的麻将找回来。爸爸是上辈子欠了姆妈的,只好去派出所拿,管事儿的都认识,嘲笑爸爸后院失火,爸爸不管,由于认不出哪副麻将是姆妈的,只好拎回家5副,都给了姆妈。
          爸爸的工厂忙的时候,找不到女工干活,来向姆妈求援,请姆妈带领麻将桌上的女工去厂里干活,姆妈照办了,爸爸出门办事回来,工厂根本没人。姆妈实在熬不住,又组织了两桌女工,继续搓麻了。爸爸咬牙把村里的瘸子都找来,自己干了。
          当然,爸爸的此种美德也换来姆妈对爸爸无法言喻的爱。姆妈像宠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宠爱着爸爸。潜移默化中,姆妈揽走了家里地里所有的农活,导致爸爸一度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爸爸不懂得种地,后来干脆分不清那块地是我们家的。姆妈为此发起了一次“认地运动”,姆妈让爸爸跟在后面,说:“走,我带你去认认咱家的地!”爸爸胃穿孔开刀后,姆妈关爱有加,一月后把爸爸养的白白胖胖,姆妈经常像欣赏战利品一样看着被自己一手养胖的爸爸,然后傻傻的笑着……
          后来,我试图发掘爸爸身上是否还存在其他美德。事实证明,他应该有。
    比如,我爸爸热心肠。有一年,爸爸值班时在草窠里找到一个饿昏的外乡男青年,爸爸不敢带回家,怕姆妈骂,就送去另外村民家。叫人煮了粉丝汤给他吃,问了一些情况后,爸爸掏出他所有的积蓄10元钱,问邻居借了10元,一共20元,让小伙子坐车回老家。用现在的眼光看,我很怕爸爸无意中帮助了类似“马加爵”之类的逃犯,试想,即使走错路,也不应该错进一个村子的草窠里啊。可爸爸认真的帮助了他,小伙子问爸爸要了地址,说回家后立即给爸爸寄钱回来。我立即回家向姆妈告了状,姆妈骂爸爸多管闲事。若干年后,姆妈还笑着讥讽爸爸:“那草窠里的人给你寄回钱来了吗?”
          再比如,爸爸为了整个村子的安全夜不能寐。每年年关,为防止外部来的偷盗,爸爸组织村子的巡逻队值班,通宵达旦。我心疼爸爸,经常跟爸爸说:“爸爸,遇见小偷不要追,实在不行,您一定要跑啊。”爸爸也说:“巡逻的目的,就是为了震慑犯罪分子。从气势上把他们赶跑!”爸爸不提倡械斗和搏击,但是,即便采用扔砖头的方式,也一定要吓跑对方。
          此外,爸爸对爸爸的爸爸姆妈的孝顺是老家出了名的。其他不说,单说我奶奶48岁生了爸爸,爸爸姆妈在19岁生了我哥哥,我哥嫂再接再厉,22岁生了小侄子。全家四代同堂,此乃大孝啊。这些也是我坚定地认为我的爸爸是真正意义上具有好多种美德的人,他是个好人。
          在此,祝愿我亲爱的爸爸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也祝愿爸爸的老婆我的姆妈身体健康,玩得开心。

    (2007年10月11日)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