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无止境

  • 作无止境

     茉莉 更新于 4 年, 7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茉莉

    会员
    2016/02/05在16:16
    0 信用
    13 教钻
    136 学币

    多多一作,如一石千浪,平地惊雷。一时间,群里作声沸腾。

    最近为风雅计,小眼睛老师倡导开了个清莲社,要求各人限期交一篇咏莲的文章。我很是发愁。可怜见的,我从来对莲就没有任何感性认识,年轻时所谓名园露饮,东城闲步的种种韵事,从未发生在荷池边。荷开倒是年年能见的,但也是匆匆一瞥而已,未曾留心的,一忽时倒要为它作传了。而小眼睛老师又时不时放风,不按时交稿就要T云云。于是很是焦虑,在心中搜索关于莲的什么关联资料没有,结果,莲的没搜到,倒记忆起别的花来。

    记得以前与好友爱看闲书,发现古时闺秀爱在月夜对白海棠呕血。于是当时开玩笑说,看来要觅得白海棠才好,认真往市面一看,居然是没找到的。才发现原来这般不易。想想,旧时的小姐,是养在深闺的,能作,也只能是闷作。但饶是闷,还这么一丝不苟。做好各样细节的铺垫,月夜,白海棠,血,缺一不可。如果没月光,呕出什么是看不清的。如果是红海棠,血淋在上面就不明显。因此样样都要周到的。这么日常的事,都要这么精密细作。

    我也已N年不看红楼,但小眼睛老师最近看,屡屡地说。我也顺便回忆了一下,红楼中最善作的,非黛玉莫属。她赚着一个西施的身子骨,动不动就哭得肝肠寸断,连绞个小帕子都做得那般惊天动地。宝玉是最知心,因此总是配合密切,而她是贾母的宝贝孙女,也很有轰动效应。闹得大些,阖府都惊动了。可惜高鄂是狗尾,不然,黛玉最后不会是默默焚稿,一定也会有个绝唱才离世的。

    而就作而言,闷作倒罢了,外作是一定需要有对手的。有善作者,遇到个识趣的,大家其乐融融,增进感情,可达到共赢。如遇到个榆木脑袋,那就是无趣得很。再不济者,有个反其道而行之的,则会事与愿违,越作越不可收拾。

    有个朋友,家庭倒也齐全,但与其夫却不相契,主要是她觉得两人处世方式与价值观很不相同。但安定是一定能维持的,因夫妇其实观念传统,还有一可爱小陔。但他们之间的作,却教人担心。其夫做错事了,她就不理他,冷战下去,其夫也不主动求圆,于是冷战之时长,从一周到半月,甚至更长者。因而,这样的作,实在不可鼓励。

    另外,作,也有东风、西风之分,不一定作的就是女人。谁先占了先机,谁就作了。有个女友,其夫是善作的,小男人一般。每每与我谈某事,总说,不行,他会不高兴的,他会说自己受伤的,他会觉得受冷落的。。。。。。

    放眼看去,作,往宽处讲,实在是无处不在,不分国界、领域、行业、性别、年龄的。。。。。。在单位与同事相处是作,上下属之间沟通也需善作。凡事要成功,总要因时利导,相机而作。因而,小眼睛老师再发展下去,可讲授情景作,或作的领导力。当然,这么专业的课题,自然不敢妄言,交由老师主持了。

    这次第,怎一个作字了得。

     

    (2007年7月22日)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