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沧州冷

  • 寂寞沧州冷

     申时义 更新于 4 年, 8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申时义

    组织者
    2016/01/21在06:50

    宾馆侍者的问候是礼貌而标准的! 他们培训过,要让客人宾至如归.
    我紧裹黑色大衣,匆匆回房,看到房间是那样的整齐干净,显然有人清扫过.
    将自己摔倒在床, 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竟然伤感莫名.
    想起古代戏子,在别人的掌声中谢幕,又在别人的审视中登场. 

    再次读了<传道书>,道尽一切都是虚空.
    一阵阵揪心,人说物离乡贵,可我怎么自省,发现自己都不是东西!
    突然间,觉得自己在追风,可我不是那鸥儿,我不能能闻到海浪的气息.
    觉得天大地大,我睁大小眼睛, 忽闪中, 朦胧起来.

    才一进12月,没有见过面的网友们发来很多链接,打开都是祝福圣诞,等回复却没有应答.
    每个链接都是标准的电子版本, 做的那样温馨漂亮, 但我看来却还是冷.
    昨天Y头说到他们家乡有个古代名人叫孟郊,
    今天学员说与沧州有关的还有个名人叫林冲!

    没有心思看八卦新闻,那是别人的花边故事,
    没有心思看亚运结果,那是别人的辉煌故事,
    听了一遍遍的邓丽君的无言独上西楼,
    可在陌生的城市我无法知道东西,而且窗外分明是圆圆冷月.

    突然觉得房间里充满了蓝色,是那种深深的蓝.

     

    (此文写于2006年12月11日,亦见博文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