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故我在

  • 我“作”故我在

     多多 更新于 4 年, 7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多多

    会员
    2016/02/05在14:07
    0 信用
    13 教钻
    8 学币

          一个叫张抗抗的女人,搞出来一个名词――“作女”。接着有人拍了个电视剧,名字就叫《作女》。
      多多对这个“作”字,早有耳闻,本就是苏南的方言“作天色”,讲的就是天气反常,讲到人身上,就是个折腾。
      小的时候,多多有个姨妈,每次跟老公吵架,她就离家出走来多多家,几十里地啊,全靠走路,经常到多多们家是深更半夜,多多母亲总说:唉,又“作”了。这个小小的“作”字便在多多小小的心灵扎下根来,并且在多多长大的日子里得以尝试和发扬光大。
      在多多生活的周围,多多也看到很多女人的“作”。作天作地作老公的有之,隔三岔五作神灵的有之。总而言之,“作”,好像是女人与生俱来的一种本领。有些女性问题专家还教导说:女人,要学会聪明地“作”。但有些作得很是过火,前日还听说某女寻死觅活威胁男人,这个就有点要鄙视之了。
      女人一般的作,也就是闹闹小脾气,耍耍小性子,偷窥偷窥男朋友的私秘,惹点儿小事情。越有文化的女人还越能作,这年头大家都忙碌了,压力比较大,女人从内心深处有“作”的需求,但男人不太吃得消受折磨。因此整个社会的离婚率高了。据说在上海的白领阶层,一度离婚率达到60%。
      经过多多的努力观察,多多把“作”分为两类。一种是“外作”,一种是“闷作”。
      前面讲到的情形都是“外作”。“外作”必须满足一定的条件,比如,最基本的,你要有“作”的对象。比如,作老公,作男朋友,作父母等等。所以“外作”的一般身边有男人或者家人。
      “闷作”呢,指的是没有发泄对象,自己作自己。通常的表现行为是喝闷酒,选择极限运动,闷头写乱七八糟的文章,生活黑白颠倒等等,通常适用于独身者。
      两者的共同点就是“作”都没啥目的,“作”就是为了“作”。
      多多大部分时间属于后者――“闷作”。作起来没啥动静的行为都属于闷作。这些年来,多多常常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小姐还晚。多多的朋友都说多多作。多多常常在漆黑的夜里起身,把床单被套拆下来洗洗,换过一套再接着睡。多多像幽灵一样游走在网络和黑夜,不愿将睡觉的时间用来睡觉,把吃饭的时间用来吃饭。在那次的婚姻中,有一次书房里通宵看《大长今》到早晨7点,多多的男人忍无可忍,起床揍了多多一顿,多多才夹起尾巴上床睡觉。
      多多也有“外作”的需求,但苦于找不到“作”的对象,即便找到,又恐不舍得“作”之,因此内心甚是痛苦。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判断一个女人是否幸福的指标可以增加一个“外作”指数。可以放开手脚“作”的女人,其实是幸福的,她有人陪着“作”啊。只不过,她有时候思想错位,以为自己不幸福,因而“作”得更厉害了。
      所以每当多多听到朋友“作”的故事,就毫不犹豫嫉妒得开始彻夜“闷作”。毕竟,多多也得生活,多多也追求幸福,多多也得“作”啊!

     

    (本文写于2007年7月17日)

     

    茉莉评:


    往雅里说
    叫风情万种,千妖百媚,轻嗔薄怒等等
    越是有腰力显摆的男人
    越爱待候会作的女人
    如烽火戏诸侯
    千金裂帛
    不济者就如宝玉撕把烂扇哄个小Y头笑

    所以
    古往今来
    女子皆乐此不疲
    但人各有天赋
    有人信手拈来,浑然天成,教人如痴如醉
    有人徒然效颦而已
    不过从多多取得大多多归过程
    多多必是天赋异秉的

    所以
    女人作吧作吧不是罪

     

    Smalleyes 评:

    好一“作”字!写尽女人心思。
    作为男生,我们是怕女人太“作”,也怕她们不“作”。
    被女人“作”可以是一种幸福,也可以是一种痛。

    从大看,社会到近来,女人更是“作”的厉害了。“超女”,“芙蓉”,“木子美”。。。那是作的大了!
    从小观,则是“家家都有一出作与被作的典故”。

    多多更从外作与闷作分析之,让人叹服!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