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散笔——童年

  • 周末散笔——童年

     曹菁 更新于 4 年, 7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曹菁

    版主
    2016/02/06在06:04
    0 信用
    14 教钻
    235 学币

    又逢周六,窝在家里一整天,懒懒得不想动弹,在经历了一天网络之上的声色图文,通讯交流后,在这个多数人人已经入眠,只剩小雨淅沥,夜风吹佛的深夜,有那么点想记录下此刻点滴心绪的冲动。而似乎,如此这般宁致中带点轻忧的夜晚是最适合窝在床头写点什么的,一如多年前写语文老师布置一周作文一般。只不过那时是为了要求而记录,青葱懵懂的岁月里并不懂得当时“痛苦”(当写成了一种硬性的任务,不体个中深意的我自然觉得那是痛苦的事情)之下记录的文字如今都成了一笔今日看来异常珍贵的财富。那和今日看来截然不同的字体,还有那忽而稚气,忽而又老成的文字表述,让人猛地掉进已经那些远去的时光空间里。回忆总是因为距离而变得模糊,却因了这些记录而又骤然鲜明生动起来。

     

    童年,一支唱不尽,永远保藏最柔软追忆的歌谣。童年的记忆那么遥远,远得我们离开它不到太久,就已经朦胧了身影,记不起那些个岁月里怎样一年年抽长了身高,一年年褪去了青涩,一年年多添了成长的烦恼;童年的记忆又是那么触手可及,以致于看到身边孩童嬉闹的身影时会心的想到自己当年的玩的游戏,那些纸飞机,橡皮筋,洋片,玻璃弹珠……一代代的游戏玩具不尽相同,但那不涉世事,纯然的笑颜却是那么相似。

     

    小的时候,每天盼着长大,急着摆脱大人口中小不点,小毛孩的称号,以证实自己的独立。及至真的退去了孩子的神形,才发现长大真无奈。长大了的确是独立了,可以想吃多少糖果就吃多少糖果,想看什么电视就看什么电视,却再也不能,再也不能,随性地,想哭就哭了。即使真的止不住流泪时,更多的时候是静静任它淌一会,然后使劲擦干!因为,成人的世界里,可以慷慨因感怀而落的泪滴,却吝啬孩子般委屈的号啕。

     

    很多时候,我们念念不忘童年,仅仅是因为,童年盛载了那么多纯净与美好,跨过了童年在一路上风雨兼程前行的我们,其实回不到任何一个之前的片段。但童年,唯有童年,不管甘苦,酸甜何者偏多,总是这一辈子中最独有的珍贵年月。珍贵得能决定一生所走的路,珍贵得自己回首捡视时那般小心翼翼,谨慎异常,轻易不碰触。突然想起,连战回后宰门小学时闪烁眼底的泪花,且不论政治人物的“做戏”成份有多少,重回故地,童年的尘封记忆霎那冲击,排山倒海而来,是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波澜不兴的……

     

    不知不觉写了拉拉杂杂一堆话,发现过于伤感了,呵呵。若不小心触动了您的童年回想,还请耐心看到这儿的各位见谅,实在不是故意的。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