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响风

  • 关于响风

     多多 更新于 4 年, 7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多多

    会员
    2016/02/05在10:29
    0 信用
    13 教钻
    8 学币

    “大巴车内塞满了各色男人,我千挑万选的找了唯一一个大波美女旁边坐下来,当然,这是意淫,事实是,车上确实塞满了人,而且除了两三老妇外再没有一个雌的,我非常郁闷地找了一个靠前的位子,挨着一位更老的男人坐下了,靠,又是一段闷骚的旅途,好在路程不长,忍忍就能过去吧。再靠,我怎么能想到,最早一班车竟然这么多鸟人挤,怎么能想到这么多鸟人里,竟然没有一位能稍微安慰我的雌鸟。咳,拉灯睡觉,塞翁失马,算是能睡个安心觉了。”

    ――凌晨5点多,深圳,响风的超长短信。

    半小时前,他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出门一边大声喊着出租车一边嬉笑着说外面天还是黑的,这让他想到了“披星戴月”这个深奥的词。我安慰他:有人星夜赴考场,有人星夜赴刑场。

    在嗜睡的春天的凌晨,同样没有在睡觉。我通宵失眠,响风则是因为早起――毕竟,早起的虫儿有鸟吃啊!

    07年的新春以后,全世界都忙碌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是没有这种感觉的。看着每个人像上了弦似的奔波着,忽然觉得好辛苦。我好辛苦,你好辛苦,他好辛苦,整个世界都好辛苦――心疼啊!

    好在经过历练的人们,心态越来越成熟。风雨兼程,凄风苦雨,风言风语,竟也能坦然处之,喝酒扯淡上网折腾,也总能在失去自我的同时又找回一些自我。即使在累得即将瘫倒,还能大声笑着调侃。天哪,我们是怎样的一群人啊?

    而响风,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没有时间,他说:时间就像乳沟,只要挤挤,总是有的!

    男人最恨什么样的女人?他说:月经不调的女人!

    他喜欢YY自己的同时,顺便YY整个世界。

    于是,在一个霪雨霏霏的早晨,他将一本《王小波文集》放进行李包又拿出来,拿出来又放进去,如此这般好几次,最终还是带走了……

    (本文写于2007年4月12日)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